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夏日怪談】、五

   
「沒事吧?」大哥很關懷的走過來,讓我再度感覺到一般人類的友善。
 
「鞋子脫下來看看,推拿我會一點。」阿書環著手,停下腳步。
 
就在學長兇惡的瞪視下,我脫掉鞋子,果然看見腳踝腫了一小塊,嗚……沒想到衰是跨空間的,竟然這樣都有事。
 
阿書蹲下身,還真的幫我檢查起扭到的地方,那個紫眼睛不好相處的也靠過來。
 
「先幫你緊急處理一下,不過這裡不能馬上休息也真麻煩。」阿書邊幫我喬腳邊說道:「還好不嚴重,儘量不要用力吧。」
 
說真的也不會用到什麼力啊,又不像學長一天到晚用腳踹我。
 
啪一聲,完全無視我是傷患的學長直接往我腦後甩了一巴……好歹看在我是傷患的份上啊嗚嗚嗚嗚……
 
「不然我背你走一段?」人很好的大哥用一種我不移動就會被鬼拖走的擔心表情開口:「不要勉強,如果有後遺症就糟了。」
 
倒也不會有後遺症啦,去保健室報到,保證連頭髮扭到都可以治好喔!
 
「沒、沒關係,我自己走就可以了。」完全可以感覺到學長那凶狠的視線,我連忙搖頭,不過也真的是可以自己走啦,除了稍微有點痛之外,好像沒什麼問題。
 
「別勉強,真的不行要告訴大家。」大哥拍拍我的肩膀。
 
我點點頭,有點感動的站起身,然後就看見吸血鬼眼睛盯著往上游的方向。
「小鬼,剛才那些傢伙的臭味在移動。」吸血鬼嘖了聲。
 
才剛說完,一邊的學長也跟著往上游看過去。
 
「……二爸在上面。」旁邊人很好的大哥突然緊張了起來,「不會有事吧……」
 
二爸?
 
有這種稱呼嗎?
 
還是其實這世界的語詞其實還是和我們那邊有差異?聽起來好像是乾爹還是啥叔叔舅舅的等級。
 
「上面沒有別的人類的氣息。」吸血鬼說道。
 
我看那個大哥有點訝異,但是他也沒說什麼,就是皺起眉思考,過了一會兒才開口:「算了,先快點把事情處理完吧。」
 
幾乎是大家都取得這共識,學長還一臉想快點速戰速決閃人的感覺。
 
稍微整頓過,我們就開始往上游出發。
 
那個吸血鬼和阿書就走在最前面開路,大哥和他弟弟走在中間,學長就在最尾殿後。
 
「褚。」
 
我停了一下腳步,學長馬上和我併行,然後壓低聲音:「等等皮給我繃緊點。」
 
……等等會超級可怕是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點不想爬上去了,這些交給非人類會比較好。
 
「除了鬼,還有不少東西在作怪。」
 
學長冷冷的瞪了我一眼,說道:「應該是跟著另外那個世界兩人來的,如果在這裡造成混亂,這世界的時間軌跡可能會產生劇變。」
 
然後?
 
「若是事態嚴重,劇變會影響其他的時間軌跡,或許我們那邊也會受到波及、因此產生扭曲,這樣所有的世界軌跡都會劣化,時間會開始必要性的崩毀,將現下所有的空間都破壞,重新將時間恢復回原本該有的樣子。」學長一臉冷靜地說完世界又要毀滅的老梗。
 
有沒有開個鬼故事大會就能會毀滅宇宙的八卦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決定以後再也不要把同學放進房間了,這些人根本比鬼還可怕!你們才是真的鬼族吧我說!
 
