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場外記錄】工讀生筆記、二

  「小陽,你今天阿飄棚來嗎?」   站在原地,我等到卡美拉走過來之後才把手上的飲料杯遞給他。   卡美拉是個很神奇的人,長得壯壯高高的,皮膚黝黑,臉的輪廓很深,乍看之下很像外國人,其實聽說是原住民、還很會唱歌,而且常常跟角色明星們打賭,賭輸的人就要去公司頂樓唱那魯灣之類的歌。   我進來兩週大概有一半的時間都聽到有人上頂樓去那魯灣,某方面來說,他們還真不怕被記者拍到,這種精神超級勇猛。   「我今天一樣隨機,不過總管要我去古裝棚看一下,聽說他們已經很久沒開工了。」看著手上的本日工作事項,我很認真的回答卡美拉。   「古裝……該不會是江月那棚吧,他們聽說拍到高潮時候,兩個主角心中有酸就相約翹棚了,說要去環遊世界完才會回來連戲,所以導演跑就樓下棚參一咖去了。」卡美拉揉揉鼻子,「不過古裝棚有好幾棚啦,你有興趣可以一棚一棚去看,他們常常會停工又復工在那邊風花雪月。」   「呃……」聽起來古裝棚好像也很多問題。   卡美拉拍拍我的肩膀,「不用急,這裡的棚跟蜂窩的洞一樣多,隱藏棚也多,有長時間運作的就那幾個就是,慢慢看沒問題。」   為什麼被卡美拉一說,我就覺得這個公司的棚很像是某個故事裡面、那種打開抽屜裡面就有小場景的地方?   「嘛,反正你去古裝棚一定出來很快,今天沒事的話記得再來我們那邊幫忙嘿,你拿到那個櫃子還真的踢不壞,昨天終於把那場戲拍掉了。」將喝完的飲料杯一扭,卡美拉丟進分類筒後就朝我揮揮手,「等等見。」   看來下午真的要去靈異棚了。   默默的改了一下工作表,還好今天下午我也沒有特別一定要去哪邊。基本上,我是隨處支援的,走到哪裡看到哪棚有問題就馬上進去幫忙。   一開始也不知道為什麼總管會給我如此微妙的工作,我還以為每棚的人員都是固定的。   前兩天發問之後,總管才告訴我說,因為他們公司有點不太一樣,該固定的人員一定固定,但是流動的人員就不強制地方,採取打游擊的方式到處幫忙。   這種方式我還真沒聽過,他們就不怕有什麼問題嗎。   「有時候採取流動比較好,每棚都會吸收適合的人手,流動久了就會固定下來;一開始就安排雜項人員反而會發生很多可怕的事情。」總管對我的疑問如是說,接著又把我給轟出辦公室了。   算了,大概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作法吧。   不過我也是第一次在這種地方打工……既然總管說沒錯,那應該就真的是沒錯。   走到指定樓層之後,我找到了總管要我來看的江月棚,結果都還沒進去我就看到門上貼了一個大大的「休工中」,連門都是鎖起來的,裡面也貌似沒有人,看來卡美拉說的是對的。   正打算轉頭前往靈異棚時,我突然感覺到後面好像有別人,還沒轉頭就整個人被卡住後頸壓在門上了。   「嗯?生面孔。」   接著,我看見黑針出現在臉邊。   危機啊———     ***     「你是新人嗎?」   沒辦法回頭看人,我只有聽到男性的聲音,那種感覺上好像很好奇,但是又有點邪惡玩味,總之就是貓捉老鼠的前者那種。   「我是新的工讀生……」被抓著後頸實在不是很舒服的事情。   「原來如此。」   下一秒,我的脖子就鬆開了,「我還以為是哪裡的老鼠又鑽進來。」   馬上回頭,看見的是個青年,長髮稍微有點捲,打扮穿著都很講究,給人一種社會地位頗高的感覺,看到他時候他正在把針收回身上,還衝著我露出有點可怕的微笑。   我在特殊棚的人物簡介上看過這個角色,他是鬼族,而且去年還榮獲強迫你不管忙不忙都要跟他喝咖啡的第一名寶座。   結果聽說公司發的新年禮物就是一卡車的雀●咖啡,因為這件事情他還跑去拿針插老闆……這是卡美拉跟我講的,插老闆的事情貌似沒人知道,卡美拉也是聽總管說溜嘴才曉得。   那時候卡美拉一邊喝果汁一邊告訴我,難怪過年期間老闆會對外宣稱感冒陣亡,原來是因為即溶咖啡被插掛的,結果老闆一躺劇本就都下不來,所以他們也跟著去放年假了。   不過我本來還以為是那種縫衣針,還在想那種針是要怎麼把人給滅了,沒想到所謂的針居然如此大根,這根本是刺了吧!   「你長得也不錯,有沒有打算出道看看呢?」青年還是噙著那種發毛的微笑,把我上下都打量了一遍,「說不定當鬼族也不錯,走視覺系也挺有特色。」   鬼族視覺系到底是什麼東西?   