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夏日怪談】、六

「……你留在這裡等。」冷眼看了我一下,學長把剩下的話講完。
 
學長,有時候話分開講很嚇人的。
 
「不然你也可以跟著走。」
 
跟著?
 
我抬頭看過去,發現學長指著一條不是正常人可以走的詭異獸道。
 
為什麼說詭異呢,因為看起來就是黑的很詭異,而且我也找不到其他形容詞了。
 
「小鬼,你也留在這裡。」吸血鬼向阿書說道:「上去礙事。」
 
我就算了,但是那個阿書看起來一臉野獸派啊,感覺就是那種可以走獸道上去拔山菜還能跑兩圈的類型,怎麼也被嫌礙事?
 
「你們兩個走這個世界的鬼道會很麻煩。」學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阿書,這次他盯著阿書看比較久的時間,大概有好幾秒,然後有點煩躁的嘖了聲,「會引起……」
 
然後學長就不講了。
 
會引起什麼讓人好介意啊啊啊啊啊!
 
「你真的想聽嗎?」學長陰森森的往我這邊看過來。
 
「對不起我不想了。」感覺聽了更容易精神衰弱。寧願被好奇心殺死也不想被精神創傷虐死。
 
八成又懶得理我,學長直接在地上弄了個保護法陣之後,就丟了句別跑出去,然後和吸血鬼一下就消失在森林裡。
 
 
我和阿書對看了一眼,然後……然後我發現一時之間跟他好像沒話題可講!難道要再繼續問他們那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你肚子會餓嗎?」站在一邊的阿書突然開口。
 
「欸?」我愣了一下。
 
被他這樣一講,好像真的有點想吃東西,畢竟平常如果這時候沒睡,應該也是消夜時間了,更別提剛剛在山裡跑來跑去消耗體力。
 
「我看附近還滿多可以吃的植物,要不要拔一點來當零食?」
 
……還真的是野獸派。
 
我看阿書的表情完全不是在說笑,他是真的很認真在看那些我覺得應該是雜草的東西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然溪裡有魚,這時間應該抓得到。」阿書莫名心情大好的提出超神祕的建議,「反正不用錢,可以多抓幾隻,我有經驗,你放心。」
 
一般高中生會在這種山裡說要拔野菜吃和抓魚來烤嗎!
 
就在我遲疑的同時,阿書突然抽出那把黑刀往旁邊水潭淺水處快狠準的一射,咻的聲黑刀直挺挺釘入水中;接著他走過去,把刀從水裡抽出來,上面還真的插了一隻魚,而且魚還超肥。
 

 
……
 
其實他根本不是普通人吧,剛剛只是偽裝成普通人要欺騙我的感情。
 
這年頭連平行空間都遇不到正常老百姓了。
 
「這樣應該可以了。」
 
就在我眼神死到不行的這空檔,阿書提著幾條魚回來,我完全沒任何想法可以形容他了。總之,他把魚往旁邊的石頭一放,接著又在附近走來走去拔草弄樹枝啥的,還無視學長說要待在法陣裡這句話的走出去轉了幾圈。
 
大概十分鐘之後,我就看見阿書弄好一個火堆,正在水邊一邊哼歌一邊用黑刀處理血淋淋的內臟。
 
「……」
 
一開始還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真的是我的錯。
 
這個故知會鑽木取火啊啊啊啊啊啊--------!
 
難道他們的世界其實是走原始社會風格嗎?為什麼高中生連這種高等技術都能輕輕鬆鬆施展出來,不太對啊!
 
把魚串好插在火堆邊,準備好一切事務後,阿書笑笑的往我這邊看過來,「等等就可以吃了,運氣不錯,附近找到可以去腥的東西,快來吧。」
 
不知道為什麼,有瞬間我覺得他人真的不賴,而且還是野外山難必備。
 
人家都已經在烤魚招待了,我也只好乖乖的坐到火堆邊。
 
「我順便弄了點山菜湯,想喝也可以喝。」
 
阿書指指放在火裡的罐頭……他哪來的罐頭!那罐頭裡面還真的有疑似蔬菜湯的東西,正在不停的冒著熱氣滾熱啊!
 
