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34112

    累積人氣

  • 352

    今日人氣

    270

    追蹤人氣

【兔俠】第一章 序+第一話

  「芙西」隸屬於第三星區的商業集團所有,除了通訊與運輸之外,也負責運載某些高貴的人們,不管是聯盟的高權人士們,或是擁有各種影響力的高級富商,都是芙西航行的客人之一。為了讓這些政商們能夠更享受這趟高級旅程,船上也有各種讓人享樂的配備,如果每日下午就提供一次奢侈的點心和集會活動,讓這些人們能夠在甲板上邊享用高級料理與觀看海景,還不用受任何顛簸——芙西最有名的就是運行中幾乎感覺不到搖晃,是艘安靜無聲又高速的特級船。   穿著華美的幾名婦人們就坐在一旁給客人們設置的桌椅邊,搖著絹扇看顧著孩子們邊說笑著,大抵談的就是些都市中的娛樂與最流行的話題。   「話說回來,最近的海域似乎不太平,海盜團又有增多的趨勢,聯盟星區雖然加強了海上部隊,但是聽說幾天前又有船艦被襲擊了。」搖著火紅色的扇子,身分為某運輸富商的太太這樣說著:「聽我家男人的話,似乎又是同樣的海盜團,真是可怕。」   「是啊,像這種沒有遠程飛行器的年代真是不方便,聽說前世紀有所謂的飛行機組,像這樣星區與星區的距離,不用幾小時就能到達呢,哪需要這幾天的時間。」坐在一邊,前幾天才出現在新聞中的官夫人這樣應合著,「真希望聯盟快點通過重新啟用大型機組科技,這種麻煩的時代真是讓人受不了呢。」   「我很喜歡現在啊。」   軟軟稚嫩的聲音從旁邊傳過來,原本正在喝茶的婦女們轉過一邊,看見個金髮藍眼,皮膚白皙粉嫩到像個陶瓷洋娃娃的小孩笑嘻嘻的站在桌邊,大大的清澈藍色眼睛非常有活力的轉動著,讓幾個婦人直呼好可愛,更有人出手摸摸孩子的頭。   「藍色大大的海很漂亮,樹也很漂亮,還有鳥……我很喜歡現在喔,不會受不了。」露出讓所有女性融化的甜甜笑容,金髮的孩子偷偷摸走了桌上的一盤點心,說完話後就樂得跑去和其他的小孩分享了。   看著又玩在一起的孩子們,婦女群目光大多落在那個金髮的孩子身上,富商太太發出驚嘆的聲音:「真是可愛的孩子啊,不知道是誰家的小姐,如果我家的女兒也這麼可愛就好了。」   「是啊,真的很可愛啊。」幾個婦女也跟著應和著。   「說起來,她究竟是誰家的孩子呢?」   「剛剛有看見是位保母帶著的,應該也是哪位大人的孩子吧。」   「妳們有沒有覺得從剛剛開始,船好像……」   「船怎麼了?」   就在富商太太問了這句話同時,原本平靜的船身突然劇烈的搖晃了起來,帶著女性們尖叫聲同時傳來的是警報的聲音。   「海盜團來了——」   「請快點下去船艙避難!」   訓練有素的水手與小型僱用部隊在警報響起時已經衝上甲板,協助所有的大人小孩離開容易遭到攻擊的上層,接著各自站到自己的崗位上,像是經過幾千百次的鍛鍊般,一點紊亂  都沒有,很快的就已經排列好陣勢,等待攻擊者的到來。   就像陸地上會有強盜團,海上的海盜團也不在少數,如芙西這種載運滿商品的大型商船在強盜們的眼中就是最高等的肥羊,幾乎每次出航都會被盯上,所以在很早之前芙西的擁有者就已經培養好護船隊,有時候甚至不用等聯盟海上軍隊到達,就已經將搶奪者給收拾乾淨,甚至有時光用船速就足以甩掉海盜。   但是今天不一樣。   