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案簿錄】掙扎、第一話

  ***     他聽見細微的聲音。   低低的,無法分辨。     猛一回神時,虞因才發現自己在課堂上發呆有一下子了,這堂課的教授很鬆,大概是以製作作品為主,所以就算旁邊的阿關已經睡到都打呼了,也沒有被打醒。   「欸欸,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唱歌吃飯?」坐在一邊的李臨玥大概也是無聊了,低聲地開始找他聊兩句,手上正在折鐵線的動作倒是沒停,「新男朋友請客喔,還有很多漂亮妹妹,好事才找你。」   「免了,下課之後有事。」毫不猶豫就拒絕友人的免錢邀約,虞因瞄了眼時間,幾乎是在同時響起了下課鐘。   「嘖,幫你介紹點女朋友,你才不會都跑去做傻事啦。」看著教授離開教室,李臨玥也乾脆把手工丟到一邊了,笑嘻嘻地搭上朋友的肩膀,「阿因大哥哥,這次這個妹妹很居家喔,三圍美好、喜歡下廚、閱讀,還是大家庭的姊姊,很喜歡小孩子。」   「妳該不會也跟對方說我喜歡小孩子、家裡幾口人之類的吧。」語氣平板的盯著對方,虞因撥開肩膀上那隻手。   「這個嘛……當然沒有,你是蘿莉控的事情我也沒講……」   「誰是蘿莉控!」青筋直接爆出來,虞因突然很想朝惡友的脖子掐下去。   「唉呦,沒說啦,放心我很保護朋友的。」義氣地拍拍友人的肩膀,李臨玥完全無視白眼,一付她很義氣的表情拍拍胸口,「總之,真的是個很好的女孩子,其實她也不跑趴跟聯誼,這次是我的好姊妹硬拉著她才有這個機會的。」   看著眼前的死黨,虞因真的不知道該不該破戒打女人,「如果是好女孩,拜託不要把人家拉進這種窘況,妳最近是想當媒婆還是心動一百啊,不要亂玩。」他就算想要女朋友也不想要這樣被人壓著湊對啊!   聳聳肩,李臨玥笑了笑,「算了,你今天有事就改天吧,我第一眼看到時候覺得這個女生真的很適合你啦,有機會的話再見面看看吧。」她可是本人鑑定過掛保證的,好對象才會推薦給最近一直自閉沒交誼的某傢伙。   「……我還以為某人要把我當備用老爸。」   「唉呀,雖然是想著備而不用,不過在當老爸之前,多交幾個女朋友體驗一下青春人生也不壞啊,不然一眨眼青春年華就過了,以後老了想混都沒體力。」   「少扯了,總之別亂搞。」還想混沒體力咧,沒好氣的再度警告對方不要亂來,虞因也不知道第幾次後悔自己誤交損友。   「再說啦。」   揹著包包離開教室,虞因看了手錶,下一堂沒有排課,所以中間空堂可以先去圖書館打一些作業報告起來。   今天聿去幫嚴司打包搬家,所以他得趕快上完最後堂課趕過去幫忙,順便載聿去吃晚餐。   最近大爸二爸的工作依舊很忙,早上虞佟出門前還特別交代他們幫忙完嚴司後就盡快回家,不要在外面逗留太久,好像是飆車族問題有點嚴重,所以他家大爸跟幾個單位一起去支援交通組了。   話說回來,虞因有看過那個新房子,不久前某渾蛋法醫之前硬是拉著他去鑑定什麼陽宅會不會變陰宅之類的,所以他大概是第一個到嚴司新家的人。   不得不說,渾蛋果然還是有上天眷顧的,那房子真是好到讓人忌妒。   咬著糖果轉進另外一棟校舍,遠遠的虞因就看見走廊另一端有認識的人,但是對方的狀態似乎不方便上前去打招呼。   站在盡頭的一太旁邊有兩三個女同學拉著他在講話。   因為有點距離,所以虞因也沒聽見他們在講什麼,就是覺得那三個女生好像有些激動。   「呦,你站在這裡幹嘛?」   背脊猛然被人一拍,回頭才看見是阿方,大概是剛打完球,渾身是汗,「沒課嗎?」   「喔,正要去圖書館。」指指一太的方向,虞因聳聳肩,「本來想說要不要打個招呼。」 阿方跟著看過去,「那個好像是資管系的……不過平常好像是四個人,今天怎麼少一個?」   「很有名嗎?」抓抓臉,虞因覺得自己好像都沒聽過,明明那個死阿關沒事就會在旁邊唸說哪一系有馬子可以聯誼的。   