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7845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殊傳說】番外篇、綠豆湯

投票的第一篇來囉~~
 
老規矩,禁盜禁各種形式擅用,感謝。
 

 
(圖片經紅麟授權轉貼)
 
 
---------------------------------

 
 
【特殊傳說】番外篇、綠豆湯
 
 
她繫上了涼鞋鞋帶。
 

  
「小玥啊,晚上幾點回來?」
  
 
回過頭,看見母親一如往常關懷的面孔。
 
「可能會晚一點喔,媽妳不用煮我的了,我會買點心回來的。」像平常般笑吟吟的說著,她穿好鞋,拎起了放在身邊有點重量的提袋,「如果太晚,我就在辛西亞那邊過夜。」
 

「女孩子自己在外面要小心點喔。」
 
「知道了。」
 
「綠豆湯要讓辛西亞趁新鮮快吃。」
 
「知道了。」
 
雖然是這麼說,不過還是難免又多聽幾句囑咐。
 
 
 
離開家門,在大門關上的那瞬間,周圍景物切換,呈現的是有別於自家門外街道的寧靜風景。
 
站在不遠處環抱著潔白花束的,是她的精靈友人,光是站在那裡微笑不語,就已經吸引了附近的細微力量棲息在她的身邊,綻出點點幻夢般的微光。
 
「辛西亞。」
 
自認自己一點都不優雅浪漫的褚冥玥直接開口打斷那邊的唯美畫面,所有的微光就在她開口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只留下原地微笑著的精靈,「妳怎麼在外面……啊,然在睡覺嗎?」
 
並沒有露出任何被打斷的不悅神色, 辛西亞環著散著清香的花,等待友人走到身邊,「剛才有訪客,然稍微招呼了他們一下,應該也差不多了吧。」
 
就在精靈的話剛說完,轟得巨響從房子處傳來,兩個沉重的「物體」撞破牆壁,伴隨著建材直接從裡面撞飛了出來,很狼狽的摔在有點距離的空地上,砸出了兩個深深的窟窿。
 
「冥玥來了啊。」站在被打穿的牆邊,白陵然看著親族,勾起和煦的笑。
 
「又是哪裡來的說客啊。」將手上的提袋交給辛西亞,褚冥玥一甩手,看也不看的就將十字弓對著那兩名翻起身還想鬧事的雜魚。
 
「啊,我忘記了,你們是哪一邊的說客呢?」白陵然有些抱歉的看著原地警戒的二人組。
 
「我們是森爾一族的代表。」雖然帶著氣憤,但是訪客還是重新報出身分,「陛下要我們務必邀請妖師……」
 
「那麼,森爾一族。」斂起笑意,白陵然面無表情,用著周圍眾人陡然感受到的極大肅殺壓力緩緩開口:「妖師一族的首領如此回覆:『若森爾任何一人膽敢再次提到妖師或是相關的字句,其族將得到無法挽回的相應代價,縱使有精靈為你們詠唱祝福,也解除不了我所加諸的贈語。』」
 
驟降的氣溫讓訪客跌回地上,久久無法言語,過了好一陣子,他們才發著抖,灰溜溜的逃出這片空間。
 
褚冥玥看著重新勾起微笑的親族,嘖了聲。
 
好像剛才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辛西亞已經抱著花,優雅穿過牆壁破洞,笑吟吟的和白陵然分享起那些漂亮的花朵。
 
「剛才那兩個人做了什麼嗎?」跟著穿過洞,褚冥玥在室內側身脫掉涼鞋。
 
「只不過遊說無效,想要動用武力而已。」白陵然接過花,牽著精靈細致的手,一起往裡屋走。
  
想要對妖師首領動用武力是最腦殘的行為。
 
褚冥玥根本不用細想,就知道那兩個人肯定是一有這個念頭,就被屋裡的護咒給反彈出去。不過幸好他們的歪腦筋動得不大,否則絕對不是撞破牆壁可以了事;之前曾經有想下殺手的,下場就比剛才悲慘了好幾十倍。
 
繼承了千年記憶的現任妖師首領在這塊隱居地中動了多少手腳,就連他們這些親近的人都不知道——所有的族人都只有一個共識,就是不要試圖招惹貌似親切平和的首領,否則後果很難預料。
 
所謂的後果也不全然都是死亡就是。
 
「他們如果再提妖師會怎樣?」冥玥跟著進到裡屋,踏進白陵然最常待著的起居室。
 
「整個森爾會被糖果覆蓋。」白陵然笑笑的在老位置坐下來,然後將花放在矮桌上,「而且多得清理不完,很快就會整族上下都長滿螞蟻,連糧食都會被吃得一乾二淨,接著糖果會因為時間過長開始大溶解,糖漿沾黏的到處都是,我猜他們會被那些螞蟻或是嗜甜的生物、精獸逼到不得不放棄領地逃走。」
 
