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waterslie@gmail.com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PARTNERS】楔子

  
 
 
   
楔子
  
 
 
冷風吹過。
  
黑色的圓月高掛在空中,冰冷的氣息隨著沙粒削過了無聲的遺跡上頭。
 
這是一座古老的神廟,有著獸身的女神石刻殘了條手臂,依舊守護在封死的遺跡之前,四周刻滿了圖騰花紋與無法辨認的古代語言,石與沙組成的地面寸草不生,連隻路過的小蟲都沒有,只有粒粒的細砂隨著風不斷的滾來滾去,發不出聲音。
 
在當地,這片遺跡被稱為亡者。
 
安撫亡者所存在的神殿,禁箍了邪惡的力量,但是地面上仍然被影響著,所以生命無法踏足在這裡。
 
千多年來,從古而今。
 
「南角八十度,方圓之十、黑色之心,空氣中有黑暗毒素的味道,請謹慎處理。」穿著像是火焰般的紅色服飾,在黑夜中卻異常的不怎麼明顯,聲音從舞伎面具之後傳來,平穩暖和的在空氣中多出了點溫度,「高階任務回報,五分鐘後直取古代惡魔殘存力量碎片就地毀滅。」
 
『收到,公會在後方五里處支援,預祝任務完美達成。』像是機械般的聲音從一旁石碑上的黑貓嘴中傳來,有著綠色眼睛的貓隨即發出了兩聲細幼的鳴叫,定定的坐在那邊。
 
將任務現況交代完後,紅色服飾的人轉回過頭看著旁邊的兩名同伴,「可以行動了。」舞伎面具後的臉微笑的說著。
 
那是一男一女的組合,女性穿著削短的紫色東方服裝、男人則是像是要融入黑暗中的墨色長袍,兩個人的視線都沒有相交,比陌生人還要更陌生。
 
其實今晚也不過就是互相有需要而湊在一起幫助,只要結束了手上的工作之後,他們三個人就會直接拆夥回到各自的地方,所以攀談友情什麼的,實在是太過於浪費時間。
 
像這樣排除惡性事物的工作其實並不太困難,甚至常常會接觸到,所以他們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需要幫忙的地方,早日結束工作也對大家都好,看是要回去睡一覺、喝杯酒或什麼的,都好過在這種天氣在外頭搏冷風。
 
也是這麼想的紫裝女性懶得再浪費時間了,甚至連倒數都不用,穿著高跟馬靴和網襪的白皙長腿踏了出來,走向了剛剛紅衣報告的地方,「『歌莉琳,出擊了。』」她拍拍手腕上待命的黑色鍊子,幾乎是在同瞬間那條鍊子抽高了出來出現了女人的形體,淒厲卻優美的哀歌猛地填滿了整個寂靜的夜晚,連黃沙的土地都隨之震動。
 
黑色的形體在幾秒之後化成一束光、落入女人的手中,凝成了武士刀般的武器,刀刃異常的細長,弧度優美的折射出月光。
 
紫裝女人喃喃的吟唱著啟動兵器之歌,在刀上集滿了黑光與哀樂之後,她猛地揮動了那把刀,動作像是在跳舞般,像是隨著她起舞的地面轟然聲,被切出了巨大的刀痕,刀跡深深埋入地層的最中心,同時打出了深埋在遺跡底下的黑色石頭。
 
不知道從哪裡傳出了憤怒的吼聲,棒球般大小的黑石在空中抖動了下,就這樣停在了破壞處的上方,周圍旋起了黑色的風與紅色的光,像是野獸怒吼的聲音慢慢停止之後,石頭上眨出了顆充滿血的眼睛,細長的瞳孔不斷劇烈收縮著。
 
「出現了!」帶著舞伎面具的人往後跳開了段距離,他沒有辦法正面迎擊這種強大的壓力和邪惡,畢竟他不是正規攻擊者,只是輔助者,太過強烈的氣壓會造成他的意識削減。
  
吹了聲口哨,女人再度揮舞長刀,但是這次的斬擊只換來了某種像是砍到金屬的聲音,鏘的聲火花在黑石上頭五公分處斜切開來,完全沒有傷害到目標物,「他已經開始張下結界了,快動手!」
 