無聲無息出現的黑色掠奪船在晴朗的天空與海面下突兀到刺眼,幾乎沒有人知道這艘船是怎麼出現的,等到高處的遠望者發現時,他就已經在很靠近芙西的地方,而且還用不亞於芙西的高速追了上來。   「船上有高級的風或水能力者。」護船隊經驗豐富的隊長在發現黑船不正常的奇異速度後,立刻判斷出來。   他的判斷很快就被證實了。   高速衝來的黑船周圍有圈像是翅膀般展開的水霧,那圈不自然的水帶著黑船逼近了芙西,還未停下就已經轉變成水矛,連預告都沒有就進行第一波攻擊。   有的海盜就像沒舌頭講話,不給任何通告也不給被搶者任何選擇和生路,一靠近就是屠殺和搶奪,顯然黑船就是屬於這種。   「開啟防具,準備迎敵。」就和自己的手下們一樣鎮定,護船隊隊長揮出伴隨自己多年的長刀,沉著氣等待攻擊。   就算海盜們有大量能力者,但是芙西的擁有者也早就經過申請,在護船隊中放置不少同樣擁有能力的人們,否則怎可能和海盜抗衡這麼久。   「全體穩住。」    隊長相信,他們必定能像前幾次一樣,迎來勝利。       --------------------------------兔俠2013                   第一話  開始   十五年後  第七星區   他的信念與力量是來自於毀滅與死去的剎那。   這個世界充滿了罪惡的泥沼,在與白晝相對的黑夜之中,潛伏在任何人都看不見的地方展開了邪惡又醜陋的翅膀。   最深層的罪惡通常是深不可見的,即使他就在你面前,即使他就是那個擦肩而過,微笑的擦拭著眼鏡、看來如此和藹可親的老人,即使他就坐在你的桌前與你談笑生風;你卻完全無法看見,在表皮之後,揚起的黑色。   當你在意眼前的漣漪時,卻無法窺見黑水之下有多深沉。   唯有見過那些的人,才會懂得沉默,退居到同樣的黑暗之中,選擇自己最適合的抗衡。   即使力量不夠,即使無法比能夠還多。   他相信堅定的信念將讓自己繼續向前走。   手持懲罰之火,一點一滴的洗淨不為人所知的罪惡。       「出現了!」   「在第三街道住宅區,快點來人包圍!」   「啟動捕捉網!」   黑夜中,被宵禁的街道上傳來各種傳遞訊息的叫嚷聲響,與白日喧鬧街景完全相異的無光暗夜中幾十道身影快速移動,追捕著動作比他們還要更快速、如同鬼魅一般幾乎無法被儀器捉捕到的身影。   眨眼間,不似大人的嬌小身形避開了早就佈置好的陷阱機具,而且還囂張的稍停幾秒破壞了那些珍貴的系統連結,接著竄得更遠。   在下面追捕的人完全不明白為什麼眼前的逃跑者不用任何系統補助,永遠都跑在他們前面。   「夜魅放出沒!」   「夜魅已經出動了!」   帶著強速的風壓,削過追捕者們頭上的是巨大如同蝙蝠一般的形體,幾乎沒有引起任何聲響的速度快到眨眼間就追上了甩開他們的逃跑者。看到幾方人手動作這麼快,被丟在大後方的追捕者們露出高興的表情,終於能夠在今天抓到對方,對上司有交代了——   尖銳的嘯音驚動了後面的人們。   那是種非一般人能夠發出的超音波。   應該說,那並不是一種音量,是某種像是刮玻璃一般的波動,絕對稱不上是什麼舒服的聲音,光是在遠處的距離就可以感到雞皮疙瘩層層的冒出來,所有的肌肉和血管也像是被看不見的手緊緊扼住、跟著瞬間緊繃。   就在音波颳出同時,住宅區域猛地發出光亮,以他們為圓心,設在地面的照明燈同時被打開,瞬間光亮強度讓人眼睛也跟著刺痛起來,連帶著不管是追捕者、夜魅或是逃走者都照得一清二楚,宛如白晝一般清楚。   