「反正,給我注意一點。」
 
 
***
 
 
虞因停下腳步。
 
走在比較前方的羅德和阿書已經停下來了,看來是到了目的地。因為天色已經不早,山裡面又特別快暗,所以他其實看不太清楚水潭完整的樣子,只是在黑暗中可以看見一小片水影。
 
拉著身邊的聿,虞因很小心腳下,就怕一個腳滑會有誰摔進水裡,到時候就糟了。
 
這樣想著的同時,從後面突然慢慢的亮了起來。
 
本來還想看是不是褚冥漾他們開了手電筒,結果一轉過去,高中生和白髮兩個人根本沒拿什麼發光物,但是周圍就是突然出現亮度,把這一帶又重新照亮了。
 
「……」虞因不太想去理解了,今天遇到的事情真的都很不對勁。
 
反正,四周是整個亮起來,雖然不到白天那麼明亮,但是已經足以照明,讓他們完全看清楚眼前的整片水潭。
 
「這真方便,如果好好開發,可以省很多電耶。」最前面的阿書回過頭,越過虞因,很羨慕的看向後面的高中生組。
 
跳上比較平坦的大石頭,虞因把聿也拉上來,接著是白髮和褚冥漾也跟著上到水潭邊上。
 
乍看之下,水潭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虞因以前也和家裡大人露營過不少次,小時候他家大爸二爸在寒暑假時都會騰時間帶他出來玩,有時候也會和比較熟的其他同事家庭一起。這個水潭看起來就和其他風景區的沒什麼差異,就是山中的水潭,可以看見一些夜間的小昆蟲和小動物正在活動,因為突然亮了起來,多少受到驚嚇,快速的往隱蔽處逃去。
 
四處張望了下,並沒有看見剛才的女鬼。
 
「現在怎麼辦?」不確定這附近是真的沒有,或是自己又跳針了,虞因只好朝那幾個看起來似乎很有經驗的人發問。
 
「本公爵會處理跟過來的東西。」羅德環著手,「包括小鬼。」
 
「你才是跟過來的『東西』!」阿書罵了句,接著和羅德互瞪了一眼。
 
站在一邊的虞因不太想再去勸架了,默默想著等等再吵起來就隨便他們,他想快點回營地,不然不知道他家二爸會怎樣對付他……說不定現在大家已經開始找他們了,都這麼久沒回去。
 
剛剛其實應該先回下游打個招呼。
 
看著沒有訊號的手機,虞因只好收起來,把精神放回討論。
 
「我和褚會擋住攻擊,並穩定這裡的軌跡。」
 
不知道為什麼,白髮突然又往褚冥漾腦袋搧了一下,才接著說道:「你就趁這時間快去找屍體吧,否則看樣子事情是不會結束。」
 
很想說他的專長真的不是找屍體,虞因有點心累了。
 
擅自把他和聿畫進找屍體小隊後,白髮往左邊指了一下,「順著這邊走到對岸,應該走一段就會看見。」
 
「我覺得你們還比較像專業找屍體。」虞因不得不這樣吐槽對方,連方位都知道,好像應該是他們去找吧?
 
不過他還是順著位置看過去,剛好就在對方指的方向沿岸有一些大小溪石,就這樣切西瓜的直接順延往水潭對岸去,所以這些石頭之間往下溪流的水流速還有點急,等等走得很小心才行。
 