看吧,不是死亡。
 
冥玥在心中無言了下,這種等級根本只是很平常的惡作劇。
 
特別是在辛西亞面前,首領是絕對不可能取別人性命。
 
白陵然拿起其中一朵花,笑得很友善,「如果他們不提,當然不會發現後果,這樣我們也會耳根子安靜很多;如果他們提了,大概得花很多時間去處理自己的領地,也很難再來煩我們了。這時間足夠封閉他們找來的道路,他們沒有機會再接觸我們。」
 
雖然隱居在這種地方,但是偶爾還是會有一些人用盡心血循得或是開闢一條通道,白陵然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這類訪客。不過為了調劑身心、增進生活樂趣,他也不太排斥外來者就是。
 
「妳到底喜歡這傢伙哪一點啊。」褚冥玥看著坐在一邊笑得很溫柔的精靈,覺得自家首領真的是一肚子的黑。
 
辛西亞帶著笑容開口:「然的靈魂很美。」
 
「……不就幸好他外表也長的不錯。」褚冥玥看了看那張長得也算不賴的外在,「如果是一個吊嘎藍白拖五十歲的胖大叔,我會覺得視覺很違和。」
 
「即使如此,我依舊覺得然很美。」辛西亞絲毫不改笑臉。
 
「你們這種不看外表的習性要改改啊,這麼縱容他,萬一他完全不緊張真的吃成五倍大,就變成貨真價實的胖宅首領了。」褚冥玥很憂心友人的未來。
 
「冥玥,不管我再怎麼吃都不會變成五倍大喔。」白陵然笑容可掬的看著親族,「但是如果妳話太多,可能會變成五倍大。」
 
「妳看看,這是什麼要詛咒別人的肥胖威脅,這種人到底哪裡靈魂美。」褚冥玥指控的指著正在恐嚇她的族長。
 
抓住指到臉前的手指,白陵然打開對方的手,將白花放上去,「比起肥胖的話題,想想下午要吃什麼吧。」
 
「吃吃吃!你這胖宅妖師!」褚冥玥抽回自己的手。
 
白陵然掐掐自己擠不出多餘肉的腰,微笑。
 
褚冥玥大不敬的直接把花扔在首領的頭頂上。
 
 
***
 
 
「我真覺得然再這樣吃下去不好。」
 
蹲在一邊,褚冥玥遞給精靈柴火,說道:「他不上課就蹲在家裡吃這個吃那個,雖然不知道妖師會不會三高,但是還是要注意一下比較好。」
 
「我聽得見喔。」覺得自己好像被當成透明人的白陵然站在一邊,笑笑地看著唯一一個敢當面在妖師首領面前各種吐槽的人。
 
「等吃的人閃遠一點。」冥玥白了一眼對方。
 
「原本是我和辛西亞要一起做下午茶的,中途進來打擾的人別這麼理所當然。」白陵然悠悠哉哉的回頂。
 
被夾在中間的辛西亞輕笑了幾聲,不受干擾的慢慢搖晃手上的湯勺,細心的攪拌鍋中逐漸溶解的透明葉片。
 
她置入鍋中的是精靈族裡特有的植物,溶解後放冷會凝固成凍狀,食用對身體有很多助益;用某種角度來說,就算吃再多也不會形成所謂的「三高」,當然也知道這件事的身旁兩人純粹就是耍嘴皮子罷了。
 
「嘖,虧我還帶你喜歡吃的東西來。」褚冥玥睨著已經整個貼在精靈邊上的某首領,「我媽煮的綠豆湯,她覺得辛西亞很喜歡,每次都要我帶。」
 
「我很喜歡,請幫我謝謝伯母。」辛西亞很誠懇的說道:「螢之森裡從來沒吃過,第一次吃到時候很驚訝呢,很異國風味般的口感,是這樣說的沒錯吧?」
 
「啊,對精靈來說確實是異國風。」褚冥玥頓了頓,想起了這位精靈友人是來到這裡之後,才開始做這些中式點心的。一開始辛西亞就和其他精靈一樣,很少對食物加工,除非有特別節日或者其他目的才會做出各種精緻食物。
 
她知道,讓辛西亞開始烹煮這些食物的最大原因還是白陵然。雖然後者不論吃什麼都不會抱怨,但是褚冥玥很久以前帶來母親做的一些家裡的小點心時,然吃得很開心,辛西亞當然細心的都看在眼裡,自此之後就經常和然泡在廚房裡面一起研究這些食物。
 
