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341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0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幕後茶會.1

  
主持人B:大家好久不見,我是你們都認識的B,又到了訪談時間。各位大哥大姊,下次提問時候麻煩不要提出主持人會被打死的問題好嗎……很可怕的……
(蹲角落)
 
主持人D:大哥打起精神!你OK的!不OK會變成我們下面遭殃,請一定要撐過去啊!
 
主持人B:你的實話是後面那段吧……總之,我是訪談主持人B,外景主持人C在經過漫長的精神療傷 時間後也歸隊了,請大家要愛護主持人。
 
喵喵:沒關係的,醫療班可以處理!
 
主持人B:那請麻煩先復活A!
 
喵喵:可是A是自主式裝死耶,他說他絕對不會再出山,就算把B吊起來掛在牆上也不會影響今生的決定。
 
主持人B:我們開始茶會吧……
 
  
  
地點:左商店街‧貝吉的茶店
 
出席名單:學長、夏碎、喵喵、褚冥漾、西瑞、千冬歲、九瀾、伊多、雅多、雷多
 
  
 
請問學長對喵喵的看法?
 
喵喵: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啊,喵喵逃走了,那麼冰炎殿下的看法是?
 
學長:米可蕥是很能幹的醫療班。
 
B:呃、沒有別的嗎?
 
學長:什麼別的?
 
B:你沒感覺到喵喵喜……嗚噗……(被夕飛爪一捅爆血)
 
喵喵:沒、什麼都沒有!喵喵最喜歡大家了!不管是學長還是漾漾還是千冬歲還是萊恩都很喜歡喜歡——
 
學長:主持人快死了。
 
(喵喵緊急治療中)
  
   
  
請問學長聽見漾漾的內心想法是怎樣的形式?
 
學長:你要不要先去把血衣換掉啊。
 
B:我覺得好像還會再噴血……先穿著好了。總之應該是想問你具體聽見的是聲音,或是影像、文字類吧?
 
學長:心聲,類似講話的聲音。
 
B:嗚啊,那一定超吵的!
 
學長:沒錯(青筋)
 
漾漾:就說不要偷聽啊……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
 
學長:你意見很大嗎?
 
漾漾:對不起,請假裝什麼都沒聽到(馬上縮到沙發後)
 
B:那不會容易偏頭痛嗎?
 
學長:你很想知道嗎!
 
B:對、對不起,接著下一題。
 
  
  
西瑞的頭髮小時候是正常的嗎?染燙之前應該是很一般的髮色和髮型吧。
 
B:這個信是五彩顏色!
 
西瑞:哈!本大爺的頭毛從出生開始就是這樣子!
 
漾漾:騙人的吧。
 
喵喵:騙人的。
 
千冬歲:絕對是騙人的。
 
雷多:這真是藝術啊,太棒了!
 
西瑞:你們這些渾蛋想打架嗎!
 
千冬歲:哼,有本事打輸就剃光頭!
 
西瑞:哈,本大爺行走江湖從不打輸!你個四眼仔,等著本大爺剃了你!大爺我一定會幫你剃成高速公路!
 
雷多:怎麼可以朝這種藝術品動手!太暴殄天物了!
 
漾漾:你們可以冷靜一點嗎……
 
  
  
那麼,西瑞的頭髮是怎麼做出來或維持的呢?
 
西瑞:本大爺出生就是這樣了……不過如果你真的想知道,贏過本大爺就告訴你!
  
 
  
幫忙問一下,西瑞喜歡吃什麼?
 
西瑞:大爺什麼都吃,不過有肉最好!
 
B:沒有特別討厭的食物嗎?
 
西瑞:……
 
B:真的沒有嗎!
 
西瑞:煩死了,宰了你!
 
喵喵:禁止打架!要打架出去喔!
 
B:……(剛剛不就是差點被妳打死的嗎)
 
九瀾:西瑞小弟討厭我特別請他吃的東西啦(陰森笑)
 
漾漾:說起來,西瑞垃圾食物吃很多。
 
西瑞:哼,對本大爺來說,食物就是食物!
 
千冬歲:反正營養的東西就算吃再多他也不會變得比較正常。
 
西瑞:本大爺就打到你不正常!
 
B:快、快進行下一題!
 
   
   
請問學長對主角褚冥漾的第一印象是如何?
 
學長:……
 
漾漾:學長你那個沒表情的表情真的有夠可怕的……
 
學長:不然你希望我有什麼表情?嗯?
 
漾漾:對不起你還是維持這樣好了。
 
  
  
漾漾老是喊著要跟醫療班買藥,後來到底有沒有買到?
 
漾漾:當我聽到藥物的保存方式之後,我就決定改天再買了。
 
B:方式很可怕嗎?
 
漾漾:不可怕,但是超出我現在的能力範圍……只能說神藥果然不一樣。
 
B:喵喵可以介紹一下保存方式嗎?
 
喵喵:很簡單喔,以基本的隨身傷藥來介紹,這是混合精靈族特調的藥物,藥效快、不過也很容易揮發,使用後一定要用特別術法封緊水晶瓶蓋,用冰術維持適合溫度,不然很容易●●●●●●。
 
B:果然有傷還是找醫療班報到比較好。
 
漾漾:對吧!
 
