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341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0

    追蹤人氣

【案簿錄番外】因為、沒有

     紅色、粉色的康乃馨,一般的小孩存幾十塊的零用錢就可以買到一小束,放在桌上看起來很典雅漂亮,國小的孩子們在放學時,動作快的商人已經在校門口販售了起來。   班級也會一起合訂,或是學校讓學生們做胸花,在放學時候都可以看見人手一抹紅,快快樂樂的迎向來接送的父母,極欲將花朵送出去。   或是期待的加快腳步,想回家給母親一個驚喜。   但是就算回家,他家裡也是空蕩蕩的。   虞因看著校門口的花束。   今天勞作課老師也讓他們做了胸花,然後自己平常玩在一起的其他同學問他可不可以把胸花分給他。   「因為阿因沒有媽媽,所以也不用送啊。」   雖然才五年級,不過虞因瞇起眼睛,那時候想到的就是二爸私下告訴他,如果有小孩嘲笑他沒媽媽,就直接送對方一拳讓他笑不出來比較快。   然後他就呼了對方一拳。   接著他跟對方一起就被老師趕出去外面扛椅子罰站了。   不過事情還沒完,老師要求他打電話給家長,因為被呼了一拳的小孩家長氣勢熊熊的抗議,說什麼打傷小孩的心靈,還指著他罵說沒媽媽教的小孩才會這麼野。   反正,他是真的有打電話了,所以正在乖乖等家長來,只是不知道會不會來就是了。   不管是大爸還是二爸,每次警局有事情就都不能離開,以前也常常說要接他下課最後他自己走回去,所以現在都習慣自己上下學了。   家裡的話,有時候爺爺奶奶會來幫忙幾天,有時候外公外婆會來,隔壁鄰居媽媽也會叫他一起過去吃晚餐,他也學會不要亂吵,因為大家都很忙,他現在五年級了,比以前懂事。   看到放學的小朋友都走得差不多了,賣花的攤子也開始收了。   虞因掏了掏口袋,還有張百元鈔票和一些零錢,這幾天早餐都有忍著只吃一點點,還有大爸二爸給的零用錢也都存起來了。   一邊的花販看到校門口的小孩正在掏錢,很熱絡的走過去,「要買康乃馨嗎?拿回家送媽媽、媽媽會很高興喔,老闆也要回家了,剩下的便宜賣給你好不好?」   他想想,點點頭。     ***     虞夏趕到學校時候,就看到他家的小孩抱著一堆康乃馨站在校門口,他也沒多想,下了計程車幾個大步過去就一把抄起已經有點重量的小男孩背在後面,「幹麻,你們學校有通緝犯急著抓嗎?」   「我貓了同學。」虞因很誠實的告訴他家二爸,大爸說小孩子不能說謊,「我先動手的,不過是他先沒禮貌的,我貓的心安理得。」   「喔?很嚴重嗎?」大概也知道為什麼會被叫來的虞夏背著小孩往學校裡面走。   「沒啊,他有爬起來還手。」虞因搖搖頭,「也沒有瘀青。」   虞夏嘖了聲:「我是怎麼教的!居然沒有瘀青還可以爬起來!有沒有搞錯,壓制首要就是讓對方連動彈都不能才對……算了,沒瘀青還叫家長來幹麻,最近學校是不是吃飽撐著沒事幹啊。」他剛剛還在對現行犯作訊問,他哥則是任務中走不開,害他急急忙忙的丟下人就跑出來。   雖然現在已經是他下班時間了……正確來說,今天其實是他休假時間,他只是下午拿著菜單去幫忙買菜時候,順手扭了個飛車搶劫押回去而已。   「同學爸爸說要賠醫藥費。」   「哼哼哼哼哼。」虞夏發出不明的聲音,然後才看向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搔他脖子的東西,「你幹麻買這麼多康乃馨?」   「阿嬤的、外婆的、隔壁媽媽的,大爸的。」虞因一個一個算,手上一共有七束裹著玻璃紙的花枝,「還有媽媽的。」剩下就太多了,但是剛剛老闆說一起買要算他便宜。   「該不會又省早餐錢吧,下次早點講,我多給你一點零用錢啊。」   「大爸說不可以啊,小孩子不能拿那麼多錢,要聽話啊。」學著虞夏的語氣,虞因也很認真的說。   「那是你爸又不是我爸,我幹麻要聽。不正當的錢才不能拿,有正當用途的你管他……到了。」看到導師室的牌子,虞夏把後面的小孩放下來,拍拍他的頭,「來,先講好,回去之後你大爸如果問起來……」   「要說二爸有和平溝通。」