「乙孫!躲開!」
 
半秒後女人才意識到避在旁邊的臨時輔助同伴是在對她說話,她立刻翻身跳開來,地面上瞬間釘上了無數支削尖的白色骨頭,像是有生命的尖骨顫動著,開始自我拼裝了起來。
 
不過他們最終還是不知道那些骨頭會變成什麼,看不清楚形狀的冷光瞬閃,骨頭直接變成了灰塵被揚起的風吹走。
 
黑衣的男人再出現時候已經抓住了那塊作怪的石頭,帶著手套的手和石頭中間迸出了雷光和滋滋燃燒的火煙。
 
像是幼童又像是老人般的嚎叫從石頭裡傳出來。
 
墨汁般顏色的石頭不斷的震動著,掙扎著,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男人手中爆炸開來。
 
某種像是人類又像是其他東西的形體從裡面掙脫了出來,漂浮在空中,血色的雙眼充滿了怨恨瞪視著底下的所有人,接著它帶著黑色的風極速的往上攀升。
 
甩掉了一手血,男人瞬間就追上了那個形體。
 
「出現異狀,封印之物不是惡魔碎片,而是破碎靈魂體,請求立即協助!」對著黑貓喊了聲,紫衣的女人和面具者也是立刻就追了上去,但是還未跳出遺跡範圍,他們就被湧出來的黑色物體給拖住了腳步。
 
像是開挖的泉井,女人劈開的地面不斷爬出了異狀的東西,然後接觸地面成為大大小小扭曲的東西,帶著雙腳站立於地。
 
發出了銳利的鳴叫,黑貓跳入了兩人中間,眨眼轉為張著蝙蝠翅膀的獵豹。
 
『公會援兵於三十秒後接觸第一現場。』
 
「黑袍單獨追蹤靈魂體消失在東角七十,估計速度兩小時後踏入第四區域。」最後只能感覺到男人和那玩意不見的方向,面具者向黑豹報告著最後的狀況。
 
『黑袍進入東方國家,立即傳遞支援。』
 
他們的交談聲也僅此而已。
 
第一個黑色物體發出了紅光,接著震動了兩下。
 
巨大的爆炸聲正式打破了今夜的安寧。
 
  
***
 
  
 
『今夜的空中之友,您還沒睡嗎?DJ剛剛聽到個消息啊,台灣時間下午二點十五分,也就是在秘魯的夜間發生了不明原因的大爆炸,相關單位正在調查中喔,不過慶幸的是目前沒有傳出任何人傷亡以及民間財務損失的消息,發生地點是在偏遠郊外,還真是幸運啊……那麼接下來是我們朋友的點播,為還未睡的您送上一首……』
 
 
  
看向便利商店的時鐘,指著清晨兩點的時間。
 
他打了個哈欠,跟旁邊一起值大夜班的同事聊了幾句話振奮一下精神。
 
按照平常來說,這種時間這種天氣他應該是要在被窩裡面睡死的,因為原本該在這邊的店員臨時家裡有事拜託他來幫忙打工--這間他已經離職的前店家,旁邊的同事應該是之後才進來的,其實也不太認識,不過只值一晚,老闆倒也沒有啥異議。
 
認真的說起來,他其實也跟老闆很熟,只是因為升大學之後時間不穩定,才辭掉這份打工的。
 
算一算,他也脫離高中而成年了。
 
「今天晚上還真冷。」摩擦著手掌,剛洗完生蛋拿去煮茶葉蛋的同事把手放在電鍋上吹蒸氣。
 
這種半夜時間幾乎沒有什麼客人,其實之前員工只有一個的,不過拜搶匪所賜,這兩三年到處都被搶下來,大多都不敢留一個人了,畢竟誰都不想自己的店出意外。
 
「感覺氣溫降很多,昨天早上還可以穿短袖的。」附和著旁邊大男生的話,他點點頭,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你騎機車嗎?有沒有穿厚一點?沒有的話我宿舍就在附近,等等來我家拿件外套再走吧。」
 