 
……其實我只是從一個火星到了另外一個火星吧。
 
 
「罐頭應該是這一兩天的遊客留的垃圾,我看還很新,就卡在附近的石頭裡,最近的人真沒規矩。啊,我有洗乾淨、也有先熱過一次消毒。」阿書拿出洗淨的不明植物葉片,從罐頭裡戳了塊魚肉出來、就放在上頭遞給我,「吃吧。」
 
接過真的熱呼呼的水煮魚,我連忙咬了口,真的很好吃,口感整個很嫩還帶了點酸酸的味道,不知道他怎麼弄的。
 
是說我們兩個自己突然就這樣野餐起來真的好嗎……
 
就在我有點「這樣好像不對啊」的感覺時,附近的樹叢突然發出聲響,阿書立刻就握著黑刀站起身,我也連忙抓住口袋裡的爆符。
 
幾秒後,我們就看見人很好的大哥和他弟弟從樹林裡的小坡滾出來了。
 
 
***
 
 
「你們沒事吧!」
 
沒想到會看見大學生兩人從山坡滾出來,司曙和褚冥漾一起跑過去。
 
那個弟弟立刻就站起身,倒是大學生好像有點受傷,他們就先合力把人扶進去奇怪的陣法裡,回到了火堆旁邊。
 
「抱歉,剛剛滑了一下,沒什麼問題。」大學生有點不好意思的向他們道過謝,他弟蹲在一邊把他的左腳褲管捲起來。
 
司曙很快就看見對方左小腿上有道割傷,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割的,看上去很像某種銳利物體,例如刀子,但是山裡應該不會突然飛出刀子割傷人吧,幸好傷口不算深,出血量也不多。
 
好像很有經驗的弟弟脫下薄外套,拿了美工刀把外套割了幾下弄出一些布條,很快就幫大學生先緊急包紮好了。
 
「學長他們沒事吧?」站在一邊的褚冥漾有點擔心的看了看山裡。
 
「好像沒吧,羅德先生他們要我們和你們待在一起。」大學生有點奇怪的看了眼繞在火堆邊的魚串,說道:「沒想到裡面還有一個,嚇死我了……」
 
「還有?」司曙看魚也烤得差不多了,就很自然的接過弟弟用剩下、洗乾淨的外套布料鋪在石頭上,然後把魚分解成好入口的大小,順便也把能看見的刺完美抽掉,「……你們看我幹嘛?」
 
剛剛也是這樣,他在準備點心時候褚冥漾也用一種看到鬼的表情看他,現在大學生和褚冥漾幾乎是一樣的表情,反而是弟弟反應比較正常點,正在試魚肉口味。
 
「只是覺得最近小孩很強。」大學生用尷尬的表情回了他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不過這應該不是保育類吧?」
 
「放心,我有看清楚才抓。」司曙當然是抓可以吃的,除非這世界的保育類和他知道的不一樣,那他也沒辦法了。
 
「……」
 
大學生不知道為啥和褚冥漾又是那種怪怪的表情。
 
「所以還有一個是?」把刀擦乾淨,司曙重新發問。
 
「本來以為裡面應該是那個女鬼,沒想到突然冒出個男的。」
 
根據大學生的說法,他和弟弟撿到小錢包後,本來想說屍體應該就在那一帶了,沒想到猛然就有另外一個陌生的男性阿飄逼近他們,而且還超級不友善,飄體一半混合了那種怪異的黑影,他拉著弟弟要躲避衝過來的東西時就被割了下。
 
「不過我們的確有找到屍體啦。」大學生苦笑了下,「跑了一會兒之後就發現又遇到鬼打牆。原本以為屍體是在『地下』,結果繞了好幾圈才發現是在上面……屍體好像被吊在很高的樹上,不過吊太久頭斷了,身體已經大半都變成骨頭的部分插在底下另外一棵樹上,沒看到頭。」
 