  
  
那麼順便幫編輯問一下好了,夏碎是用哪種洗髮乳和護髮用品呢?
 
夏碎:這個……(微笑)
 
小亭:(舉手)小亭知道!主人什麼乳都沒用!
 
B:不是用洗髮精嗎?
 
漾漾:學長也沒用洗髮精嗎?那我在浴室看到的罐子是什麼?
 
學長:哼。
 
夏碎:那是一種樹的果實汁液,磨碎之後可洗沐用。
 
B:天然洗髮。
 
小亭:可以吃的喔!是果汁!甜甜的!
 
夏碎:(難怪覺得最近清潔物品有減少啊……)
 
  
 
大家覺得美術如何呢?
 
B:這是畫者問的,附帶一提,他說回答不好就毀容。
 
眾人:很好!
 
  
B:這時候口徑很一致……西瑞好像有話要說?
 
西瑞:本大爺覺得太樸素了!
 
漾漾:咳……咳咳(被水嗆到)
 
西瑞:你不覺得很樸素嗎?柱子要閃一點、牆上要裝飾一點,本大爺覺得屋子缺太多東西了,你們真該看看本大爺的房子,要龍有龍!要氣勢有氣勢!喂喂漾你幹嘛捂本大爺嘴巴——
 
B:總之大家的回答是很好。
 
  
  
***
 
  
  
主持人B:以上是信箱來的問題,那麼接下來我們來稍微聊一下本集吧,請C準備一下棚外走動。
 
  
  
應該滿多人好奇的,雅多和雷多在守夜時候,怎麼會突然想做起果醬呢?
 
雅多:因為他無聊。
 
雷多:因為我無聊……所以想說到處走走,於是發現有個神祕的房間,就跟雅多說一起下去探險吧!
 
B:結果被拒絕嗎?
 
雷多:是啊,雅多說他要認真守夜,所以我只好自己下去了,結果是個大儲藏室,用術法隔離不讓水淹上來的,還可以利用淹水的降溫來調節保存,裡面發現了橘子!
 
雅多:……
 
雷多:然後我很高興的在下面雕花橘子,這真是自然的藝術品啊,興沖沖的跑上去拿給雅多看,他竟然把橘子捏爆!
 
雅多:我並不認為刺蝟橘子是藝術品。
 
雷多:後來就省略,總之因為橘子爆了,伊多看到一定會問,我們就決定乾脆把它滅屍掉。
 
伊多:我不會問橘子呢,我只想知道省略的那部分(微笑)
 
雷多:總、總之,就是這樣煮的果醬。
 
B:所以那個果醬是爆橘果醬嗎……
 
漾漾: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一點都不感慨自己沒用了。
 
  
  
那麼夏碎和伊多怎麼會想做麵包?
 
伊多:清晨醒來時候,正好夏碎先生也醒了,所以邀請他一起幫大家製作早餐。
 
小亭:然後小亭看到好多果醬!想喝掉!主人說果醬是大家要配東西吃的,所以不能喝。
 
夏碎:和伊多思考了一下,看見了麵粉備量很足,就這樣動手了。
 
小亭:小亭有幫忙喔!揉了很多很多的麵團!
 
伊多:所以就這樣超過早餐的份量了,繼續做起了備食。
 
B:這是什麼型男主廚們的閃光早晨啊……
 
小亭:那是什麼?主廚能吃嗎?
 
B:那是說妳主人跟伊多很帥,還很會做飯的意思。
  
  
  
對了,伊多和夏碎的好手藝是怎麼來的?
 
伊多:我必須防止有人想加害雅多和雷多的可能性,能自己動手便儘量自己做。
 
雷多:哼哼,現在我們也長大了,敢暗算我們的就等死吧。
 
雅多:(點頭)
 
伊多:現在我必須防止加害者被加害,所以還是儘量自己動手。不過在雅多和雷多懂事之後也會幫忙,現在大多時候他們會搶著做,讓我輕鬆很多。
 
B:夏碎呢?
 
夏碎:家族學習,但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冰炎。
 
漾漾:咦?學長?
 
夏碎:冰炎是只要有水喝就可以長期執行任務的人,我必須自求多福。
 
學長:……
 
漾漾:(啊啊,好熟悉的獅子踹小孩相處方式……對不起學長我閉腦了!)
 
  
  
啊,主角好像有話想問。
 
漾漾:雖然我覺得伊多和夏碎學長應該是領導系,但是大家好像也都很聽話?
 
千冬歲:當、當然,因……因為、因為是……因為是……
 
雷多:當然聽啊,伊多是大哥,我們會跟他在一起。
 
雅多:是的。
 
漾漾:(……所、所以不是領導關係,而是哥哥的關係嗎!)
 
學長:嗤。
 
  
  
安地爾那時候警告蟲骨不可以對褚動手,但是在蟲骨撞破水破才出手阻止是為什麼?
 