虞因接了對方的話,很認真的點頭,接著才想起來另個問題:「可是老師是要找大爸……」老師的確是說要爸爸親自前來。   「安啦,我有拿了佟的皮包出來。」整理了一下衣服,虞夏於是跨進導師室。   雖然不知道皮包有什麼關係,虞因還是乖乖的跟著進去了。   放學後的時間,大部分的老師都已經離開學校了,只剩下一兩個正在整理物品,以及他們的班導師,在小沙發那邊還有剛剛的同學跟他的父母。   一看到虞因回來,女性的班導師立刻站起身,在看見旁邊的虞夏之後稍微愣了一下。   雖然知道這小孩是單親家庭,但是幾次家長會她都沒見過虞因的父親,入學跟校慶時大多也是祖父母到場,現在站在眼前的青年還是第一次看到。   班導皺起眉,看著一臉無辜的虞因,「不是說今天一定要找爸爸嗎?這是哥哥……表哥或堂哥?」說是大學生好像又不太像,實在是太年輕了,而且還穿著T恤牛仔褲,看起來更小了,「這樣不行喔,不能請爸爸來嗎?」   虞夏面無表情的看著觸目的班導師,「我是他爸。」   「呃……」班導露出有點無法相信的表情,「這個……」她沒想到虞因的父親竟然會這麼小,難道是未成年生的?   虞夏再度面無表情的拿出皮包,掏出虞佟的身份證遞給班導師,「我快三十歲了。」他用毛細孔也可以猜得出來老師在想什麼。   這次導師整個震驚,錯愕的把身份證還給對方之後才連咳了好幾聲:「那麼虞先生,因為阿因今天在學校和同學打架,所以對方家長堅持一定要您出面處理,不然要叫人來……先請到這邊吧。」   跟著看過去,虞夏這才看清楚對方家長,小孩看起來就是一般小孩,不過家長有點趾高氣昂的樣子,他遇過很多這種人,大半後面不是有老大撐腰就是有民代立委,仔細打量過之後,他想應該是前者。   「不是要找他爸嗎?」叼著菸的高大男子斜眼看著比自己還矮半個頭的虞夏,很不以為然的說,「又找一個小孩,沒老母就算了連老子都不敢出面嗎。」   站在男人身邊的是個較矮小的女人,看來大概也三十上下,長得還滿漂亮,但是給人一種氣勢凌人感,一看到虞夏就露出種不耐煩的表情,「這不是浪費我們的時間嗎,小孩在學校被打了,應該叫你們爸爸出來道歉還有賠償醫藥費,我家小孩今天被打之後就一直很難過,可能會造成心靈上的創傷,你們不叫大人出來,要怎麼講賠償問題!」   虞夏瞄了旁邊一眼,被揍的小孩跟虞因排排站,兩隻小的在那邊竊竊私語不知道在講什麼,還講得頗歡樂。   「那個,這位虞先生就是……」導師正想解釋時,對方家長又叫罵了起來,剛好堵掉老師了話,讓年輕的女老師有點不知所措。   「我看也不用叫了,你回去告訴你爸說,我家小孩被欺負成這樣,不給個三萬就沒辦法了事,如果不拿出誠意,大家很難善了!」仗著身高差,男人呸了聲,把菸吐在虞夏鞋子邊,「電動間的陳仔是拎北的好朋友,會發生什麼事很難說喔。」   虞夏抓抓臉,「錢是沒有啦,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比較好奇。」   「幹——」   「請不要在學校動粗——」   巨大的聲響直接回盪在導師辦公室裡。   虞因拉著旁邊嚇呆的同學退後幾步,避免被捲進大人的問題裡。   直接借力把揮拳要攻擊的對方側摔在地,虞夏蹲在對方旁邊,拿出員警證拍拍男人的臉頰,用對方剛剛的話回敬:「電動間的陳仔是拎北最近在盯的,你如果是他朋友,最好通知他一下不要太囂張,機台少進一點,不然下次再被我抓到就不是上次簡單處理了。還有,不要再讓我聽到你在學校恐嚇其他家長,不然會發生什麼事情你可以問問看你朋友。」   說完,他站起身,順勢把男人也拉起來,「阿因,過來。」   虞因乖乖的走過去。   直接一拳灌在男孩頭上,虞夏開口:「跟你同學道歉,他沒禮貌是他家的事,你在老師面前打人就是你不對。」起碼也要把人拉到廁所再打。   「呃、對不起。」虞因捂著頭很老實的跟同學道歉。   「那個……不是啦,我先說你沒媽媽……對不起,而且也沒有很痛了,真的。」也不知道事情會鬧成這樣的另外一個男孩很尷尬的低頭。   小孩子的個性原本就是打鬧吵架很快就過,一下子就完全沒事了。   站在一邊目瞪口呆的班導師過了好一下才回神,「既、既然沒事,那鄭先生……」她看著灰頭土臉的另一對夫婦,剛才的氣焰已經削弱很多了。   