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場外記錄】工讀生筆記、三

  其實說老實話,半個月的時間真的一眨眼就過了,我到現在還不解總管半個月加薪的條件到底是什麼意思,總之我還做得滿上手就是。   託加薪的福,終於可以去看好一點的套房了,之前因為扣掉學費有點拮据所以是租很便宜、便宜到有時候會滲水的房間,我已經想換想很久了。   終於可以不用再看到房間滲水。   一邊這樣想一邊挑泡麵時候,有人叫住了我。   轉過頭我就看到卡美拉和丹藍,兩個人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間會在外面,這個時候應該還在開棚吧?   「我們兩邊今天都去拍宣傳照了嘿嘿嘿,所以停工。」卡美拉好像看出我的疑問,直接爽朗的笑了一下,「小陽你平常在家都吃泡麵喔,這樣身體很傷喔,你這麼瘦還吃這種沒營養的東西,這樣體力哪夠啊。」   「去公司時候我有好好的吃完便當。」公司的便當菜色很好,而且食物待遇也都很好,平常還有大小慰勞食品和飲料,讓我在半個月裡面就胖了兩公斤。   「你的活動量很大,要吃營養點比較好。」丹藍淡淡的開口,和卡美拉相反性格的導演瞇起藍色的眼睛看我,這讓我瞬間有種在國小時候被老師視察的感覺,整個人馬上乖乖站好也不敢亂動,「那就一起去吃晚餐吧。」   什麼時候變成結論了?   我看著哈哈大笑的卡美拉和沒什麼表情的丹藍,完全不曉得中間跳過去的部份到底是我沒領悟到還是他們說了、我沒聽見。   接著我的泡麵就全部被塞回位置,人被力氣超大的卡美拉一起拖走了。   後來我們一起去了一家位在小巷弄裡面的燒烤店,店面其實很不起眼,招牌還藏在樹旁邊,沒有仔細看還真的不曉得這裡有店。卡美拉一邊把我拉進去一邊跟我說他們導演組常常來這邊吃飯,像江月棚的和異動棚的導演也是。   「放心,你儘量吃,這攤我們請。」卡美拉給我一記拇指,接著就把菜單丟到我前面,自己也拿了一份從頭點到尾。   丹藍也點了不少東西。   看他們的樣子,我才想起來不管是哪一棚的人食量好像都很大,尤其是丹藍那一棚。   這陣子一堆砸是幫忙處理下來,我跟開卡車送便當的小弟也有聊過幾次,因為我實在對那種可以載滿車便當的店家很好奇,有次就乾脆攔下來問了。   結果被攔下來的小弟超吃驚的,劈頭就先問我問題:「你怎麼看得見我!」   ……難道我不該看見嗎?   「不不不,我什麼都沒有說,你剛剛聽錯了。」在我還沒開口時,小弟連忙揮揮手,「立可白塗掉重來一次,我剛剛什麼話都沒有講錯,請問你找我有事嗎?」   我看著他,突然感受到一種大家還是要裝傻比較好的感覺,所以我也沒有去追問剛剛那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於是懷著誠懇的心問了和便當相關的話題。   「你很好奇我們的餐館怎麼可以一次送這麼多便當?」小弟鬆了口氣,「嚇死人,我還以為做了什麼露出馬腳的事情……啊你別緊張,便當不是樹葉啊泥土那種東西,保證絕對是真材實料的新鮮飯菜。該怎麼解釋呢……對了,就是類似中央廚房這樣,人手有很多。」   我該怎麼說呢,他的回答非常的敷衍而且給人一種沒追問下去好像會很可惜的感覺。   後來雖然沒有追問到餐館的秘密,但是我和小弟聊了不少話題,結果發現他好像是個3C控,一講到相關話題就突然變得很有精神,眼睛也發亮了,奇怪的是他身上卻沒有什麼先進的電子產品。   「因為來這邊都會爆炸。」小弟苦著臉跟我說,「我已經炸掉好幾台了,所以我發誓絕對不要再帶過來了,這邊炸掉還很難求償、要自認倒楣,所以打死我都不帶了,如果人家要找我就叫他們自己想辦法連絡。」   那瞬間我想起悲劇的木雕,後來道具組還是生了一打一模一樣的給我,真的很厲害,讓我也對道具組起了興趣。   「啊,要快點回去了,下次再聊。」小弟遞給我一張他的名片,我看見上面印著九尾飯包、天池蔬果之類的字樣,「那先再見了。」   我也回了再見,但是其實我更想告訴他,他後面跑出很多條尾巴、像是孔雀開屏一樣散開了,不收回去真的沒關係嗎?這樣等等路人尖叫又會被洗腦、沒有關係嗎?   把車門關上之後,卡車就這樣一車子的尾巴消失了。   我想大概真的沒關係吧。     ***     「小陽。」   