「你大概是臨玥那個校花看久了,所以對一般漂亮的女同學比較沒注意吧。」似笑非笑的說著,阿方搭著他的肩,往圖書館的方向轉,離開了走廊的位置,「資管系一年級有名的四美女,很多男同學追,不過都有男朋友了,今天少掉那個是四人中最漂亮,她男朋友是小海店裡的小弟。」   「你大概是因為小海的小弟才知道有那四個女生吧。」虞因有點好笑的回應。依照阿方的個性,說不定他對籃球的興趣大於女性,從以前認識到現在都沒看過他身邊有女友什麼的,倒是偶爾會有追求者在附近繞,過陣子又會消失。   「也算是。」搭著人走到圖書館前,阿方才放開手,「對了,你爸爸他們最近會不會很忙?」   「一直都沒閒過啊,怎麼了?」有點意外阿方會突然提到他家大人,虞因反射性的就挑起眉,「該不會又有什麼鬥毆、死人之類的事情吧?」   「倒是沒有。」頓了頓,思索了幾秒後阿方才開口:「算了,也沒什麼問題。總之你自己也小心點吧,最近受傷似乎也太頻繁了,這樣不太好。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盡管開口,別什麼都想自己一個人擔,某些事情我們也都可以幫得上忙。」   有頻繁到每個人都要這樣提醒他嗎……   虞因抓抓頭,有點尷尬,「謝啦。」   「那就先這樣啦,改天有空一起打球,拜。」拍了對方一下,阿方爽朗的笑了笑,轉頭就離開了。   呼了口氣,虞因抹抹臉,最近真的混得太兇了,雖然不是他願意的,不過還是努力先跟上學校的進度吧,否則被延畢就太淒慘了……先不說學業慘,光是他家二爸那關就會無敵慘,會變成怎樣都不敢想像。   正想轉頭走進圖書館時,一連串貓叫聲突然傳來。   回過頭,虞因就看見圖書館側邊有幾隻野貓,大概是貓在打架。不過遠遠看見有隻滿顯眼的白毛灰黑條紋,和旁邊的野貓不太一樣,看起來應該是有人養,有項圈、毛皮也很乾淨,最微妙的是一隻貓槓周邊三四隻野貓,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看起來貓群好像很不友善,虞因直接出聲驅逐了整群的野貓,那隻貓也跟著一哄而散了。   大概是附近的學生養的吧。   聳聳肩,他踏入圖書館。     ***     新聞快報,飆車族再現蹤,警方加強夜間……     「差不多了,這箱幫你放書櫃應該可以吧?」   「好,謝了。」   按掉了新聞廣播,嚴司用力的呼口氣,打量著整理得差不多的新房子。   在蘇彰的事情過了之後,原本他是沒打算搬家的,但是在虞夏提議之後,他身邊的親朋好友、包括他工作室的學弟學長學姊們都一致散發出「不搬家可能馬上會死掉」的氣魄逼他快點換地方,連清潔的歐巴桑路過都會問他搬家沒,經歷了幾星期的精神攻擊之後,嚴司只好摸摸鼻子順應眾人心願……也不能說順應,他有種如果沒有照做好像會出什麼意外的感覺,所以還是難得聽一次大家的話好了。   也不知道是算巧還不巧,剛好他在無聊開車亂轉時又看見順眼的小房子,詢問之下條件跟租金都不錯,而且離工作地點還頗近,叫了虞因來確定房子沒問題後,他也就很爽快的開始搬家大業了。   「不過這房子還真的很不錯耶,沒想到還租得到這種屋子。」一邊從箱子裡拿出書籍放進書櫃,楊德丞一邊環顧著四周,真心覺得真的是個好地方,「拿來開餐廳應該很有味道。」   這是幢日式小屋。   剛看見時候楊德丞也有點驚訝,完全沒想到嚴司會去找到這種幾乎只剩下造景餐廳或是什麼觀光景點才會出現的建築物,只有一樓的高度,三房一廳還附有很漂亮的造景小庭院。  雖然說是日式,不過也不是那種完全傳統日式,是後來有改建加固過的屋子。   房東是一個五十多歲、看起來很福泰的大叔,就住在小屋隔壁的豪華別墅裡面。   聽說這棟小屋是房東父母以前住的地方,比較早期阿公阿嬤的年代還有受日本教育,房子原本是傳統日式建築,擔任教師的阿公就住在這邊。後來年代變遷,房子也跟著幾次修建,附近相似的屋子也都拆光光、只剩這裡,輪到父母手上之後也對小屋愛護有加,特別愛惜庭院造景。   