「喔,好啊好啊,謝謝你。」真的沒有帶厚外套的工讀生連忙感謝對方。
 
後來他們又稍微聊了一下,才知道工讀生讀得跟他是同一系所,大他兩屆,要叫學長。
 
「這種天氣真應該去吃火鍋還是薑母鴨,我們宿舍根本不能開火,要揪人出去吃又怕貴,打工其實賺不到什麼……真羨慕家裡有金援還可以花打工錢的其他同學。」工讀學生邊點貨邊跟他聊著,說自己家裡環境沒有很好,老家在南部,在這邊都得自己打工賺學費和食宿,大夜的薪水比較高,也只好犧牲睡眠。
 
「學長如果想要吃火鍋之類的東西可以來我們宿舍煮啊。」幫忙整理貨架,在深夜無人的便利商店他們正在交換住所情報,「我是跟幾個以前高中同學合租一棟房子,所以可以開火,我們平常都有煮高湯冰在冷凍,想吃火鍋的話加點料熱一下就好了,經濟實惠又衛生,我看就這樣吧,明天下午學長來我們那邊一趟,大家一起吃個火鍋也不錯。」
 
那個工讀學長很高興,跟他相談甚歡。
 
等到工作時間結束離開超商,已經是早晨太陽都已經出來之後的事情了。
 
他拿了件外套想給那個學長,但是看他精神不濟又很像隨時會睡著,就把人留下來讓他睡在房裡,自己就走出來先買點早餐。
 
清早的住所外其實沒有什麼人蹤。
 
打了個哈欠,幸好今天下午才有課,他有整個早上可以補眠,睡到中午時,還可以先去超市買點火鍋的青菜跟料,他那幾個高中的朋友升上來之後跟他都是同個學校的,感情都算很不錯。
 
於是,他想起了他另外一個朋友。
 
這幾年見到他的次數不太多,在有一年他告訴自己去了奇怪世界(不是死掉那種世界)之後,他們感情似乎又變得更好一點,有時候對方還打手機跟他聊天,也會用MSN什麼的……
 
其實他有點疑惑上次那個亂入的人到底想表達什麼。
 
那是大概上周發生的事情,他跟朋友在試攝影鏡頭,結果突然從旁邊冒出來不知道是不是食人花的東西一口把他朋友拖走了,他還聽到他朋友在叫救命,接著出現了他看過幾次面、頭很閃的人,說啥朋友要有物共享,所以好像也寄了什麼過來給他……
 
究竟寄了什麼,他到現在也沒收到,所以不曉得。
 
那邊的東西似乎都不太正常,不過他知道他朋友在那裡生活得很高興就夠了。
 
用力的伸了伸懶腰,他往巷口邊走去,這個時間外面的早餐店應該全開了,那個學長好像也不太挑食, 剛剛還拿走過期便當,應該是什麼都可以吃吧,隨便幫他買一點好了。
 
傍晚火鍋要買些什麼東西比較好呢……
 
「啊,還是去一趟建國市場,這種天氣應該也都有火鍋菜可以買了,市場會比較便宜……家樂福應該也可以……」算著這個月的菜錢,他決定等等去敲其他同居人的門,要他們貢獻金錢出來買菜,把火鍋弄豐盛一點。
 
走著走著,一條水藍藍的蛇從他腳邊滑過。
 
他沒大叫也沒嚇走,其實他看過很多怪怪的東西,不過都是有點模糊的不太真實,小時候好像看得比較清晰。
 
大人總是告訴他,他們家有被什麼祝福過,所以多少可以看到點什麼、運勢也會比較好,或許真的有那種可能,從他出生到現在也沒經歷過什麼太過不凡的事情,除了他那個同學,以及幼年時……
 