褚冥玥覺得每次來都會被這兩個塞在廚房裡的人閃瞎。
 
例如現在。
 
已經蹭到辛西亞身邊的白陵然正在試吃對方手上的半成品,「好吃。」
  
「太好了,月茱花的枝葉能夠取代洋菜,我的族人也經常利用這些製作點心呢,將花辦沾裹後置涼就很好吃。」辛西亞笑著將手邊另外一片裹著果凍的花辦餵向褚冥玥,「小玥也吃看看。」
 
褚冥玥直接張開嘴巴,但是東西都還沒送入口,旁邊那位據說統領妖師一族的黑暗首領一掌按在她額頭上,幼稚的將她推開,很自然的順勢吃掉第二片。
 
「成熟一點好嗎。」褚冥玥拍開頭上的手。
 
「妳還是快點去找能夠餵妳的人比較好喔。」白陵然握著精靈的手指,很仔細的擦乾淨。
 
「秀恩愛滾。」褚冥玥鄙視對方。
 
「這是我家。」白陵然微笑著申明一下地點。
 
「空間這麼大,一起做好這些點心吧。」伸出手,辛西亞握住白陵然和褚冥玥的手腕,溫柔的微笑,「這樣我們就能夠有很多時間一起吃點心了。」
 
「妳就是這麼寵他,他才會變幼稚。」褚冥玥斜眼某個家中限定智商跌落的首領。
 
「不論然變成如何,我都很喜歡。」辛西亞回以單純真誠的笑容,「小玥也是。」
 
看著精靈單純又善良的笑臉,兩個內心烏黑的人只好將邪惡吞回去,默默的讓精靈拉著一起去做點心。
 
 
 
雖然原本是打著要愉快度過下午的算盤。
 
不過在點心不用任何術法置涼之後,原本很平靜的大宅又來了訪客,是幾名妖師一族的族人,大概是外在產業上有一些問題,特地跑一趟來請示白陵然。
 
辛西亞準備好茶水與點心之後,就和褚冥玥坐在走廊上一起看著院子內的造景,然後閒適的享用茶點。
 
兩個小時左右,族人走了,白陵然一邊疏鬆著肩頸,一邊從小廳走出來,直接捱在辛西亞身邊坐下,讓對方微笑著餵了花瓣涼點。
 
短暫的時間持續不了五分鐘,空間就傳來陣動,有某種力量正試圖衝破守護結界,而且力量感還不低,竟然還真的稍微有點動搖結界外圍。
 
褚冥玥皺起眉,正打算起身去驅逐闖入者時,右手腕突然被一拉,低頭看見辛西亞的漂亮笑容,「讓然來就可以了。」
 
白陵然站起身,把褚冥玥按回原位,「這裡的事情我會處理,妳們不用擔心。」
 
既然族長都這麼說了,褚冥玥自然坐回去,繼續吃著下午茶。
 
「對了,小玥回去時勞煩妳帶些東西回去給伯母了。然早上一直在說著要多做幾樣,所以我們備好不少點心,都幫妳打包好了。」辛西亞捧著茶杯,語氣輕柔的說著:「也做了綠豆湯呢,不過然更喜歡伯母做的。」
 
因為保護的關係,褚冥玥知道自己的母親和弟弟那個臭小子一樣,很早之前就被清洗過記憶,對於白陵然的印象僅止於弟弟的小孩,來往並不多;但在這之前,他們一家其實和舅舅經常往來,小孩子們也都玩在一起——褚冥玥記得那些,白陵然也記得那些,只是其他人都遺忘了。
 
記得自家弟弟幼時很纏他的白陵然在洗除所有記憶時,一點也沒留戀的就將褚家送回住所,也再沒吃過母親以前經常會送過去的食物。
 
會重新送點心的契機是因為辛西亞的關係。
 
年紀稍長,瞞著家裡進了七陵學院後,褚冥玥以同學的名義帶辛西亞回家玩,順便介紹了是然的女友,媽媽很熱情的招待,同時做了很多拿手好菜讓辛西亞品嘗,之後讓精靈帶回很多點心,後來辛西亞來訪時各種道謝。媽媽誤以為辛西亞非常喜歡吃,所以經常做好吃的讓褚冥玥帶過來,還不忘吩咐讓辛西亞和白陵然一起吃。
 