後來房東長大經商賺了很大一筆,就在隔壁蓋了大別墅,把父母請過去住,但是捨不得這個小屋,就閑置下來了,放了好幾年當蚊子館,平常長輩們還是天天會打理庭院和清潔房子,房東也都定期花錢維修更新,所以看起來非常的漂亮乾淨。   嚴司之前看到時候也是研究了半天,確定房子應該是沒人住,但是又有人打理,好奇之下去問,才問到空房子這件事情。   可能是和房東一家滿投緣的,聊了兩天之後人家也爽快的把小屋租給他,說是有點人在裡面走動增加人氣對房子也好;而且因為房東也不缺這筆錢,租金異常的便宜,兩個條件就是讓老人家一樣每天都去照顧小庭院,還有不准破壞房子任何一處。   對在家只有睡覺的嚴司來說還蠻容易的,就這樣拍定了。   大概是第一次把小屋租給別人,房東還興致勃勃的幫他把一些陳舊的衛浴設備都換了,也聽過之前他被殺的事情,還好心的多架了兩台監視器,說他家外面也有專用保全架了十幾台,多他這兩台沒差。   「有時候某些人的運氣就是好到天怒人怨啊。」大致上告一段落,拿著點心走出來坐在走廊上,楊德丞發出了感慨。這種好事他怎麼就遇不到……   坐在一邊的聿跟著點頭,順手接過對方遞來的甜品。   「喂喂喂,起碼好運是我自己爭取來的好不好。」直接在旁邊一屁股坐下,嚴司嘖了聲:「要是你們看到,絕對會直接路過而已,連問都不會去問。」人生就是這樣,沒去開創哪會得到什麼有趣的東西。   「……老大,人家房子外面也沒有貼招租,看起來也好像有人住,誰會大宇宙意識發作突然跑去問這個是不是空房子。」忌妒加羨慕的楊德丞沒好氣的瞪了隔壁傢伙一眼,深深認為老天就是不公平,竟然如此眷顧這人見人想揍的渾蛋。   這種日式風味的房子感覺就是不一樣,待著就給人沉靜感覺,骨頭都懶惰起來了。   「其實會租給我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啦。」嚴司看著旁邊妒恨的傢伙,笑了一下,若有所思的開口:「……算了,我想關係不是很大。」   「不過說起來,雖然有加裝監視器,但是房子本身也沒特別安裝鐵窗什麼的,圍牆也不算太高,會不會很危險。」再度回歸正經,來幫忙時候就把房子整個看過一圈,楊德丞對於安全性感到有點憂慮,「大樓那種有警衛的地方都被闖了,這裡其實很不安全。」如果不是嚴司堅持要搬這裡,他們本來還要勸說他再換個地方。   結果這個混蛋居然說什麼天命不可違,既然老天給了房子就要在這邊定居,不然可能會有不可預期的各式各樣災難還會順便牽連別人一起下水下海下刀山之類的等等……於是就沒人想勸他了。   正確地說,大家心裡八成就只剩下「管他去死」這個選項了。   「這個你放心,隔壁聽說有私人警衛和保全,巡查時候也會連這邊一起走一圈。」嚴司抓抓臉,就知道他們這些擔心過多的人一定會強調什麼安不安全的問題,所以租下來前他還特地抓虞因來幫忙看看,連另外一種安全都先確定過了,「而且好像前兩年常常被飆車族砸玻璃,房東一個奇濛子不爽就把玻璃都換成強化玻璃,還蠻穩的其實。」   「你的房東真的很有錢耶。」楊德丞轉頭看向旁邊的豪華別墅,起碼比小屋大了好幾倍,還是五層樓,擁有個巨大花園。   「喔,是啊,好像投資很多電子股跟醫療商品,也有炒地皮蓋大樓,很肥的那種。」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小屋有特殊意義,大概早就被房東鏟掉了吧,嚴司有這種感覺。   無言了一下,楊德丞收回視線,「對了,你假放到哪時候?」之所以會挑今天搬家,是因為隔壁這傢伙好像換到不短的假期,剛好可以一次把所有該做的事情都做完。   「下禮拜的這時候。」   他還有得玩呢。     ***     一如往常的工作。   週二的下午,地方轄區通報有屍體,於是出去了幾個人做蒐證,是很尋常的業務。   