「我們去找也可以,你想擋住攻擊的話。」白髮面無表情的指著另外一側。
 
看見那邊出現很多黑糊糊的影子同時,虞因一秒決定他今日限定的專業就是找屍體。
 
一邊的聿左右看看,就從小背包裡翻出預備的手電筒。
 
「你們要儘快。」離開前,白髮這樣說到。
 
「……還有時間限定的?」虞因覺得身為一般人真困難。
 
「反正,就儘快!」
 
被那雙紅色眼睛瞪了一下,虞因不知道怎樣就覺得背脊有點發涼,連忙拉著聿沿著溪石往水潭的另端走去。
 
 
那些排列過去的石頭比他想像中還難走,而且有大半都泡在水裡、整個很濕滑,花了一番功夫才走到對岸。
 
離開那幾個奇怪的人的範圍之後,四周突然開始暗下來了,取而代之的是聿手上的手電筒光。
 
出來時候虞因沒想到會連續出現一堆事情,所以沒把背包帶在身上,現在就有點後悔了。
 
按著白髮指定的位置走了一小段、大概五分鐘左右吧,他們就聞到一個和山林那種清新氣味不同的腐敗味。雖然不想承認,不過虞因真的覺得就是那種熟悉的屍體味……
 
「好像真的在這裡。」看著黑暗的樹林深處,虞因皺起眉。
 
聿將手電筒往樹林照進去,但光源卻傳遞不到裡面,再怎樣照,裡頭都是一片黑,什麼也看不見。
 
「你在外面……喂喂喂——」
 
虞因話還沒說完,根本無視他的聿已經拿著手電筒走進去了,他只好也快點追上。
 
這種時間應該還不會有什麼限定版的山中野獸跑出來吧。
 
默默的看了一下不太像人走的小徑,虞因思考著如果有台灣黑熊衝出來該怎麼辦。
 
——果然往回跑交給奇怪四人組處理比較好。
 
總覺得那些人連熊都能打倒呢……
 
猛一回神,眼角突然瞄到個黑影,虞因連忙抓住還要往前走的聿。
 
「應該在這裡了。」接過手電筒,他往剛才瞥到影子的地方一照,好像嗖的聲有什麼東西從那裡快速消失,接著又是一片照不透的黑暗。
 
才剛往那個方向踏出一步,某種喀的奇怪聲響就從腳底下傳來。
 
低頭,看見的是一個小錢包,不知道已經掉在這裡多久了,整個錢包經過風吹雨打變得很破舊,上頭還沾了某些不明的奇怪東西。
 
撿起錢包打開一看,裡面並不像虞因想的是證件或錢,而是有個小的塑膠夾鏈袋塞在裡頭,翻開之後發現還包了兩層,最裡頭是一支隨身碟和一顆印章。
 
「這是……?」虞因端詳了下隨身碟,因為有夾鏈袋保護,看著好像保存狀況還不錯。不過在這種地方也沒電腦,暫時沒辦法打開;印章則是寫著「廖珮琳」這樣的名字。
 
後面的聿拍了他一下。
 
正想轉頭問對方發現什麼時,虞因突然聽見某種聲響在樹林的深處傳來,像是有人正踩著一地的枯枝樹葉在那邊來回走動,但那一帶並沒有任何光源,只有不斷傳來的異樣聲響。
 
「是妳嗎?」看著黑暗處,虞因小心翼翼地開口。
 
聲音在他一說話之後立刻停止,數秒之後窸窸窣窣的聲音開始往他們這邊靠近,而且速度還相當的快,幾乎是眨眼就逼近在他們面前。
 
虞因原本心裡是打算再怎樣,最多就是看見很慘烈的可怕女鬼。
 
所以,當出現的是一個很慘烈的男鬼之後,他真的被嚇到了。
 
 
***
 
 
「咦?」
 
踢開腳邊的東西,司曙分心的往水潭的方向看過去。
 
「小鬼!找死嗎!」一把抓住衝進結界裡的奇怪黑影,羅德瞪了眼差點被開膛破肚的死人類。
 
「要死也是你先死!」扔回去一句,司曙嘖了聲:「那個聲音怎麼聽起來有點遠。」大學生和他弟才剛離開不久,應該不至於走得那麼深山吧?
 
「……原來他能走鬼道。」白髮高中生瞥了眼位置,若有所思。
 
「啥鬼道?」看對方好像有點意外,司曙就搞不懂了。他還以為那個大學生和弟弟八成就是這裡面最正常的人啊。
 
「腦殘小鬼連這點常識都沒有。」羅德很鄙視的看著人類。
 
「最沒常識的白痴沒資格說別人沒常識!」還有,那算什麼常識啊!司曙完全不覺得這叫做常識。
 
縮在他學長後面的褚冥漾好像也在那邊喃喃自語這哪叫常識之類的話,就被白髮高中生橫瞪了一眼。
 
重新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的狀況。
 
就在幾分鐘前,大學生和他弟才一離開,司曙等人四周就湧現大量的怪異黑影和怪異的形體,形體大部分都是砂石組成的,有一小部份看起來比較黏稠,不知道是什麼泥壤之類的成分,唯一優點是這些都是用刀就可以砍掉的東西。
 
看了眼白髮高中生正在應付的奇怪黑影,那就不是司曙可以幫忙的範圍。
 
再度砍掉往自己這邊撲過來的黏稠人形,司曙呼了口氣,正覺得應該已經減少很多怪東西時,一股衝力突然從側邊撲出來,他只來得及用刀抵住對方的爪子,整個人就被撲進水潭裡,還能聽見死吸血鬼的咒罵聲和褚冥漾的驚叫聲。
 