開始學習這類煮食之後,辛西亞就經常和白陵然一起做吃的回贈。
 
褚冥漾那個臭小子也常常拿到很多兩人做的甜食,但是完全沒發覺,還認為姊姊的追求者很會挑食物。
 
「下次有機會,妳再和然一起過來吧,我媽說要煮豐盛一點給你們吃,她老覺得你們自己住會吃不好。」大概每位母親都覺得在外住的小孩會亂吃,所以也不例外的媽媽常常很憂心的多囑咐褚冥玥要好好盯著辛西亞兩人多吃一點,所以她聽到有點耳朵長繭。
 
「我會勸然多去走走的。」辛西亞拍拍褚冥玥的手背。
 
「唉唉,妳嫁我就好了。」褚冥玥看見某人的身影出現在遠遠的走廊前端,直接往辛西亞身上一抱,「有胸有腰有身材真好。」
 
兩秒後,妖師首領的手直接把某個正在吃豆腐的親族腦袋推開。
 
「棘手嗎?」嗅到對方身上帶著一絲淡淡的殺氣,辛西亞抬起手撫平對方糾結的眉頭。
 
「不會,只是討厭而已。」白陵然環著精靈,把頭埋進對方柔軟的長髮中。「獄界的魔族,可能是順著那兩個森爾的軌跡鑽過來的。」
 
「等會兒我將魔氣淨化,他們無法再追蹤遺留氣息。」辛西亞任由對方膩在自己身上,微笑著說道:「我和小玥正好說到綠豆湯呢,應該已經冰鎮得差不多了,我去端過來。」
 
「我只看到她在吃妳豆腐。」環著精靈,白陵然沒讓對方起身,斜著眼看旁邊的女人。
 
「說什麼呢。」辛西亞笑著拍拍對方的頭,然後才順利起身走去端甜湯。
 
褚冥玥回視首領,呵呵呵的笑。
 
「妳快點,去找男朋友。」白陵然看著每次都要在他面前吃他女朋友豆腐的壞親戚。
 
「並不想。」褚冥玥冷笑了聲。
 
「我可以用妖師之力助妳找到三高男友。」白陵然瞇起眼睛。
 
「我弟如果知道你壞水這麼多,你好哥哥的形象就裂了。」褚冥玥聳聳肩。
 
「彼此彼此,不過妳的壞水倒是從一開始就不打算遮掩啊。」白陵然回敬。
 
「跟自己家人遮掩什麼,跟外人有必要遮嗎,那些人又不是我的誰,浪費精神。」對於遮遮掩掩,褚冥玥完全不以為然。
 
「……難怪公會裡的人看見妳就怕。」雖然不是公會的人,不過白陵然也知道很多人提起紫袍巡司就會臉色大變。
 
「不做虧心事怕什麼怕。」褚冥玥繼續冷笑。
 
「你們在說什麼會怕的事呢?」端著綠豆湯歸來的辛西亞正好聽見後面怕什麼怕幾個字。
 
「沒事。」
 
「沒事!」
 
白陵然和褚冥玥瞬間把尾巴全部收回去。
 
 
***
 
 
「果然還是姑姑做的好吃。」
 
白陵然放下空碗,有點滿足的嘆息,「雖然我們做得也很好吃,但是總覺得比不上姑姑。」
 
「自己說自己做得好吃感覺好厚臉皮喔。」褚冥玥放下碗,不忘多戳兩句。
 
「這是事實。」白陵然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厚臉皮。「時間也差不多了,妳該回家了。」
 
「這麼早就趕人啊。」褚冥玥看了看手錶,差不多傍晚時分。
 
「妳要回去吃晚餐。」白陵然挑起眉。
 
「我有跟我媽說今天在外面吃喔。」勾起唇,褚冥玥伸出手指,「有幾家好吃的,想找辛西亞一起去嚐嚐。」
 
「辛西亞和我會一起吃,妳該回家了。」白陵然站起身,拍拍褚冥玥的肩膀,「姑姑還是煮了妳的晚餐,怕妳晚回家肚子餓先備著,妳該回去吃晚飯了。」
 
「小玥,我們改天再出去吧。」辛西亞微笑著說:「然後一起去家裡找伯母聊天。」
 
「也好,那這個肥妖師就交給妳處理。」褚冥玥點點頭,「別讓他一直吃個沒完,以後一餐發他一個便當就可以了。」
 
「我聽得見喔。」白陵然看著還是不怕死的親族,很認真覺得應該讓對方胖一次五公斤看看。
 
辛西亞笑著去準備好餐盒,等他們又抬槓了一點時間之後,才送走褚冥玥。
 
 
 