帶著夜視器具的追捕者們立即撤掉可能反傷眼睛的用具,快速的包夾在探照光中心點。   被稱做夜魅的是一隻比人還巨大的東西,擁有黑色大型的蝙蝠翅膀,在翅膀中間是像人類般的女性軀體,同樣的玲瓏有緻、面貌姣好,不同的是身體覆滿了黑色的細小鱗片,讓人感到怪異的鱗片就算有光照上去也不會折射反應,看上去還是黑暗一片,這讓她在夜間高速飛行時完全看不出來行蹤。   如果不看身體,那張蒼白的女性面孔卻是很美麗的,只可惜因為身體的關係,就算再怎樣媚惑人心,保有一點理智的人還是不太願意去接近這種異物。   然後在夜魅的面前,就是今天被追捕的逃亡者,在強光的燈下根本無所遁形。   即使是無人敢近的夜魅,看見自己剛剛追捕的東西也不免一愣。   比孩童還要大一些的圓胖身軀,身體目測大概一百多公分上下約有半人高,兩根長長的耳朵晃動著,紅通通的眼睛以及柔軟的白色絨毛。   最可惡的是脖子上還打了條超級可愛的紅色緞帶。   放在商店中一定是每個孩子都搶著要搶著抱搶劫父母開錢包的大白兔娃娃就站在夜魅的面前。   如果是平常她一定會大叫好可愛喔!然後跟一般女性一樣抱上去。   但是在這種時候這種地點,夜魅除了愣之外還是愣,她的任務是追上獵物給予一擊,但是布娃娃……   兔子布娃娃……   紅通通的眼睛隨著可愛的兔子頭轉動了下,接著瞬間拔短腿衝出光亮中心點,這個舉動同時也驚醒了發怔中夜魅,底下的人也跟著繼續追上去。   「兔子跑了!」   「圍補兔子重新開始!」   「快點抓兔子!」     ***     第六星區     「攻擊失敗!四比三,瑟列格同學獲勝!」   隨著群眾的喧嘩聲,在高台上靈巧往後一翻的男孩高高舉起手。   那是個非常小的男孩,藍色眼睛與白皙的小臉,看起來大概是十三四歲上下的樣子,和被擊倒的二十歲上下對手相差甚多。   被打倒在地的青年看起來就像是虛脫了一樣不斷喘氣,整個人很可憐的癱倒在地面,好像連一根指頭都移動不了,還是其他人來幫忙攙扶才下得了台。   勝負分出來之後,主持的播報員很有精神的繼續將聲音傳遞到大會場上的任何一個角落:「這是星華學院年度武術競賽,目前已經到了前五強淘汰賽,場上進入白熱化。下場比賽將由呼聲最高,也是去年冠軍的三年級……」   聽著亢奮的報導聲,從台上退下到後面的矮台內室之後,男孩接過一邊朋友遞來的毛巾,用力抹掉臉上的血漬,齜牙咧嘴的說到:「痛死我了,沒想到李居然打得那麼大力。」   用力搓著連一百五十公分都沒有的矮小男孩頭,幫忙的幾個同學笑了出來,「李是去年的第三名耶,今天如果輸給你就連前五強都進不去,當然卯起來打。」   「哼哼哼,前五強注定有我的位置。」接過水,直接往頭上倒沖掉一頭的血漬,男孩甩了甩頭,金色的短髮在太陽下閃閃發光,「可惡,居然打我臉,害我差點被打掉牙齒,說好不打臉不打要害……」   「你又不是靠臉吃飯。」同學們嬉鬧的說道。   「打臉很痛啊!」   幾乎是同時,場上又傳來驚呼聲,不同的是清一色的女性尖叫聲居多。   「啊,是去年的冠軍,三年級的柏特。」拿過毛巾,同學隨便在男孩頭上搓了幾下,就回頭往台上看,「青鳥,如果剛剛是對上柏特,你應該會瞬間被秒掉吧。」   擦著剩下水珠的男孩也擠到旁邊看,不過因為自己實在是太矮了,只好手腳並用爬到高大同學的身上去,剛好看見台上挺拔的身影,「應該吧,我也只有反射和速度比人快……不過也不見得會被柏特秒啊!」   