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案簿錄番外】宣導篇

-------------------   【宣導篇】     「阿柳,你今天不是放假嗎?」   下午,坐在休息室正在啃泡麵的玖深就看見自家同僚從外面走進來,手上還提著一袋東西,而且露出來的卡紙還可疑的有點眼熟。   「我乾兒子拉著我跟他去聽課,說是學校辦的假期宣導,歡迎攜帶家長朋友一起去聽,結果是安全宣導教育,客串的居然是小伍!我看到時候快笑死了。」坐到旁邊,阿柳把卡紙抽出來放在桌上,然後拿出提袋裡的點心盒,「熱死人了,冰泡芙快點吃。」   看到宣導卡紙,玖深差點把麵給噴出來,「你、居然去聽這個。」那張花花彩彩的卡紙好熟悉啊,老大他們那邊好像也有啊!之前路過才看到。   「因為小伍太不夠力了,我只好當場表演機車開後蓋偷東西給他們看。」老是有人不怕死的以為機車置物箱很安全,阿柳被現場工作同仁拉上去,只好在乾兒子期待的眼神下也湊點熱鬧。   「開幾秒?」玖深很期待的問。   「一秒就開了好不好,機車置物箱那個地方連開鎖都不用就可以偷啊。」直接朝玖深的頭轉下去,明明這傢伙自己也會,竟然還表現的好像他不會!   「不過詐騙花招又變了,暑假不知道會不會又更多人上當。」玖深看著年初印的宣導,上面依然寫著各種大家耳熟能詳的安全防範文字,「幸好我們不負責這塊……算了就算沒有還是常常會踩到,詐騙還真是無所不在……」   「啥東西無所不在啊?」   正在閒聊的兩個人轉過去,看見那個常常亂走的某法醫晃過來,還瞄了眼桌上的宣導,「你們還負責要幫忙想文宣喔?」   「才沒有,阿柳去聽課啦。」   嚴司湊熱鬧的坐下來,接過對方遞來的冰泡芙,「居然,沒想到現在連鑑識都要去上防竊防詐騙教育!你們損失很多嗎!」太哀傷了,沒想到警局裡居然被當目標!這不就跟拔老虎牙齒一樣嗎!   「並沒有,我跟我乾兒子去聽的。」阿柳沒好氣的白了對方一眼,「他們學校在進行暑假的安全宣導。」   「嘖嘖,真辛苦,不過說到防竊,還是家裡養個老大最好,小偷進去一定會被打到半死。」說不定家有小海妹妹也不錯喔,「是說與其安全宣導,不如加條防暴宣導,家長啊自己小心注意一點,小孩暑假野放不要去打別人之類的。」   「你說今天新聞那個喔,勸導不要去危險地方結果消防同仁被一群人圍毆的……」   「對啊對啊,我朋友說要去學防身術了,最近出任務遇到路倒還會被酒醉的人打,學個防身術有備無患,我還想介紹他去跟老大學一下,畢竟老大是正統嵩山弟子——嗚!」   一拳直接從後面砸掉嚴司的廢話。   「老大要不要吃冰泡芙?」看著後面冒出來的友人,玖深連忙抬出點心。   「你們一群人都吃飽沒事幹嗎!」來拿報告的虞夏瞇起眼,看著竟然也在這邊喝下午茶的某法醫。   「放假、這邊今天放假。」阿柳馬上舉手撇清。   「吃午餐,我在吃午餐。」玖深連忙指著泡麵。   「我只好說我是來找我前室友的,剛剛聽說來找我拿報告,結果沒碰到,我只好辛苦的出來勞動找人一下。」嚴司指指旁邊的公文袋,「是說老大你有去過宣導嗎?」   「宣導什麼?」虞夏接過對方遞來的卡紙,嘖了聲:「以前有。」算是公差的一種,以前有去過幫學生做宣導教育。   「去過防身術教育。」   看到後面跟著來的人,玖深連忙站起來幫忙去拉椅子過來一起坐。   「第一次去的時候,當時還年輕不懂事,跟夏拆招給女學生看。」虞佟微笑,然後尷尬的咳了聲:「結果不小心真的對起來,學校教官還請我們放慢速度。」正確的說,當時教官是請他們放慢五倍速,後來有經驗就會拿捏示範了。   「然後有收到情書嗎!」嚴司也跟著很嚴肅的詢問,武功高強的雙胞胎組合很容易有女學生開小花的!   虞夏直接給他一記拳頭。   「不過每年都有做宣導,還是每年都會發生啊,遭竊先不說,詐騙的還是滿多。」