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場外記錄】工讀生筆記、一

------------------------------------   *開始前導讀*   來,請跟著我一起說:   「接下來我看到的筆記故事都跟正文、進度等等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就算有看到什麼關係也是眼花跟腦袋不小心打結的錯覺。   本篇故事為平行世界般的小品篇,請大家輕鬆一下。」   OK,可以開始看囉ˇ   ------------------------------------                【工讀生筆記、一】     「卡!結束!」   隨著導演的卡聲響起,站在場上的演員們在瞬間都鬆了口氣。   這時候,我就要衝過去遞水遞毛巾,還要小心演員們飛過來的道具和拳腳。   「嗚啊啊,剛剛有沒有演壞啊!」   第一個遞到水的是這次主拍特殊傳說的主角,很年輕,大概是高中生左右的年紀,聽說他是有一天老闆在路上想故事劇情時候,隨便看到很路人的高中生,就把人押過來演戲,理由是他的理想主角要很路人、還要是素人,差點把最知名的當紅第二主角給氣死。    因為第二男主角據說超討厭麻煩,討厭的程度高到破錶,連記者多訪問一下都會被翻桌,  結果現在不得不每天都押著主角反覆練習,都快把主角練成精了。   我記得當初主角進來好像真的跟一般素人學生差不多,結果在第二主角大概幾個月的魔鬼訓練之後,現在還可以跟其他人做拆招對打了,真的超敬業。   不過聽說訓練很恐怖,老闆只叫他們不准打臉其他隨便,所以常常在訓練房聽到慘叫聲。   說起來第二男主角的性格也不算很差啦,只是比較不會相處,而且脾氣真的要說暴躁,應該是隔壁棚的依利更暴躁吧,聽說那邊的演員一天到晚都在體會什麼叫做冰天雪地和全體無差別被殺。   「不會,演得很好喔!」我趕快給主角一個拇指,讓他可以放心。   「是喔,那太好了——」   「褚,你是重新開拍之後演技忘光了嗎!還有你剛剛的動作到底是怎麼回事,退步了嗎?」   在主角正要抹淚慶幸時候,後面的第二男主角就走過來給他一句雷劈了。   「咦、啊、欸……我沒有啊……」   我連忙把礦泉水遞給第二男主角。   有時候打工就是很有趣,可以近距離觀察這些平常大家都沒辦法接近的角色人物,而且還可以和幾個聊天分享一下。   像現在正在打主角頭的第二男主角整個就超帥,整頭漂亮到很恐怖的銀色,還有一搓超顯目的紅毛,外加那張男人會吐血女人會撞牆的美臉,已經讓他榮登好幾次傳說中人氣王的第一名了,大家都想找他當老公。   不過我覺得老公有可以把黑帶高手瞬間打趴的實力好像也很恐怖,夫妻吵架很危險,而且報警後警察也會很危險。   話說回來,也沒看過第二主角隨便動粗就是,某方面來說他跟其他人一樣都很紳士,只有常常打主角的頭也不知道是怎樣,主角的腦袋大概很欠打吧我想。   「大家都辛苦了。」也是剛退場的女孩快樂的衝過來,不管是在場上還是場外都超有活力,而且真的好可愛喔,女孩接過水,衝著全部人燦爛的笑,「喵喵有做飯團便當喔!大家快點來吃,下午還要去拍宣傳照喔!」   「咦,下午還有宣傳照嗎?」   「漾漾的工作表沒有寫到嗎?全部人都要去喔,老闆說不去會很慘喔。」   「咦咦咦——」   「攝影師說如果翹他的棚下次就會叫翹棚的人拍脫光照。」   我看見主角的臉色瞬間就大驚了,聽人說他之前才拍過一次,而且還被攝影師兼美術做成抱枕,現在大概對脫光很驚恐。   不過聽說另外一面是第二男主角啊,其實也還好啦。   「打工的,過來這邊幫忙!」   「好!」     ***     我是一個跑場工讀生,敝姓向、名陽。   身分是一般的大學生,特技專長是瞬間整理好毛巾,溫度和濕度適中讓人愛不釋手。   這份工作是這樣來的——   有天我因為五塊錢掉了,正要撿時候就在路邊電線桿背面的角落下面看到誠徵打雜,上面寫著公司的名字和聯絡方式,因為剛好也在找工讀,一過去面試就被錄取了,而且錄取我的公司總管老大還有點青筋的跟我說,他家老闆最喜歡把應徵貼在一般人類根本不會去看的地方,所以他們缺打雜人員已經缺很久了;而且真的來應徵的又很多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   聽說有一次還貼在水溝蓋的背面,總管都不知道老闆是怎麼打開水溝蓋的。   