落水的時間沒有很長,幾乎就是瞬間被拽出來,抓住他領子的吸血鬼一腳把旁邊的泥人踹回水裡。
 
「給本公爵待好!」挾著濕淋淋的愚蠢人類退到一邊,羅德隨手將人丟給另外一個看起來很弱但是也怪怪的傢伙,轉頭抓住旁邊又重組起來的泥人腦袋直接掐爆。
 
「沒事吧?」
 
咳掉嘴裡的水抬起頭,司曙看見褚冥漾有點擔心的表情。
 
「沒事。」揮揮手,他重新站好,然後惱怒的看著身上全濕的衣服。剛才那隻吸血鬼肯定是故意等他摔下水才來拉人,不然怎麼那麼剛好他一掉馬上就被扯出來。
 
「這個世界好像真的很難施展什麼……我很少看到學長的陣法被衝破耶……」 
褚冥漾有點咋舌的看著繼續往裡面衝進來的黑影。
 
雖然衝進來,但是也沒比較好。
 
司曙有點無言的看著白髮高中生幾乎秒殺式的幹掉每個竄進來的黑影,有空還順手殲滅一下附近的泥人。
 
不知道為什麼,被那個白髮高中生打倒的泥人或砂石人並沒有像剛才他砍掉那樣又重組,而是真的就這樣恢復成原本的無機物。仔細一看羅德掐掉的也是這樣,只有他砍掉的那些才會重組……可惡!
 
「小鬼,你們滾遠點。」踩碎最後一個砂石人,羅德點燃了菸,「礙事。」
 
「你個——」
 
「我們先後退吧……」
 
司曙正想把刀射進吸血鬼的臉時,旁邊的褚冥漾連忙抓住他,「學長他們好像要放大絕。」
 
還沒搞清楚是要幹嘛,站在某種發光圖形上的白髮高中生突然收起手上的武器,接著腳下的圖案突然換成另外一種樣式。
 
隨著一連串完全聽不懂的奇怪語言,四周猛地湧起一股淡淡的藍光,那些黑影在光裡突然就消失了,只剩一個比較淡的突然就往水潭閃進去。
 
不過還沒接觸到水,就被旁邊已經等待很久的羅德一把抓住。
 
「就是你這東西在作怪吧。」羅德冷哼了聲,瞇眼看著手上的沙族傢伙。
 
「這就是你說跟過來的沙族?」看白髮高中生已經在收陣型了,司曙就乾脆走過去。吸血鬼掐著脖子的是隻袋鼠樣子的東西,不過實際大小和狗差不多,整個身體都是細沙組成,現在正張著一張充滿利齒的嘴巴朝羅德低低咆嘯。
 
「直接燒死算了。」說著,羅德手指間繞出黑色火焰。
 
「等等。」咳了兩聲,司曙轉向也往他們這邊走過來的白髮高中生,「這沒問題吧?」
 
「你問那個新白毛幹嘛!」又不是他們那個世界的問什麼問!羅德啐了聲。
 
「要處理帶回你們自己的世界處理,在這裡消滅會留下殘餘靈魂或力量,之後會很麻煩。」白髮高中生也冷冷的回視羅德不友善的態度,「剛才驅動大型陣法都是臨時和此世界借用的力量,不要再做多餘的事。」
 
看著和白毛一樣很不討喜的新白毛,羅德不以為然的哼了聲,然後將手上的沙族給扭成一團,塞進口袋裡。
 
「對了,那個大哥不知道怎樣了。」周圍安靜下來後,司曙才猛然想起剛剛聽到的聲音。
 
「嗯啊,剛剛那個阿飄不是吸了力量嗎,學長要不要去看看?」一邊的褚冥漾有點怕怕的提出意見。
 
「走。」
 
行動力好像滿強的白髮高中生說走就真的往水潭那邊走了。
 
對方經過時,司曙只覺得好像有什麼風一吹,下一秒他全身居然都乾了,剛才溼透的衣褲瞬間鬆軟回去。
 
這讓司曙呆愣了久久,看著遠去的帥氣背影,他不自覺地拔開腳步,追上去--
 
 
 
「——你有沒有興趣開發副業!」
 
 
這人全身上下都寫著「我是省錢大王」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