緩步走回裡屋,遠遠就看見妖師首領躺在走廊上。
 
也不太訝異對方的隨性,精靈順著晚風慢慢的走過去,輕輕在妖師的身邊坐下。
 
「上回伯母燒的豆腐我已經會做了,今晚吃那個好嗎?」抬起手,辛西亞幫對方順了順散開的頭髮。
 
「好。」轉過臉,白陵然看著上方的美麗面孔,「妳做的都好。」
 
「小玥說,我們的綠豆湯味道和她媽媽一樣好吃呢。」辛西亞微笑著。
 
「……做的人不一樣,不過辛西亞煮的我也同樣喜歡,妳們做的都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淺淺的笑著,白陵然伸出手,圈起同樣躺下來的精靈,「冥玥每次來都好吵,下次我改結界讓她在外面迷路好了。」
 
「這可不行,冥玥是來找我玩的。」辛西亞枕在對方的臂彎上,一起看著院子裡的景物變化。「剛剛妖魔有打傷你嗎?你的身上還有血味呢。」
 
「劃了一下,有位階的妖魔果然比較難對付。冥漾學校和陰影出事之後,妖師的存在曝光,這些傢伙倒是樂得到處搜查我們的下落……幸好其他人那邊沒受影響。」白陵然閉上眼睛,靠在精靈身上,嗅著讓人安心的清香的綠草氣味,「就是沉默森林要多注意點,他們目標太大了,幸好那邊的妖魔和我們達成共識,短期內應該還不會有問題。」
 
「雖然無法幫上太多,不過螢之森的森林之力也會幫忙留意沉默森林,主神會護佑心靈純粹的靈魂,一切都能得到看顧。」摸著對方被劃了一下的手臂,辛西亞施術清理了上面的黑暗與毒素,然後治癒刻意藏起來的傷口。
 
「嗯,我也讓其他人多注意。」白陵然喃喃的說道,「對了,我做白玉紅豆湯給妳吃吧,那也很好吃……」
 
聽著身邊的聲音越來越小,辛西亞勾著唇,輕輕的摸著對方的臉,然後唱起了安神的歌謠,直到妖師首領沉沉入睡。
 
要維持著這種空間與現狀,其實並不是那麼容易,不論對身體或精神而言。
 
她可以聽見對方的心,深藏著一縷無法察覺的孤單情感,即使如此,還是堅強的比任何寶石都還美麗。
 
  
「等你醒來,我們再一起做吧。」
  
 
***
 

她解開了涼鞋鞋帶。
 
「小玥?不是說會比較晚回來嗎?」
 
聽見開門聲,在廚房的母親有點訝異的走出來。
 
「辛西亞他們太閃了,我不想當電燈泡。」褚冥玥放好涼鞋,提著大餐盒往廚房走去,「他們也做了綠豆湯,另外還有一些點心,媽你上次不是說他們做得很好吃嗎。」
 
「對啊,小然和辛西亞真是越來越會做這些吃的了,都快超過妳媽我了,光那個綠豆湯就煮得太好,媽都覺得自己被比掉。」接過餐盒,婦人笑著說:「剛好飯多煮了一點,就不用幫妳留消夜啦,吃剛煮起來的最好。」
 
「我也來幫忙。」褚冥玥拿下手上的飾品,走過去洗手。
 
婦人看著餐盒,停頓了下。
 
「媽?」褚冥玥有點疑惑的回過頭。
 
「小玥啊,明天妳再去那邊走走吧。」婦人勾起笑容,「媽下午買了大甲芋,粉心的很好吃,明天煮好芋頭湯,妳再帶過去給小然吧,媽媽老覺得他會喜歡,另外再做一些小菜還有芝麻糕那些,辛西亞吃素可以放心吃。還有,之前妳說辛西亞喜歡綠豆湯,其實是小然喜歡吧。男生臉皮薄不好意思說喜歡吃甜的,媽下次多煮點,妳讓他多吃一點吧,小孩子自己住在外面會亂吃,家裡煮過去比較乾淨新鮮……」
 
褚冥玥從沒有告訴過自己的母親白陵然喜歡什麼。
 
但是她覺得,有一些事物即使洗去記憶,還是會留下點什麼在心裡。
 
「對了,小然是不是也喜歡紅豆湯啊?」
 
「好像吧。」褚冥玥隨便的回答。
 
「那改天,做紅豆湯吧。」婦人笑著點頭。
 
「……他也喜歡吃燉菜,上次他把辛西亞那一份都吃掉了。」褚冥玥拿出盤子,遞給母親。
  
「好啊,下次多做一點。」
 
 
  
看著窗外逐漸暗下來的天空,褚冥玥收回視線。
  
明天,再多帶點什麼過去吧。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