卡美拉晃著手上的空罐子,「你都來半個月有了,對公司有沒有什麼感想?」   「感想?」沒想到導演會問我這種話,這是要叫我老實說還是不要老實說?好像老實說不會有好事,但是感覺上說謊也不太好,「感覺亂七八糟的,不管走到哪個棚都脫離常規。」所以我還是說實話了。   「這還真是嚴格的感想。」卡美拉和丹藍對看了一眼,也沒有勃然大怒或怎樣,就是笑了幾聲:「不過就是這樣才有趣,不是嗎。」   「……竟然是用有趣一語帶過嗎。」   「啊啊,小陽還不太懂,就是要保持愉快的心情才可以做好這份工作啊。」卡美拉拍拍我的頭,然後把一罐啤酒放在我前面,「喝吧,該吃的時候吃,該醉的時候醉,該工作的時候就盡興做好,這樣才不會浪費人生啊。」   我看著冒水珠的啤酒,從剛剛進來到現在,卡美拉和丹藍兩個人已經灌了很多的啤酒和各種調酒,桌上的空罐和空杯被服務生收走了很多次,「你們兩個應該不會想要酒後開車吧。」   「你覺得我們看起來像喝醉嗎?」丹藍表情不改的看著我。   「是不像。」真的不像,不管是卡美拉還是丹藍的臉色完全沒變,連一點點酒精作祟的紅都沒有,跟平常沒兩樣……你們剛剛喝的真的是酒嗎?   我開始懷疑這家老闆賣的酒是不是灌水了。   「所以你喝沒關係。」丹藍冷靜的說。   這好像不是有關係跟沒關係的問題。   「來,喝酒!」卡美拉直接拿來一手啤酒砰的一聲放在我桌前,「別人敬酒沒喝完很失禮喔!」   我會喝不代表我要喝到酒精中毒吧。   把那手啤酒推回去,我只打開本來那罐。   在桌上燒烤又換了張網之後,我們也聊到了便當的話題。   「飯喔,阿飄棚其實吃得都很正常啊。」卡美拉直接從網子上夾走雞腿肉,「飯盒、飯盒還是飯盒,不過阿夏他哥偶爾會在棚裡開火,我們棚有很大的廚房。」   他說的是員警的雙生兄弟,兩個人是雙胞胎,聽說也是員警,兩個人是一起被派來公關支  援的,哥哥感覺上比較圓融和親切,但是不曉得為什麼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不好惹,雖然沒有弟弟那麼具有外在攻擊性,不過肯定也不好惹。   這點光看他們平常沒事在旁邊拆招對打就知道了,幾乎是勢均力敵、不分上下,所以我想哥哥如果真的認真起來,應該也是那種會踢壞十八次櫃子的狠角色。   「說起來,我們這棚有人會過敏,所以他的飯盒是另外做。」敲了敲桌子,卡美拉說到:「好像是說不小心吃到什麼會很嚴重的樣子,我也不是很清楚,嘛……反正還有個廚師寫了固定配單給外包,就這樣訂製了。」   我拿出筆記,認真的把這點記下來,以免下次處理上會有什麼問題。   「我們那裡倒沒有。」看我在寫筆記,丹藍也跟著有一下沒一下的聊:「只是吃很多。」 「你們那個不是吃很多,是吃非常多。」卡美拉一秒就接了人家的話:「是阿飄棚的十倍之多。」   「我們的總人數也有將近你們的十倍。」   「不不,我是說你們平均下來,一個人的食量是我們十個人。」   「這太誇張,並沒有。」   是說,我記得特殊棚的明星角色好像……都很瘦吧?   不瘦的也幾乎都是壯,並沒有看到什麼特別胖的角色,那十倍的份量到底是吃到什麼地方去了?   這家公司被這樣吃真的不會倒嗎?   「異動棚的好像也吃得很少。」   「那個棚的你確定需要吃東西嗎?」   聽著他們兩個的對話,我疑惑了起來,「異動棚不是也送很多的便當?」聽說他們三棚是目前飯盒最多的棚啊?   「是很多盒沒錯。」卡美拉搭著我的肩膀,「但是裡面裝的不一定是飯。」   那是什麼?   異動棚的人是吃什麼?     ***     「呃……」   「小陽,你宿醉喔?」   近中午,我蹲在公司的樓梯間,整個腦袋痛得要命,正在考慮下午要不要請假。   「嗯。」按著爆痛的太陽穴,我抬起頭看雅妮,「昨天遇到導演他們,一起去吃飯。」   「你被灌酒對不對。」雅泥一針見血,「導演會灌人酒喔,尤其是卡美拉,他們棚的人不太喝,所以被他拉去吃飯的都會被灌,他最喜歡灌人了。」   「然後自己又喝不醉。」我昨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失去意識的,總之最後記得的就是卡美拉和丹藍還在開酒瓶,而且完全沒有任何醉意,接著我就掛了,早上清醒發現已經回到自己的房間了,而且還被換過衣褲、也有被抓去洗過的肥皂香氣,不知道是誰下的手。   