阿柳瞄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應該回來了。   這起案件是發生在今天的早晨,一名練跑的運動者先發現了,如果不是因為他今天臨時想要換新路線,或許更久還不會有人知道。   地點是在山邊小路側斜坡道,長滿了樹與雜草,雙向通道平常不多人使用,位置也滿偏僻。   一開始,他以為只是沒有公德心的民眾亂丟大型垃圾,畢竟這種狀況隨處可見,廢棄物什麼的不好好處理,趁著夜半或四下無人時隨意丟棄並不是罕見的事情。   但是很快他就注意到不對,靠近一看之後,即使膽大的他都不免大叫了出來。   那是一具屍體,穿著灰色上班族套裝的女性,沒有任何可證明身分的物件,屍體呈現半腐爛的狀態,一看就知道已經死亡了有些時間。   所以一大早虞夏就接到召喚,直接從家裡出發,而正要回家的玖深也被點名,一臉哀傷的跟著幾個同僚出去了。   會直接指名要他們過去是有原因的。   「回來了,累死人。」   正短暫思考今天案子的阿柳一抬頭,就看見玖深拖著腳步走進門,活像行屍一樣慢慢的走進來,「現場如何?」   「很多很多的垃圾……」玖深苦著張臉說著:「幾乎都是廢棄垃圾,超多的,找半天沒有找到什麼、那裡不是第一現場,不過也是有收一些回來,還有一些人留在那邊擴大搜尋。 我等等要去梧桐那邊拿死者的衣物回來檢驗……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喜歡亂丟垃圾,把垃圾好好處理完有那麼難嗎。」   他們到達時,現場已經拉起封鎖線了,當然媒體也已經在那邊等候。   當然也沒必要去打招呼啊做交誼什麼的,玖深很認命的就是戴上帽子手套開始處理,很快的他們就發現了現場雖然垃圾很多,但是並不是第一現場,是很典型的棄屍現場。   初步從屍體上的蠅蟲和腐敗的樣子來判斷,大概死了十天有,加上有被動物啃咬過與該地區似乎下過雨,屍體狀況並不是很好,整個現場彌漫著垃圾的惡臭和腐爛的氣味。   「所以真的是嗎?」接過友人的相機,阿柳打開電源看裡面的現場照片。   「還不能確定,不過老大他們的臉色都很難看。」嘖了聲,玖深比比後頸,「一樣,兩刀。」   翻到屍體近攝,阿柳看見的是熟悉的刀傷,後頸一刀、橫切一刀,雖然已經爛得很嚴重,但是還是很明顯,這就是轄區緊急通報他們的原因。   「黎檢說阿司還在放假搬家,所以轉給梧桐,還叫梧桐不要讓阿司攪和進來。」用力的拉了拉筋骨,玖深苦著張臉,「怕對方又找上阿司或阿因……我看是最怕阿司又去挑釁吧。」   盯著傷口旁邊的尺標,阿柳皺起眉,「你覺得是本人嗎?」   「不曉得耶,總覺得有點怪怪,反正很快就會知道了。」接過友人遞還的相機,玖深苦命的思考著到底要先衝去睡兩個小時還是先工作……但是他昨天已經開夜車了,等到發現時自己已經一個人在實驗室裡面蹲了整個晚上,然後又出勤,有種快要翹辮子的感覺。抹把臉,想想還是先整理一下帶回來的東西好了。   「對了,老大還好吧?」   「唔……今天看起來是還好啦。」抓抓臉,玖深嘖了聲:「是沒有什麼不對,但是壓力應該也滿大的。」   最近,虞夏被督察室的人盯上了。   之前大家都有默契無視虞夏多年來兇殘的行徑,在無數次胃痛之後連局長也都摸鼻子扛了,督察室的人也一樣。不過最近調換過來個新人員,聽說之前舊單位出了問題,靠關係轉來這邊避風頭,來之後老是看虞夏不順眼。   對此,身為兄長的虞佟只淡淡地說,如果這樣可以讓自家兄弟收斂點就好了,但是他比較怕他兄弟去打長輩,要大家幫忙看著點。    唯一慶幸的是對方負責的是督察室的行政事務,所以接觸的機率比較不大。   「老大應該不至於去揍快退休的人吧。」不抱著希望冷笑了下,阿柳只覺得還好他們身在鑑識單位,不過也可惜看不到有人打督察員。   「不……不會吧。」   應該不會。   玖深有點開始為那個督察員祈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