「……這也太恐怖。」原本在吃烤魚的褚冥漾整個臉皺起來。
 
「正想找看看頭掉在哪裡時,另外那個阿飄又追上來,接著羅德先生和那位小學長也突然出現了,好像還擋住阿飄吧,才說完你們這邊比較安全、不要脫離之後就被推了一把。」大學生如此說道:「然後我和小聿就莫名其妙摔在山坡上了。」
 
果然是羅德會做的事啊,突然把人丟出來什麼的。
 
司曙冷笑了下。
 
「不過那個男鬼是哪來的啊?」調適很好、又開始咬起魚肉的褚冥漾有點好奇的問道。
 
大學生搖搖頭,表示也不清楚。
 
「搞不好是什麼情殺。」司曙有點不以為然的隨口說著。反正那種男女牽扯不乏就是這類型的芭樂劇。
但仔細想想,情殺應該也不會吊到很高的樹上吧,剛剛說掉下來插在另外一棵樹上,那表示原先的樹頗有高度,會做到這樣嗎?
 
先不說情殺,殺吸血鬼他可能真的會做,一吐怨氣什麼的。
 
「比較像被處刑。」
 
大學生突然說出司曙正在心中思考的想法,「因為那棵樹太高了,不太像情殺,我覺得可能她得罪了什麼人,被吊上去……如果可以下去找嚴大哥上來,說不定很快就可以知道死因了說。」
 
「你說的好像有什麼會驗屍的人在附近。」司曙有點好笑的看著大學生。
 
「嗯啊,有法醫在下面營地。」
 
大學生居然還給他點頭了,司曙愣了一下,突然想起剛剛一片混亂中的對話,「等等,你剛才是不是說過還有警察和檢察官?」
 
「對啊。」大學生笑笑的回答:「都在我們的營地裡。」
 
「……其實你是臥底吧?」這是什麼完全辦案組合!司曙突然覺得這個營地很不對勁。搞不好眼前自稱大學生的人其實還是個特種部隊!反正他家沒事都會冒出要毀滅世界的東西,長得像大學生的特種部隊好像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啥?」大學生一臉問號。
 
「沒事。」司曙搖搖手。
 
一邊的褚冥漾正喃喃自語的唸著「說不定連鑑識都有呢」。
 
大致吃到差不多後,司曙就站起來把地上的殘餘好好的清理,剩下的魚和菜就仔細包好收著。看了下時間,羅德和白髮高中生進山裡差不多已經半個多小時了,山裡到現在都沒出現任何動靜,這個法陣也沒消失,估計應該還沒死吧。
 
「咦?」
 
「怎麼?」司曙轉向有點疑惑的大學生。
 
「附近好像變得比較乾淨……可能是錯覺。」大學生自己也滿臉不解。
 
不過應該不是他的錯覺,司曙確實感覺到水潭邊的空氣清淨很多,剛來時候這邊有點混濁,就連他都可以感覺到,現在已經開始轉回原本山中該有的清潔。
 
羅德他們做了什麼吧?
 
那隻吸血鬼雖然常常惡搞他,但確實還是有能力的。
 
和那個奇怪的白髮高中生在一起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放心,學長很強的。」褚冥漾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朋友不會有事。」
 
司曙愣了一下,「誰管他有沒有事!」還有,這個褚冥漾的臉上為啥出現了一種他家學長很神、神到可以把各種東西輾來輾去的信賴表情啊!
 
「是說,你們兩個可以看見那個嗎?」
 
就在司曙決定管吸血鬼去死時,一邊的大學生指向附近的位置,他跟著看過去,隱隱約約看見那裡有個不是很明顯的黑影。大學生的弟弟將手電筒打開照過去,卻沒照出什麼,那個黑影依舊保持著模糊的原樣。
 