「對了,如果你有空閑就順便也做點場記吧,半個月後沒辭職就再加你八千的薪水。」總管直接丟了一本簿子和通行證給我,就把我趕出辦公室了,完全沒有親切帶我去逛過整個公司,好像要放我自生自滅的感覺。   不過半個月沒辭職還加八千到底是……?   於是就這樣,開始了我的打工生涯。   這家公司雖然看起來很小,但是意外的事務非常的多,而且進出往來的人也超多,連開棚都不是一般的多,最忙碌的時候還一天同時開三棚趕工,跑龍套的都要樓上樓下還是內景外景的衝,超級可怕。   聽說總管有一次單日還訂了上百個便當,還要用卡車載進來。   開始工作之後我才知道,有兩個棚的食量其實都很一般,大概五六十個便當就差不多了,主要是特殊的棚食量大的人很多,還有人會把骨頭也吃進去,典型的連骨頭都不剩,是目前大四棚裡面完全沒廚餘的優良代表。   其他的小棚就幾十個打發。   我的工作就是到處支援各棚的打雜事務,還幫忙做一點場記。   正要走到靈異棚時,遠遠就聽到很巨大的聲響,接著是那扇維修過很多次的鐵門再度被撞凹的畫面出現。   ……我常常覺得,大家都說公司裡最危險的棚非特殊和異動棚莫屬,其實他們都錯了,隱性的危險棚應該是靈異棚才對。   上述那兩棚因為太危險了反而安全防護做得很好,連明星們自己都會設見鬼的結界還有隔離什麼的,一般人實在是很難體驗到所謂的危險。   但是靈異棚基本上都是正常人類,但是是那種人體凶器的屬性,動不動還有鬼魂出出入入,還沒什麼特別措施,已經嚇走很多工作人員了啊!你們到底知不知道你們的棚才是最危險的啊我說!不是上個月才有人被你們這棚的鬼附身還去收驚嗎!   用力的深呼吸一下,我打開已經凹掉的鐵門,裡面果然傳來卡美拉導演的聲音——   「阿夏!跟你講過幾次不要把東西踢飛,這個月已經修十八次的門了啊!再這樣下去我們這棚又會被扣經費啊!」   「那你就給我一次OK啊,你以為我想踢十八次嗎!」比導演更大的聲音從場內傳來。   「我要拍的是『踢得很剛好的位置』,不是要拍『踢出去還飛到撞門的位置』,你不要踢出去就不用踢十八次啊!」   「你指定的剛好位置才踢出去三十公分,但是你要我很用力踢,這根本無理。」接過旁邊工讀生遞去的毛巾,因為公關需要來支援演出的員警隨便的擦了兩三下臉,「踢出去比較有衝擊感。」   溝通的導演哀傷的垂下肩膀,「阿夏,你說實話吧,你跟鐵門有仇吧,你十八次全都踢在同一個位置,這已經不是好不好踢的問題了,你是多想踢破門回家啊你!不要把門當成通緝犯一樣破壞啊,你們最近警政署不是要建立親切良好又有趣的親民形象嗎,你一直把門踢破只會建立員警都是黑道的形象吧?」   「二爸應該是比較想建立犯罪都變成那扇門的形象吧。」蹲在旁邊嗑瓜子的大學生演員如是說。   「阿因,你今天沒工作就吃飽太閒了嗎!」   「你對好心來探班的人何必如此計較……咦,小聿呢?又軋戲了嗎?今天不是也有他的場嗎?」大學生抓抓頭,問到。   「下去試新衣服了。」   「大爸呢?」   「隔壁友台說要有什麼型男當主廚的節目,找他去當本集嘉賓了。」   我聽著他們的對話,一邊幫忙把水跟毛巾補充上去,大概是心靈打擊也很疲憊的導演指揮著場內先跳過踢鐵櫃的畫面,改拍比較平常的場景。   「小陽,可不可以幫忙去樓下棚借個櫃子來,我們這邊的都被踢壞了。」卡美拉導演朝我揮揮手,說到。   開始打工已經一個禮拜了,不知道為什麼我發現大家好像很快就把我記住了,明明我還是新人、而且是打雜的,後來靈異棚的大學生跟我說大概是我的名字跟麥片一樣,所以很好記。   「咦?連戲沒問題嗎?」去樓下借倒是沒問題,但是不管是櫃子還是其他場景道具最好都不要變動,道具每次也都會做好幾個一樣的備用。   「……還沒有連戲的機會櫃子就沒了。」卡美拉給我一個很哀慟的表情。   「我明白了。」看來道具的櫃子都沒撐下去,「咦,等等,樓下不是空棚嗎?」我剛進來時候的確沒看到有人在用那個大棚啊。   「沒,之前已經開始用了,只是他們一直都在外縣市的廠棚,這兩天移回來拍比較小的。」卡美拉揮揮手,說道。     ***     抱著本子走在大走廊上,這種大家都在忙碌的時間裡其實走廊人還蠻少的。   