放棄了繼續往下想,他把注意力拉回了火鍋上面,越想心情越是愉快,甚至把湯底的東西都決定好了。
 
因為想得實在是太入神了,所以他根本沒有注意到逼近的異物。
 
轟的巨大聲響直接截斷了他要走的路,前方巷子左右的圍牆在瞬間被整個砸垮、爆裂出大量的土石灰塵,原本算是很乾淨的空氣瞬間都髒汙了,連視線都跟著模糊掉。
 
他用力的咳嗽好幾下,往後退了幾步,在踏到好幾個硬物之後,他直接撞在某個東西上面。
 
冰冰冷冷、帶著刀鋒般銳利的恨意。
 
正想往前逃開,那東西卻比他更快,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巨大的壓力直接扣住他的行動,轉頭之後他只看見雙血色的眼睛。
 
有著恨、尊高,還有很多根本看不出來的恐怖訊息。
 
『人類……許下你心中最想實現的願望……』那雙眼睛直直的瞪著他,像是盯著獵物讓對方無法動彈,『慾望、你想實現的夢想……不論是金錢、權利,或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說出口,說出你的願望……』
 
突然之間,四周像是都安靜下來了。
 
他愣愣的,看著那雙眼睛,像是能夠看進他腦袋中的冰涼氣息不斷重複著鼓動人心的話語,低低的聲音催促著他,誘使著他開口。
 
不明白對方到底是什麼,但是波動讓他心裡的願望不斷的膨脹、擴大,他整個腦袋都在思考著,他想說出口。
 
『好孩子,說吧,你的願望,你知道將會實現,這個世界上將無人能夠與之為敵……』而你的靈魂將會永遠成為我復活的一部分。
 
紅色的眼睛在笑,等著眼前的人類許下自以為是的愚蠢願望。
 
「我……我想要……」他慢慢的開了口,把充斥了整個腦袋的東西說了出來——
 
  
「有帝王蟹的十人份北海道超級大火鍋!」
  

 
那瞬間,他突然清醒過來。
 
『火、火鍋!?』
 
怨恨有兩秒鐘完全消失不見,只有完全的錯愕,接著紅色的眼睛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嘎啊啊啊的瞬間爆開來。
 
匡噹一聲,剛許下願望的人類看到巨大的帝王蟹火鍋掉在地上,還冒著熱煙。
 
「唉啊,真的有,可以省下買螃蟹的錢了。」
 
火鍋很快的開始震動了起來,有著無限的憤怒,它覺得被區區一個人類給耍了,白色的熱氣開始轉為黑色,煮熟的帝王蟹也慢慢的發出了某種怪異的呻吟聲,逐漸復活起來。
 
不過火鍋根本還來不及抖完,瞬地第二次巨響傳來,不過比第一次輕微很多,只是一把怪異的寬劍瞬間穿過了帝王蟹,連同火鍋一起插穿在地面上。
 
高湯從破鍋底裡流了一地。
 
「啊啊啊——好浪費喔!」帝王蟹!一隻超級貴的帝王蟹!
 
他抬起頭,看見了一個穿著黑大衣外國人站在不遠的電線桿上,還維持著將寬劍投擲而出的姿勢。
 
大約三十多歲的年紀,看上去有點滄桑頹廢,麻金色的微長捲髮束在腦後,像天空一樣漂亮的藍色眼睛陰鬱的瞪著被插在地上的帝王蟹跟火鍋。
 
那一天是衛禹活了十八個年頭,正式接觸到另外一個世界的第一日。
 
惡魔死於火鍋紀念日。
 
  
 
<待續> 
 ------------------------------------------------------
 
  
11/28補
  
因為收到一些詢問~
 
*1.PARTNERS算是獨立故事,重複特殊的人物會比較少~請勿太過於期待(先講比較不會之後被抱怨OTZ)
 
*2.目前只是在寫怨念心願的不是商業誌,有打算出個人誌,事宜由琉璃煙佈置~
 
*3.預定明年二月CW出,但是天窗機率有八成,還有報不到攤位等因素,出不了請等明年八月謝謝(被拖走)
 
*4.................其實我很想玩一百限量本(你去死!)
 
 
  
希望有回到大家的疑惑~
 
感謝@V@
 
護玄09/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