「咦?又跑出來了?」褚冥漾訝異的看著黑影。
 
對方才剛說完,司曙看見影子突然就清晰起來,這次看出來是個女人的樣子,清清秀秀的,臉上帶著一抹怨氣……是啦,冤死的確實有怨氣算正常,也沒什麼好吃驚的。
 
女人站在那邊,默默地就抬起手,指向更上方一點點的位置。
 
「還要再上去?」司曙挑起眉。
 
「似乎是這樣。」大學生點點頭,「可能上面還有什麼吧,她想要我們也一起找出來……說不定頭掉在那邊。」
 
這位置和深山裡差得可遠了,司曙不覺得腦袋會掉到這裡來。
 
「可是學長說不能離開……」褚冥漾小小聲的說到。
 
「剛剛我去拔菜時候也沒怎樣啊。」司曙歪著頭,也搞不懂這個陣型會有什麼影響。
 
褚冥漾又露出某種怪怪的表情看他。
 
就在幾個人遲疑之際,女鬼突然就消失了。
 
「我先過去看看好了,反正不遠,你們兩個小的留在這邊比較安全。」大學生凝視著女鬼消失的地方,突然就起身準備跟上去。
 
「……你說什麼傻話啊,怎麼看我們都比你安全吧。」不是司曙想鄙視對方,但是他是真的覺得他和褚冥漾肯定比大學生還「安全」,尤其從剛剛的表現來看,這大學生肯定是不擅長打的那種類型。
 
大學生愣了一下,尷尬的苦笑,「也是,都忘了……」
 
「既然要去,乾脆大家一起行動吧,也比較安全。」司曙站起身,「走吧。」
 
再怎樣,還是不能把他們這邊的爛攤子丟到別人頭上。
 
 
***
 
 
虞因看著有點剽悍的阿書和正在抖抖抖的褚冥漾,感到頭痛。
 
本來是想說自己過去看一下狀況,但現在卻演變成大家都要去。雖然這兩個高中生應該也不是簡單人物,不過他還是下意識不想把小孩牽扯進來,畢竟鬼打牆在先,阿飄很可能是跟著他過來的。
 
一邊的聿拍了他的肩膀,然後低頭看他的左腳。
 
「這個沒事,放心。」虞因微笑了下,動了動左腳,雖然還在痛,不過不妨礙走路。
 
「別浪費時間了。」
 
阿書直接走出腳下奇怪的發光圖案,朝他們招招手,「快來,好像快看不太到了。」
 
往剛剛的方向看了看,虞因看見女鬼已經移到比較上方的位置,正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
 
「奇怪,好像真的變得比較不清楚。」褚冥漾揉揉眼睛,有點驚訝,「剛剛還滿清楚地啊奇怪……」
 
虞因默默地在心中想著等等如果又遇到衝擊時到底要不要讓這兩個靈媒小孩擋在前面,邊就跟上女鬼所在的位置。
 
不過說也奇怪,和一開始比起來,現在女鬼的樣子好了不少,看起來也沒那麼驚悚,頭也好好的裝在脖子上,不像之前會掉下來,變回了比較像活著時候的樣子。
 
這也是因為羅德和白髮高中生的關係嗎?
 
女鬼指引的方向這次並沒有很遠,他們往上游又走了約五分鐘之後,虞因就看見女鬼站在一棵樹下不動了;等到他們走近,女鬼更是直接消失不見。
 
「好像就在這邊。」根據經驗,虞因先往上看了看,確定樹上沒有吊掛任何不該掛的東西之後,就低頭看著腳下。
 
行動比較乾脆的阿書似乎也不怕髒,直接蹲下來就把樹下大量的枯葉和細小的垃圾整個挖起來扔到一邊去,三兩下就讓他清出來一小塊空地。
 
和聿對看了一眼,虞因兩人連忙也跟著蹲下來幫忙挖,接著褚冥漾雖然一臉很猶豫,但是也加入幫忙移除大量樹葉的行列。
 
很快的,就真的讓他們找到東西了——
 
「在這邊!」
 
已經清到幾步遠的地方,阿書喊道,接著虞因等人很快的就湊過去。
 
挖深了手邊的洞,阿書讓幾個人看見從土壤裡面露出來的腐爛手指,隨著泥土被挖開,屍體腐敗的氣味也跟著傳了出來。
 
「你還真厲害。」虞因很驚訝的看著高中生。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阿書是有計畫一路清過來的,不像他們一昧的亂找。
 