「你被秒定了,柏特從入學那年開始已經連三年拿武術冠軍,去年也對付過速度型的參加者。」也不介意爬到自己身上的同學,就這樣背著人的男孩說到:「雖然武術比賽沒有年級限制,不過我們也才二年級,還少學他一年正規武術,更別提人家原本就是軍官世家,本來就有不少實戰經驗了,秒死你。」   被同學們叫做青鳥的男孩抓抓白皙的臉,湛藍的眼睛看著台上高大的棕髮青年,有點羨慕又有點忌妒的磨著牙,「明明大家都是二十歲上下,他居然那麼高……一定有超過一百九十吧,分個十公分給我多好。」   「你就算再高十公分還是會被秒掉啦。」揹著人的同學笑了起來。   「我的最終目標是最少再長個三十公分啦!」用力搓了朋友的頭,男孩看著台上的青年在五分鐘內擊倒對手、接受整票女孩歡呼時跳下別人的背,然後左右張望,「奇怪,琥珀呢?不是說好今天要來看我打前五強嗎?」   「琥珀學弟?」青年跟著轉過來左右看了一下,「對耶,這樣一說好像真的沒有看到人,搞不好沒有來,不然或多或少也會有騷動才對。」   「我被放鳥了!」青鳥震驚的倒退兩步,然後甩毛巾,「臭小子,居然敢騙我,我先去找人!」說著,他就快速的從後台跑離了運動場。   巨大圓型會場再度響起了歡呼聲。       留在後台原處的兩三個同學們看著一溜煙跑掉的人,沒好氣的笑著直搖頭。   不管什麼狀況,那傢伙總是很有精神的直腦筋亂跑。   在青鳥離開之後,前方的競技台上也在分出勝負後退下場,將空地讓給下一組決鬥者。   沒多久,剛才在上面擊倒對手的柏特也走進後台,「剛剛那個小男生是誰家的小孩?」還沒下台時候他就瞄到有個小孩樣子的人很快的跑出去,他有點被那個速度驚奇到,那種速度就連軍方裡的人也很少見到,於是接過朋友拋過來的毛巾就順便問。   揹青鳥的二年級青年和朋友們笑了好幾聲:「柏特,你剛才沒有看上一場的比賽嗎?」 柏特搖搖頭,「剛剛在小房間裡面聽教練說話,上場時候才過來。」   「那個是我們二年級的同學,叫青鳥‧瑟列格,已經決定是前五強之一了喔。」在心底竊笑著跑掉的友人,青年咳了聲和學長介紹了下,「身高不滿一百五,而且還有娃娃臉,每個看到他的人都以為是國中或小學學院的,不過跟我們一樣都二十歲了。」   愣了一下,柏特突然也跟著笑出來,「就是那個學妹們都在講的青鳥同學嗎?我真的沒有注意過他的樣子,果然很矮。但是速度很快,之前他的對手應該都是敗在速度上面吧。」   「是啊,青鳥最大的優點就是速度快跟反應快,所以我們都叫他是猴子,沒事他還會去爬學校的樹。」青年忍不住又笑了好幾聲,「而且大家都知道,青鳥最喜歡處刑者和軍方部隊,所以哪天用閃閃發光的眼睛盯著你看……還有流口水之類的,都不用覺得太奇怪。」   「對啊,一年級第一次看見武術教官時候,他就看著教官流口水,害我們都以為他有奇怪性向。」   「結果後來又盯著二級軍官流口水,我們才知道原來他喜歡處刑者和部隊,而且更喜歡大塊的肌肉……所以你看到真的不用覺得奇怪。」   這些事情都是流傳在同學間的笑話,畢竟會盯著人家身材和肌肉看到流口水的實在是沒幾個,更何況還是同樣的男性,第一次看到真的會被他嚇一跳,但是熟了之後就覺得只是搞笑而已。   聽著幾個二年級的學弟七嘴八舌的講了幾來,柏特不由得也跟著笑出來,「真的是個小孩子。」   「不過你放心,他最多只會看到流口水,不會一口咬上去,不要管他就好了。」一開始回答問題的青年搧搧手,「而且他腦袋也很空,沒有什麼危險性。」   「聽起來好像是典型的狂熱者。」