「對啊,卡美拉、丹藍那群人都是喝不醉的,你要小心喔。」   現在要我小心已經來不及了。   同情的蹲下來拍拍我的肩膀,雅妮把自己的粉紅色保溫瓶遞給我,「你要不要先喝一點,這是烏龍茶,茶葉下去泡的,應該多少可以解酒。」   「不用了,我等等去休息室弄一下就好了。」員工休息室裡面也有茶葉跟熱水,「卡美拉那群人還有誰?」我覺得以後他們要抓我去吃飯都要很小心。   昨天的狀況大致就是,他們看我喝掉啤酒之後,又擅自開了一罐塞過來,一邊聊一邊又開新的,之後我也沒印象我是被塞了幾瓶而掛。   對於自己喝醉酒的狀況我很清楚,應該是醉了就直接閉眼躺下去睡死,沒有其他酒癖也不會吵鬧,就跟屍體沒兩樣,這是我比較安慰的一點。    「就導演群差不多都是這樣,異動棚的凱也是,他們常常會去把人家的店喝到沒酒。」雅妮壓低聲音說著:「所以我們都懷疑他們其實是用酒精燃燒在產生動力。」   這還真是奇特的活動方式。   再度慰問了一下後,雅妮就跑回自己的工作區域了。   休息了半晌還是覺得人很不舒服,我想乾脆下午請假好了,不然繼續這樣待下去我應該會昇天。   正打算填單子去總管那裡報備時候,我突然聽到很大的巨響。   那是很像某種重物撞在建築物上的聲響,樓梯間甚至可以感覺到一點點的晃動。   順著樓梯跑下去,我立刻就看見巨響來源了——   一台砂石車直接撞進公司大廳,旁邊還掃到正要下貨的便當卡車,滿地都是散亂的飯盒,駕駛座上的小弟一臉鐵青的跳下車。   「發生什麼事?」就在我到達大廳時,總管也從我後面冒出來。   「這渾蛋闖紅燈還超速來不及轉彎啦!」一邊把砂石車司機拖下來打,便當小弟一邊罵:「整台撞上來,整車的便當都沒有了!」   聽到便當沒有,不知道為什麼總管的臉色也瞬間變得很難看,「現在重做來不來得及?」 「這不可能。」小弟馬上退了兩步:「絕對來不及,普通的最快也要兩個小時……老大啊,你們家要上百個便當,不是五個便當耶,而且很多都不一樣,有的要專程去找,不是馬上做就可以做好。」   總管的臉色貌似變得更難看了,然後他也轉過去掐司機。   「不能夠附近的店家先找幾間頂上嗎?」我按著腦袋發問。   「不能!」   「沒辦法!」   總管和小弟回給我一致的答案,接著總管咳了聲,非常嚴肅的告訴我:「記得,沒便當頂多被拆棚拆地板拆天花板或是拆樓層、鋼筋水泥什麼的,讓他們拆一拆就算了,但是隨便找便當來,他們會把整公司都拆了夷為平地,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千萬不要這樣做。」   有這麼嚴重嗎?   我愣了一下,無法想像。   「我馬上回去準備材料吧……」   「等等。」我攔住小弟和總管,「我聽說各棚都有會做菜的人,如果是那種很普通的食材,要不要考慮今天發派過去讓他們自己料理?」反正再怎樣難吃,他們應該也不至於把煮飯的人吃下去吧……應該不會吧?   「這也是個辦法。」總管拿出手機,和各棚的導演連繫上了,把剛剛的事情稍微說了下,也取得大半人棚內自行開火的同意,「沒辦法取代的現在快點去處理吧,小陽你快點把這裡整理一下,我叫幾個人過來幫忙處理。」    「喔、好。」其實我現在宿醉頭很痛,但是總管他們看起來頭更痛,所以我還是默默的開始幫忙整理了。   沒多久,總管就又叫來了兩三個工讀生幫忙。   其中一個我是認識的,是道具組工讀生,叫做達西,個子非常的高大還有混血,前兩天他送道具過去差點被食人花吃掉時候是我把他拖出來的。   達西一到大廳時愣了好幾秒,然後才一臉震驚的走過來幫忙處理滿地的飯盒,「這是怎樣,有人終於抓狂拿大砲來轟公司了嗎?」   「是啊,還買通了砂石車司機。」我看了眼被揍得亂七八糟的司機,覺得他很可憐。   「幕後凶手死定了。」達西憐憫的搖頭。   「可惜好像沒有兇手。」我比較憐憫司機,希望他違規之後、來得及在蒸發於世界前逃出這個公司。   正在和達西有一下沒一下聊天分散注意力時,我撿起一個崩開朝下的飯盒,一拿我就知道裡面裝的不是飯菜了,提起來時裡面掉出很多發亮的東西,仔細一看居然是細細小小、不知道是玻璃還是水晶那種透明的碎片。   ……到底是什麼人吃這種東西?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