「沒啥,因為埋屍體的地方一開始都會不太好長東西,所以看植物分布就知道了。」阿書拍掉手上的髒污,說道:「就只有這一帶比較不一樣。」
 
虞因看著相當胸有成竹的高中生,只想問一句:「你有沒有興趣開發副業……」
 
「唯有這種副業不想做。」阿書快狠準的打斷他的詢問:「太耗時間了、會拖到我上學拿全勤,而且不是每個地方都有長草,外加肯定會弄很髒、有味道,屍體的氣味和回收物不一樣,處理上比較麻煩,所以回家要弄乾淨一定得花不少功夫和水錢,感覺不划算。」
 
「……這分析是怎麼回事。」原本只是想開個玩笑,但是虞因發現對方竟然是很認真的在回他的話。
 
這小孩難道之前真的考慮過要兼職找屍體嗎!
 
「雖然聽說有時候錢很多啦。」阿書有點遺憾的嘆了口氣。
 
虞因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了,只是突然覺得阿書家裡經濟狀況可能不是很好,下意識要他們開發副業,原來是平常想要幫家裡補貼點費用啊……真是好小孩呢,難怪看他還滿會照顧人的,推拿、煮魚都難不倒。
 
「是說,這個屍體要整個挖出來嗎?感覺有點麻煩。」阿書看著土裡面的手指問到。
 
「這倒不用,晚點我會請警方過來挖,還是不要破壞現場比較好。」虞因說完,突然就想到剛剛好像忘記和羅德兩人講這件事情,女屍那邊也保持原狀比較好,不過一般人也不會去破壞,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才剛這樣想完,某種沉重的轟然聲響直接從山林深處傳來。
 
「……」虞因立刻安慰自己他們沒走到那麼裡面。
 
站在一邊的阿書咳了幾聲,「好像是羅德他們那邊的方向,不知道在搞什麼。」
 
「那個……」盯著地面看的褚冥漾戰戰兢兢的開口:「屍體在動耶……」
 
「咦?」虞因立刻轉回小洞,還沒看清楚屍體是不是真的在動前,腳邊突然傳來某種細小聲響,下一秒,他們幾個人所踩的土壤突然爆開來,混合著濃濃惡臭味的沙土中跳出了黑色龐然大物。
 
倉促間,虞因只看見黑影一閃,接著就往聿的方向撲過去。
 
「小心!」快速擋到聿的前面,虞因接下來看到的就是剛才那張超級猙獰的男性面孔,幾乎已經整臉都腐爛了,還有大量蟲咬痕跡與腐敗惡臭的屍液。他瞪大眼睛,等待屍體整個撲上來的瞬間。
 
沒他想像中的衝撞,一邊反應也很快的阿書旋身一腳踹飛男屍。
 
「快退回去剛才的地方!」阿書用力的再往男屍踹了一腳,把屍體踢出去更遠,轉過身就用力推著整個嚇傻在原地的褚冥漾,「快快快!」
 
拉著聿往下游跑,虞因看到黑暗中,那個腐爛的男屍正發出極度詭異的聲音,慢慢的從地面上掙扎著想往他們的方向爬。
 
同樣也看到這一幕,超兇悍的阿書撿起旁邊手掌大的溪石,直接扔出去,不偏不倚的砸在屍體的頭上,把男屍砸翻回地上。
 
「你跟羅德先生果然是朋友啊。」一邊跑,虞因不禁一邊感慨。雖然兩人吵架吵成那樣,不過終歸還是一起行動的二人組,有其默契在。
 
「什麼鬼!」阿書罵了句。
 
「剛才我們在樹林裡也遇到這個好兄弟,結果羅德先生也是一腳把他踢飛了。」想到不久之前也是差點被鬼撲的畫面,虞因就覺得很危險。幸好在阿飄撲上來那瞬間,不知道哪出現的羅德把鬼給踢開了。
 
聽完他的話,阿書整個表情突然變得很悲憤。
 
  
「不要把我和他相提並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