「呃、不好意思,我還有、還有工作,我先去忙了……那個,特殊棚最近在定裝了,你有空也快點去報到喔。」   說完,我也不敢跟青年多講什麼,夾著尾巴就逃了。   那個人的壓迫感實在很大,光是站著就讓人全身都起雞皮疙瘩,第六感告訴我最好有多遠離多遠,真的是個很恐怖的人。   幸好青年也沒有追上來。   不過我逃一段距離回頭看時,他也不見了,完全無聲無息直接蒸發掉,比阿飄還嚇人。   精神疲憊的走上樓梯時,我看見有隻小狗……更正,應該是小狼在樓梯間打滾,這個應該是特殊棚的,只有那棚才會有這種不合常規的東西。   拎著小狼,我進到場棚,剛好遇到正在吃便當的主角。   稍微跟他聊了剛剛的事情之後,主角一秒瞪大眼睛,然後很慎重的告訴我:「你一定要小心、絕對要小心,那個不是好人,最好都不要碰到他……我每次碰到他都會衰!而且宇宙無敵超超衰!連吃個便當打開裡面都會躺螳螂,而且他都會叫人家跟他喝咖啡!明明坐在別人面前就是一種精神攻擊還跟他喝咖啡!你看看這個人有多恐怖!」   其實不用主角說,我光是接觸一次就覺得對方一定是可怕的角色了,以後一定要更努力避開,不要正面交集會比較好。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啊?」   就在主角還想跟我爆料更多那個角色明星的恐怖行徑時,有個剛下戲的人也走了過來。   整個頭都是黑色頭毛,只有個眼鏡掛在外面,靠近時我覺得我的肚子好像被摸了一下,什麼都還沒反應過來時,就發現已經有人卡進我們中間,還一把抓住黑頭毛的手。   「不要對一般人亂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第二主角對著黑頭毛發出低聲警告,後者才嘖了聲把手收回去。   不過他摸我的肚子到底是要幹麻?   我還是第一次碰到有人出手就摸肚子,難道我的肚子有什麼問題嗎?   拉開T恤,我滿頭問號的看進去,好像什麼也沒有。   「放心,還沒拿到。」黑頭毛拿著便當,陰森的笑走了。   ……拿到什麼?   我看著遠去的黑頭毛,覺得莫名奇妙。     ***     最終我的疑惑還是沒得到解釋。   「小陽,幫我去找個一樣的裝飾品來。」特殊棚的導演丹藍丟了個有點重的木雕過來,我接住之後才發現木雕上面有道裂痕,「明天要用。」   「好。」等等跑一趟萬能的道具組,應該可以弄到。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所有棚的道具組全都是同一個,公司本身有一個非常大的道具組,從最小的耳飾到最大的樓房城堡都可弄出來。   卡美拉說之前還有做過山和山裡的宮殿,幾乎什麼都行。   像這種小東西場上也都會準備好幾個,真的壞光了直接回去找道具組就可以了,他們很快就會再弄個一樣的出來,這是兩週下來我的結論和心得。   「小陽,可不可以過來一下?」就在我看著木雕想著這是什麼東西時候,主場記對我招招手,「昨天你做的場記還有備份嗎?」   「咦?昨天的我全都交給你了啊。」我習慣每天離棚或下班之前就把有做的紀錄整理完交出去,這樣別人才好辦事。   場記露出一種很悲愴的表情,「那你還記不記得昨天有紀錄哪些?昨天那場的全部場記在我還沒收走時就消失了,然後把我場記幹走的傢伙還說什麼我記到攸關他們種族安全的重大秘密,問他是什麼也不肯說,強迫他交出就跟我說已經銷毀不存在世間了!」   「……等等我再去默寫一份給你。」我想我應該去找那個偷走紀錄的人,在他眼皮子底下默寫一份比較好,如果沒問題應該就不會消失了。   「小陽的記憶力有這麼好喔?」坐在旁邊的美術指導走過來。   「嗯,他剛來那天我就發現了,他記東西都很準,而且連小物件的位置都可以記得很清楚,之前有次連戲的水晶被演員惡作劇換掉也是他發現的。」場記拍拍我的肩膀,「有前途。」   「其實只有限三天內。」三天後我的腦袋就會自動更新了。   不過有紀錄的話是可以維持久一點,因為每天都會看到紀錄上的東西,所以印象時間 就會維持比較長。   「嗯……那麼不就很危險嗎?」   就在我們聊幾句時候,我後面突然有個人趴上來,「如果記住不該記的就糟了。」   「阿飄棚的你跑過來幹啥!不要嚇我們的工作人員!」場記指著我後面的人開口。   「喔,我只是順路躲一下。」