柏特也跟著一群人笑成一團。   「沒錯,就是這樣。」幾個同學毫不客氣的笑了出來。   再度看向男孩遠去的方向,柏特笑了笑,搖搖頭。   青鳥‧瑟列格嗎……     ***     「這是在瓦倫維之戰的一百四十年後。   對於所有存活者來說,經歷過一百多年的戰後世界與百年前科技巔峰時已經有非常大的差異,光是在生存方式上就有強烈的改變。百年後的新世紀,已經不是那種諸神降臨之所。   瓦倫維是改變凱達斯特最嚴重的一場戰爭,也因為這場戰爭,影響了之後人們的生存方式與環境。   在我們的空氣中至今還充滿了那些無法處理的微粒子,經由武器和機具爆炸反應,被稱作『莉絲』的微粒子瞬間增長後遍佈全球,重組了空氣、土壤排列,就連海水也無法倖免。  該粒子雖然證實平常應對人體無害,但是只要有大型機械模組啟動,使用的能源與帶來的力量都會與粒子相互反應同時造成嚴重爆炸與毒氣、各種可能會有的腐蝕反應等,當初的人們還不知道嚴重性,所以在瞬間因粒子反應爆裂喪失了數百萬人的性命後星區才立即正視這等嚴重的後果。   同月,凱達斯特七個星區,以首領總長為主同時簽訂禁用條約,大型機組全部廢棄不再使用,因無法使用飛行器具,所以人們只能仰賴海上交通,被迫回歸到原始的人力船與低能源船才可通聯。   目前仍未找到解決方式,所以星區頒佈禁令,為了生存者的延續,所有星球上的居住者只能使用不受影響的小型系統與機械在生活上,嚴格限制非法機組與系統的出現,如查獲則是最高級危險罪,可判無期徒刑至死刑。」   「非常好,沙里恩同學請坐下。」   站在講台上的教授切換著空氣中的排列文字,看了眼剛剛坐下的少年,繼續說著:「也因為這場戰役,目前凱達斯特七大星區雖然有超越水準的進步科技與知識,但是完全無法使用,必須回歸到無大型機械與低能源動力的生存年代。另外,這場戰役還出現了另一種被星區聯盟禁止的重大條約,所以……」   「琥珀!琥珀!」   打斷了講堂上教授的聲音,滿教室的學生同時抬起頭,看著從外面窗戶爬進來的人,金髮藍眼個子嬌小的男孩無視於五樓的高度,沿著外面的大樹爬窗進來,然後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下,蹦蹦跳跳的跑向角落邊的友人、也就是剛剛回答教授問句的少年,「可惡,你果然沒去,不是說好今天要去看我的競賽嗎!就說今天要打前五強……」   「咳咳。」   在少年還沒開口前,講台上的教授已經非常「用力」的咳嗽了幾聲,聲音大到連興沖沖要吹鼓一下自己今日神勇的青鳥都意識到。   接著青鳥回過頭,一臉呆滯的看著台上的教授,「教授,你喉嚨癢嗎?」居然會咳到這麼大聲,哪種病才會有這種聲音?   下一秒,整堂的學生都哄笑了起來。   黑髮的少年捂住臉,非常不想和對方講話。   「對了,我打進前五強……」   教授又重重咳了聲:「青鳥‧瑟列格先生,現在是課堂時間,因為您要去武術競賽才特別讓您這堂不用上課,但是看來您似乎非常的好學不倦,一比完連制服都還沒換回就立即趕回我們還未結束的課堂上。正好,本堂課正在講解瓦倫維之戰,請緊急趕回課堂上的您來幫我們講述一下,在瓦倫維之戰後,同時出現、被星區聯盟禁止的重大條約吧。」   青鳥傻了三秒,接著一臉尷尬,下意識看了眼剛剛回答那串落落長問題的室友兼學弟——琥珀‧沙里恩。   「請不用看沙里恩同學,如果您回答不出這個幾乎是眾人皆知的條約,您或許可以像您的外貌一樣回去重讀中學學院……或許是小學學院,這個條約連小學孩子都知道。」   