工作開始後我很快就進入狀況了,可能是因為我還蠻能適應狀況的,雖然這裡每天都在拆地板打破天花板,但是看習慣也就好了,我覺得我很有把握可以拿到加薪八千。   不過我不太理解為什麼常常有工讀生第一天就尖叫逃逸就是。   而且每次逃逸,就會看到某幾個明星演員或者公司人員追上去抓住對方,接著拖走消失在黑暗處,沒幾秒我就會看到逃走的工讀生一臉空白的走出來,呆滯的離開公司。   後來我好奇的問了特殊棚的主角(他很好相處),後者露出尷尬的表情說,那個是洗腦而已叫我不要太介意,不然傳出去被社會大眾知道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   其實這個答案也很可怕就是。   「喂,前面的等等。」正要從樓梯間出去時,下面樓梯突然有人匆匆的跑上來,仔細一看是螃蟹棚的面具青年,聽說他們那棚好像一年才開一兩次工,之前他們那棚的人我也只在走廊海報上看過,在這邊遇到還真有點難得,「你是不是剛剛從阿飄那棚出來啊?」   「是啊,我正要下去借櫃……」   「不好意思喔。」我話還沒講完,青年突然就整個人繞到我背後去,接著我就聽到某種詭異的尖叫聲,還夾雜著我好不甘心之類的尖銳聲音,然後幾秒後就消失了。   還沒回過神,青年就轉回來,因為有面具遮著也看不太到表情,總之大概也是心情愉快的樣子,就拍拍我的肩膀,「沒嚇到、沒尖叫、沒瞬間逃,不錯不錯,這次的工讀生比較有長進了,期待開棚合作。啊,我遲到了,先來去特殊棚支援袍級任務。」   「呃,你辛苦了。」   目送對方離去之後,我開始暗暗思考回家之後一定要先去弄個啥護身符之類的,雖然我八字夠重好像不太會被附身,但是靈異棚實在是太危險了!   終於順利的走到樓下棚,跟上面不太一樣,這邊的棚外面好像沒有寫工作卡,也沒說裡面正在拍什麼。   敲了兩下之後有個女生探頭出來,「怎麼了嗎?」   「我想借個櫃子……上面棚要的,可能會壞掉喔,有沒有耐打耐摔的櫃子?儘量是那種十二樓掉下去或者被卡車輾過都還可以完好如初的。」我覺得這樣可能比較禁得起考驗。   「你等等。」女生把頭縮回去,但是馬上又冒出來,「這棚的事情不能講喔,現在還沒有公開,正在拍攝開頭進度。」   「好。」這個公司超多這種棚的,對外公開的就那幾個,一大堆都還在內拍。   女生點點頭,就進去拿東西了。   從門的隙縫中,我看見裡面好像也正在拍攝,場景不太像現代的樣子,而且還放了好幾隻兔娃娃,娃娃旁邊還有很可愛的小蘿莉。   「拿去。」女生很快就出現了,接著推出一個看起來非常普通的櫃子給我,乍看之下跟樓上那個還真有點像,該不會道具是同一個人?難怪卡美拉會叫我下來借,「耐打耐摔,可能用火槍噴都不會壞掉,阿飄棚的應該不會有這麼大的破壞力吧,這是特殊材質喔。」   不,我覺得搞不好有。   看著平凡無奇的櫃子,我默默的點點頭,跟女生登記了一下好讓她報備道具流向。   「對了,你是新的那個流動打雜兼助理場記吧。。」女生在我寫完之後看了下上面的名字,突然很興奮的開口。   「嗯嗯,我是向陽。」   「那個不管啦,你是不是也有跑特殊的棚?」女生的眼睛瞬間閃閃發亮。   「呃,有……」   「可以幫我跟學長要簽名嗎!」   「……我問看看……」        總之,這就是我的工作。       < 待續>         ---------------------------   後記   這是有一天發生的事情:   我和小幫手正在討論某電影的完全版。   小幫手:欸,你要不要寫一次那種很像電影戲外的看看,你家也有很多角色耶!   我:夜貓鳥宿大戲院之類的嗎?阿姨我已經欠稿欠到天邊了你是要我死是吧----   小幫手:你家不是都已經蟻穴了,有差這個嗎?而且你還欠我好幾本書沒給,說好要做的,不然你就做一本場記給我好了。   我:欠的又不是場記(黑臉)   小幫手:阿不然來賭你進度好了,賭輸再欠我一本場記。   (之後就是不為人知的血淚跟心酸,總之,場記就這樣出來了......絕對是因為我看在小幫手幫我管理很辛苦,而不是我賭輸!會做本也是因為他太辛苦了,和賭輸什麼的都沒關係!)     本故事就跟前面講的一樣,和任何一個故事的正文都沒關係,只是跑場向陽的紀錄而已喔>WO    請大家輕鬆食用ˇ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