「有問題可以打我手機,賠償也是,你很想要的話。」虞夏擺出微笑,遞出名片,「二十四小時都開機等你。」   「不、不用了,小孩子玩玩嘛,沒事情,一切都沒事情。」男人連忙跟著陪笑,「講開就沒事了,明天假日嘛,大家別掃興了,和和氣氣的多好。」   「是啊是啊……」婦人也跟著陪笑。   「好吧,那就這樣了。」虞夏聳聳肩,「那可以回去了吧?」   「既然雙方家長都解開誤會,那就快點回家吧,小朋友應該也肚子餓了。」導師連忙順水推舟的說著。   「那我們也先告辭了。」拉著自己家的小孩,夫婦們又鞠躬又對老師道謝的。   「阿因走吧。」虞夏拍拍虞因的腦袋。   「啊,等等。」小跑步的跑到婦人面前,虞因朝對方遞出一小束康乃馨,「鄭媽媽這個送妳,母親節快樂。對不起,因為我媽媽沒有辦法拿、可是我大爸說媽媽看到花就會很快樂了,所以鄭媽媽可以拿就要更快樂喔。」   婦人有點吃驚,然後半是尷尬的收下了花。   「下週一見。」和同學快快樂樂的再見之後,虞因拉著虞夏的手一起回家了。     ***     揹著小孩走在回家的路上。   當初買房子就有留意路程,慢慢散步大概半小時左右可以走到家,並不太遠。   「阿因你是不是又變肥了,好像有點變重。」看著已經開始打開的路燈和變黑的天空,虞夏很隨口的說著。   「有長高一公分,大爸說不要常常給你背好玩。」其實都五年級了,也已經長高不少的虞因多多少少也開始有意識這樣被大人背很丟臉。   「明年開始你就自己腳踏實地吧,現在我當練身體。」實際上可以扛起一個成人面不改色,對於這點重量虞夏還是不看在眼裡的,「你會很介意嗎?沒媽媽的事情?」   虞因愣了一下。   向來說話不會修飾的虞夏頓了頓,才意識到自己好像有點太衝,「嘖,大嫂已經去了有幾年了,這個也沒辦法,我也跟佟說過小孩還是要有媽媽比較好,你會想要新媽媽嗎?」他們也不是沒注意到,每年母親節阿因多多少少都有點落寞,但是都沒開口過。   「不要。」虞因皺起眉,趴在二爸背上,「這樣我媽媽不是就會被忘記了嗎,不要新媽媽。」他要一輩子記得自己的媽媽,最好的媽媽。   「那我哥大概要當一輩子和尚了。」虞夏半開玩笑的說到:「不過這樣你不會自己很寂寞嗎?沒弟弟沒有妹妹,自己一個人很無聊喔?」   「可是我有同學的爸爸也有娶新媽媽,同學說新媽媽生弟弟之後根本不想管他,爸爸也比較疼弟弟,所以寧願不要。」虞因嘟起嘴,「一個人也不會無聊,有時候會有別的小朋友一起玩,沒關係。」   「……別的?」   「嗯啊,公園裡面有、學校也有,偶爾會看到,可是一下子就不見了。」   「阿因,以後不要跟那種小朋友玩。」虞夏非常鎮定的說到。   「大爸也這樣說……可是……」   「要聽大人的話。」   「喔……」早知道就不講了。虞因有點後悔的想著,然後晃著手上的康乃馨,「對了,二爸也會娶新媽媽嗎?」   「我娶的話不叫做新媽媽吧,我又沒結過婚。」虞夏挑起眉,想著該不該糾正一下後面小鬼的觀念。   「可不可以不要有新媽媽跟弟弟妹妹?有大爸跟二爸跟阿公阿嬤就好了,媽媽只要原來那個,不要別的,我們家只有我們就好了,可不可以?」往前竄了竄,虞因巴著對方的脖子問到:「好不好?」   虞夏默了幾秒,認真的思考著這個虞家搞不好會絕子絕孫的問題,「等你長大再來討論吧,反正我哥現在應該也沒有再婚的打算。」   「要長多大?」   「有跟我一樣高就算大了。」   「喔。」虞因想了想,「那在之前不要有新弟弟妹妹跟新媽媽,絕對不可以有喔!不然我會很生氣喔!」   「你到底是跟哪個同學學這種事情的啊!」虞夏現在覺得該扁的應該是那個死小孩。   「嘿嘿~」笑了半晌,虞因把頭埋在大人的肩膀上,「可是,我還是很想媽媽……」別的同學都有媽媽,早上到校時有很多媽媽,送午餐時候可以看到很多人的媽媽,放學接送時也看見很多人的媽媽,每個學生都和媽媽有說有笑的,媽媽還會和他們一起去買路邊的冰、雞蛋糕還有紅豆餅。   他的媽媽已經不在他旁邊了,就連送一朵花都不可能接過去,只能放在相片前面了。   有時候,同學都會抱怨媽媽很囉唆,但是他連媽媽的聲音都沒辦法聽見。   他很想、很想。   