玖深嚼著已經開始變涼的麵條說到:「現在很多個資外流會被拿來犯案的,真的不能不小心,很多被騙當人頭戶的還要跑法院跑不停,超麻煩。」   「之前拍賣詐騙不說,最近也有簡訊詐騙,像是不小心把認證碼傳到你的手機裡了,拜託幫他弄一下認證什麼的,不注意真的很危險,最好還是要留神一下有怪電話先報請附近員警處理會比較好一點。」跑案子時候也聽了不少同仁在聊,虞佟笑了笑,「這年頭騙人的總是很多呢。」   「而且又都判不重,煩死了,什麼時候才要改重一點。」虞夏也經手過幾件,有時候真的很想去掐那些詐騙人士。   「以前是人不貪就不容易被騙,現在是人太好心也會被騙,吃不消啊。」咬著泡芙,阿柳聳聳肩,也難怪同仁們總是宣導個不停,「只能自己多生個心眼小心了。」   「沒錯。」玖深也深感同意。       「你們一群人在這裡做什麼?」   來拿資料的黎子泓路過休息室,正好看見難得裡面塞滿人,整個熱鬧,連剛剛要去找的某法醫也在裡面。   嚴司揚揚手上的宣導單,「暢談國家教育發展之問題。」   「什麼跟什麼……?」只看到那張紙上寫著預防宣導,黎子泓皺起眉。   「總之就是午茶時間的閒聊,大檢察官偶爾沒事也可以來喝一下茶嘛。」嚴司無視一群人丟給他白眼,很輕鬆自在的說著。   「晚一點吧,我找玖深有事情。」接過某法醫給的公文袋,黎子泓比較急著想知道另外一項結果。   「我好了,現在就來。」連忙把湯喝掉,玖深咬著泡芙跑出去。   「對了,我剛剛看見阿因和小聿在外面停車。」正要跟出去的黎子泓才想到進來時看見的畫面,順便就告訴兩個也正好在這邊的員警。   虞夏跟虞佟疑惑的對看了一眼。   「被圍毆的同學又有啥有趣的事情呢?」雖然很想跟著去看熱鬧,不過在他家前室友警告的眼神下,嚴司也只好摸摸鼻子,打算喝完茶回自己上班地點去。   「我去幫玖深好了,反正今天也都回來了。」本來就是想拿個點心探班,不過看黎子泓好像很急,阿柳乾脆也收拾一下去拿自己的工作衣了。   很快的,休息室裡的人就散光,只留下桌面上的宣導。       「阿因不知道又要幹什麼。」   早就警告過那小子不要隨便來警局,虞夏鬆著關節,打算沒個交代就先給他一拳。   「不曉得。」無奈的笑了笑,虞佟也不曉得為什麼兩個小孩會專程跑到局裡。   走回所屬的樓層後,遠遠的他們就看見虞因和認識的員警正在談笑,一邊的聿也乖乖的站著聽別人說話。   虞夏兩人一走進之後,虞因就有點緊張的靠上來,「大爸、二爸,你們可不可以幫忙注意一下今天飛車搶劫案?」   「什麼?」虞夏皺起眉。   「你被搶了嗎?」虞佟立刻查看兩個小孩,似乎沒什麼損傷才鬆了口氣。   「沒、不是,我沒被搶啦……不是我啦!」看到虞夏高高舉起的拳頭,虞因連忙捂頭否認,「剛剛在路上看到有個女孩子被搶啦!」   「那有什麼問題嗎?」這下子換虞夏不解了,被搶就會有人負責幫忙追查,怎麼會突然來找他們?   虞因咳了聲:「那個……被搶的包包裡……有阿飄他家。」他也是當場看到阿飄纏上搶匪,就這樣跟著搶匪一路消失了才驚覺有什麼不能搶的東西在裡面。   「什麼阿飄他家?」   「……那個女生阿嬤的骨灰罈。」   「……」   虞夏和虞佟沉默了。   「被搶的失主說她阿嬤生前最討厭小偷了,以前還拿過菜刀要砍小偷……總之我看到阿飄掐著搶匪脖子消失在馬路那一頭這樣。」虞因只好很認真的說:「不快點找到那個搶匪,不知道會發生啥事……」搶匪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誰管他!就讓他被抓交替就好了!」虞夏直接爆。   「嗯……反正七月也快到了,只好默默的祝那位搶匪先生損陰德的事少做囉。」虞佟似笑非笑的說到。   「欸,何必這樣——」好歹也幫忙苦主找回包包和骨灰罈吧!   還有七月還很久吧!   「不管啦!管他去死!」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