C:請……請發言……
 
安地爾:我該稱讚你們主持人敢出現嗎?好吧,為了獎賞你的勇氣,我可以告訴你。
 
C:嗯嗯!
 
安地爾:首先,蟲骨的死活與我無關。再來,那麼小的泡他都能一頭撞進去,我當然是笑夠了才出手。
 
C:……
 
 
蟲骨:尼馬的安地爾————————
 
 
   
(棚內)
 
漾漾:難怪我那時候就覺得變臉人好像有慢了點,原來是在旁邊看笑話嗎……
 
B:面無表情的內心笑也真可怕。
 
  
  
水妖精的靈山聖地是真的可以烤肉用嗎?
 
B:難道族內沒人抗議嗎?一般聖地應該是不能這樣吧?
 
雷多:可以啊,我跟雅多以前也有烤過。
 
漾漾:但是你們沒有烤到火燒山吧……
 
雷多:安啦,反正聖地禁止他人踏進,當然也沒人知道,要放火還是放雷都不會有人干涉,很方便的!
 
漾漾:是、是這樣嗎……
 
伊多:請放心,我們有做好淨化氣流的術法,冰炎殿下也有協助設置,對聖地不會有任何汙染影響。
 
漾漾:不,我的問題點不是這樣。
 
學長:煩死了,囉嗦!
 
  
  
黑柳嶺一戰發生了什麼事?
 
C:我們請菲西兒和登麗代表回答吧。
 
菲西兒:這個嘛……請大家期待未來的特輯喔,會有我和登麗活躍的故事!
 
C:敬請期待
 
 
  
七陵對於得到第一名有什麼感想?
 
韋天:無感。
 
C:拜託想一點。
 
韋天:生於天之下、土之上,終將歸於歷史之流。所擁有之物非我永恆之物,既存在也不存在,有即是無,是我也非我,所以無感。
 
C:我有點聽不懂耶……
 
韋天:天命之道,不強求。
  
 
  
Atlantis另外一隊對於沒拿到第一名會感到惋惜嗎?
 
蘭德爾:沒啥好惋惜啊,贏就贏,輸就輸,比賽本來就這樣,何況七陵的強是貨真價實。
 
庚:我本來就無所謂呀,增廣各校見聞很有趣。
 
C:喔喔,那萊恩……萊恩不見了!
 
  
(棚內)
 
B:千冬歲呢?
 
千冬歲:雖然覺得很可惜,不過那種狀況下輸得心服口服。
 
漾漾:不過看到千冬歲參賽真的很驚訝。
 
喵喵:我們看到漾漾參賽也很驚訝喔!超驚訝!
 
漾漾:我自己都覺得見鬼了……
 
喵喵:班導還偷偷跟歐蘿妲打賭說你會一路躺屍到比賽結束喔!
 
漾漾:他乾脆輸到脫褲算了!
 
  
  
***
 
  
  
主持人B:那麼這次的茶會閒談大致上就這樣結束了。
 
學長:所以你可以去換掉血衣了。
 
B:是啊……
 
漾漾:主持人辛苦了。
 
喵喵:貝吉的點心好好吃,下次茶會喵喵也可以推薦別的店家喔!
 
雅多:我們該回去了,伊多需要休息。
 
B:啊啊請大家稍微等一下,既然是茶會重開,所以這邊有跟作者拗到禮物。
 
學長:信不是沒很多嗎?
 
B:不過有拗到禮物啊嘿嘿嘿嘿,來來來,請大家先把信交出來,放在這邊的箱子裡,那請誰幫忙抽一位?
 
小亭:抽出來的人可以吃掉嗎?
 
漾漾:抽出來只有信,沒有人,不要吃人啊!妳想對讀者幹嘛啊!
 
西瑞:呼哈哈哈,這種事情當然要本大爺來當神之手!
 
千冬歲:漾漾你抽吧。
 
西瑞:你個四眼雞仔又想妨礙本大爺嗎!
 
漾漾:呃,學長你請吧……(我怕抽到的人會連帶倒楣)咦!學長呢!
 
夏碎:剛剛離開了。
 
漾漾:學長你竟然跑了!
 
B:誰都好快點抽一位吧……
 
西瑞:當然是本大爺!
 
雅多:回去吧,伊多需要休息。
 
雷多:走吧,不過看人家搶箱子還滿好玩的。
 
伊多:(微笑)
 
  
哇啊啊啊啊———
 
  
漾漾:你們何必把箱子爆掉。
 
千冬歲:不管如何,絕對不可能給不良少年抽!
 
西瑞:本大爺打死你個四眼田雞!
 
B:誰都好,快點結束吧……
 
九瀾:拿去(撿起信件遞過去)
 
B:感謝!
 
  
本次茶會在當期所有來信中抽出一名,致贈新版第五集作者簽名書一本。
 
得獎名單:夜燐
 
新書出版同時寄出。
   
主持人B:以上,茶會結束,感謝大家的參與,咱們下次再見(說完立刻瞬間逃逸)
  
  
<END>
  

 
 
 
 
 
>>
想要給我們寄信嗎?請看這邊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