他想把今天做的胸針花別在媽媽的衣服上,讓媽媽摸摸他做的胸花。   他不懂,為什麼已經不可以了,不想懂。   因為阿因沒有媽媽。   「不要哭。」虞夏騰出手,摸摸肩膀上的小腦袋。   「可是回家……大爸會難過……還要一直安慰我……」用力吸著鼻子,虞因用力環著對方的脖子,「家裡不能哭……可是沒有媽媽了……」   停下腳步,虞夏看了看,反向走回附近的社區小公園,路過的家家戶戶都已經開始炊煮晚餐,還不時傳出笑鬧聲。   在路燈下,他把虞因放在鞦韆上,然後蹲下來跟他平視,「你哪裡沒有媽媽。」   「就沒有了……」   「你是誰生的?」   「媽媽啊……」抹著眼淚,虞因低下頭。   「健康教育有教過吧,你是媽媽肚子生的,媽媽的肉分出來變成你的樣子。」伸出手,虞夏直接往小孩的腦袋戳下去,「你媽媽的肉變成的腦子,你媽媽的肉變成的手跟腳,還有你媽媽的肉長出來的肚子……你最近給我多吃點飯,再給我省錢買東西當心我揍你。所以你說你哪裡沒有媽媽,你媽媽的肉不是都在你身上嗎。」   睜大眼睛,虞因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手。   「你看你媽媽的肉還一直在長大,還在這裡,就算你媽媽已經去當神了,但是她分出來的一半還在這裡啊,誰說你沒媽媽,你媽媽就跟你在一起分不開啊,下次再說就揍他讓他說不出來。」虞夏捏了捏男孩的臉頰,「所以你乖乖吃飽點長大,長越好,你媽媽就會一直跟你在一起,懂不懂。」   「嗯……」用力的點點頭,虞因才停止眼淚,然後笑了出來,「沒錯,阿因有媽媽。可是,揍人會被老師叫出去罰站耶。」   「拖去沒人看到的地方再揍啦。」拎起小的揹著,虞夏才又往回家之路啟程。   走到一半時候,一束康乃馨從後面遞到他眼前,「二爸,母親節快樂。」   「……你覺得我像你媽嗎?」   「二爸也是阿嬤生的,也是你媽媽的肉,所以也是媽媽,可以過母親節啊。」這樣花的數目就全部剛剛好了。   「……算了,隨便啦。」   反正教育是他哥的事。     ***     後來他們回家之後,大爸已經在家裡煮好飯菜等他們了。   接著虞夏因為偷皮包跟證件被虞佟唸了一頓,還要虞因不可以學他二爸,不管什麼行為都不要亂學。   也不是很懂的虞因在大人解決完事情之後,把康乃馨送給大爸,換來摸頭跟大爸很高興的笑容,然後也去送給隔壁的媽媽,隔壁媽媽還給他蛋糕端回家吃。   周六、周日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也會來。   大家都會來。   看著書桌上的相片,虞因小心翼翼的把康乃馨和胸花放在相片前面,「阿因有媽媽,沒關係,阿因是有媽媽的。」   沒問題的,他會一直長大,而且會過很多很多的母親節。   「媽媽,母親節快樂,我很愛妳。」     那天晚上,他睡的很沉。   但是他覺得有很溫柔的人就坐在床邊,幫他拉拉被子,摸著他的頭,低聲的說著一些小故事,那都是以前最熟悉的。   他知道有人摸著康乃馨,柔美的笑了。   不用昂貴的禮物,也不用那些大人才買得起的東西,只要這樣,她就微笑了。   『媽媽跟阿因一人一個,阿因是媽媽的寶貝喔。』     然後天亮他醒來時,相片前的康乃馨已經不見了。   他摸著衣服,胸花別在他的衣服上,細心的、一點也沒有扎傷他。   房間裡只剩下淡淡的香氣。   早上六點鐘的時間。     「阿因,下來吃早餐了喔!」   「好——」       <全文完>       尾末‧   1、   「要長多大?」   「有跟我一樣高就算大了。」       之後虞因就長得比虞夏還高了。       「……該死。」       2、   「夏,請你以後不要假裝是我去學校好嗎?」   虞佟收回自己的皮包,看著坐在對面轉電視的兄弟。   「有差嗎?反正老師要找爸爸啊。」虞夏拿起桌上的熱柚子茶,很理所當然的回答:「你跟我都一樣啊。」   「……但是阿因的老師現在一直打電話來想問我保養上的問題。」   「啥!?」     (完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