直接搭在我後面的人笑笑的說到,聲音聽起來好像還算年輕,不過應該是比我大才對,「你知道我們那棚的人只要一有空閒就想抓我,起碼讓我也休息一下嘛。」   「躲來這棚你會死更快吧。」場記給了我後面一記白眼。   雖然是這樣說,但是我知道公司有絕對條約,就是在場內時不能有私人恩怨,不管是好人壞人都要等出公司才能自己處理。   所以就算靈異棚的人要抓我後面的傢伙,應該也是出門才動手。   ……原來他只是跑好玩的給人追啊。   「這次的工讀生膽子還真大呢。」   就在後面的人離開時候,我覺得好像有什麼冰冰的東西從後頸劃過去,接著轉頭人就已經不見了。   摸了一下,脖子後面有點刺痛,而且有一點血珠。   「聽說是慣性殺人犯,你要小心點。」場記拍拍我的肩膀說:「千萬不要被盯上,如果真的不幸他要砍你,最好快點來我們棚接受保護。」   是、是這樣嗎,這還真是什麼樣子的角色都有,但是我剛剛也才遇到你們棚的拿針要殺人啊,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小陽,你真的很鎮定耶,難道你也是奇怪的……」   我馬上揮手揮掉美術指導的猜測,「我是普通人。」只是覺得這種時候驚慌失措好像也沒有太大的效果,不如冷靜一點比較安全。   根據統計,有時候犯罪傷害人質率升高的原因很大一部份就是來自於人質的驚慌失措,人質一慌張尖叫,犯人也會跟著發瘋,不如有事好好談。   畢竟我只是個工讀生,要好好注意安全才是。   場記若有所思的盯著我幾秒,最後手一攤,「OK,你說是就是,休息時間結束,繼續工作囉。」   ……並不是我說是就是,是我根本就是啊!     ***     「小陽!」   在正要去到劇組的走廊上停下腳步,我看見另外一個女工讀生跑過來。   我認得她,叫做雅妮,就是叫我去找第二主角簽名,結果我問了之後接收到殺人視線還有無限青筋的始作俑者,不過瞪歸瞪,他真的有簽給我就是了。   但是……不要簽在吃飯的餐巾紙上我會更感謝他。   幸好雅妮也沒有很介意餐巾紙。   後來特殊棚的主角跟我說,如果要拿簽名最好不要在吃飯時候問、因為他會亂簽;上次第二主角還簽在飯盒上,來要的道具人員也沒種請他再簽一次,只好含淚把飯盒拿回家給他女兒,不知道下場如何就是。   雅妮所在的是沒有公開的棚。   「謝謝你幫我要簽名喔,這個是謝禮。」長得很可愛的雅妮給我一大包的餅乾,「剛好跟朋友團購,謝謝喔。」   「呃、不用客氣。」   目送走女孩之後,我抱著木雕跟餅乾轉回過身,想繼續往道具組,結果一回頭就看到火紅色的青年站在我前面。   「咦?新人?看起來好弱的新人。」明顯是路過的異動棚青年瞇起眼睛上下打量我幾秒,這陣子我已經很習慣了,這裡的角色明星們不知道是怎樣,都喜歡先把人整個看過,連送便當的小弟也被這種掃描眼招呼過好幾次,「太弱容易死掉喔。」   「……謝謝提醒。」這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才這樣提醒我呢?   「這個是要幹麻的?」擅自把木雕拿走,青年把玩著木雕,還拋了拋,「感覺不錯,拿回去給阿書好了。」   「對不起這個是道具,它壞掉了,我要拿去道具組做新的。」我一秒就快速平板的開口,「如果你喜歡可以請道具組做一個新的給你。」我想道具組應該也不會拒絕吧。   其實這時候我以為對方會笑笑的把木雕還給我,就跟之前有個五色腦袋的喜歡拿我東西的傢伙一樣。   但是,青年就這樣兩手抓著木雕,疑惑的看著我一秒,「壞掉了喔?阿書說壞掉不要又沒有用的東西就要處理掉,才不會佔空間。」   接著就在我的面前,那個木雕突然整個起火爆開,然後變成著火的粉塵消失在空氣中,前後不到五秒鐘的時間,我連阻止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不用謝謝我,這個跟你換零食。」青年把我的餅乾抽走,接著從身上拿出一包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放在我手上,很高興的轉頭離開,「去跟阿書吃點心,跟他說今天有幫別人,再見。」   我就這樣看著青年消失在走廊深處。   真是好可怕的人,那個火到底是哪裡出來的?   「……」     希望道具組可以看著照片做出一模一樣的木雕。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