教授的話一說完,容納了五十人的偌大教室再度傳來一片哄笑聲。   青鳥苦著張臉,有點哀怨的看著拿他外表說笑的教授。   他是大學學院二年級的學生,今年也已經二十歲了,但是外表——金髮藍眼,皮膚白皙,乍聽之下好像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他的身高從中學之後就沒發育過了,到現在還矮人一截;最可惡的是跟身高一樣長不大的可愛娃娃臉。   矮加上娃娃臉,走在路上說自己是大學生都沒人相信,搭人力車還被當成小學生只要買半票……這真是他心中永遠的痛。   「好、好吧……好像是盧貝……」   「貝魯特。」冷冷的細小聲音從他學弟那邊傳來。   耳力一直很好的青鳥馬上就聽到那三個字,然後他咳了一聲,很仔細的聽著對方提示的話:「貝魯特條例,這個是因為能力……欸、我是說,前世代的研究造成很多改造者跟能力者……有的超級強,在打仗時候有壓倒性的毀滅力量,星區聯盟認為能力者會造成嚴重的安全危害……什麼!這個力量超棒的好不好!根本可以用來懲奸除惡!伸張正義!就像兔俠……啊沒有,我是說這個力量很危險。」   聽到一半正想憤慨好好熱血發表一番時,他發現教授已經用懷疑的表情在瞪他了,坐在一邊的琥珀也用一種要拿刀插他千百遍的凶狠表情抹脖子,他抹了把冷汗連忙繼續說下去:   「幸好隨著時間的流逝與聯盟共同壓制,在百年過後能力者已經開始銳減。但是還是有不少,所以七個星區聯盟共同頒布條約,未經過登記允許與授權,能力者不能擅自使用第二階段外發能力,尤其禁止對他人、社會與聯盟造成影響。情節嚴重者,可能會遭到永久囚禁、公開處刑或是以藥物強迫性廢除能力的處罰;同時也嚴禁任何違反聯盟條約的基因、科技等研究。」   「好,請到旁邊坐下。」雖然懷疑對方是不是有帶小抄,不過教授還是放他一馬,接著把這些所有人都知道的條例又講述了一遍:「貝魯特條例主要為保護戰後世界,在沒有大型機具和系統補助,居民生活上已經有極大不便,但是能力者還頻頻在星區中恣意使用力量危害普通民眾,搶奪財物與各種資源等。所以依照條款,聯盟組成了部隊專門追緝這些危險的能力者,這幾年也發現這些能力者自行非法組織,出現了幾個惡性重大的團體……」   聽著讓人發昏的解說,青鳥呼了口氣,支著下顎看向窗外。   能力者應該天生是懲奸鋤惡的大英雄嘛……      ***     「琥珀,等我一下。」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收拾了東西的青鳥追著已經離開教室的室友兼學弟衝出去。   走在前面的人因為受不了他的大呼小叫還引來走廊其他學生的側目,於是沒幾步就沒好氣的停下腳步,轉過來冷冷的看著他:「學長,我下一堂還有芳教授的課。」   「唉呦,下一堂課還很久,現在也中午了。」抓著學弟的手,青鳥直接拉著人往另外一個方向,「先去吃午餐再說,今天早上都在淘汰賽,累死我了,沒想到武術競賽居然會這麼累,明年不參加了可惡。」   被拉著走的琥珀看是甩不掉正在興頭上的人,只好認命的一起跟著下去,「五強決定了?」   「對啊,決定了,說到這個,昨天不是說好你要來看我打前五強嗎,怎麼放我鴿子!我本來打算一進入前五強,馬上抓你們去慶祝耶!」看著比他高很多的學弟,青鳥不禁有點哀怨。   據說是珍貴罕見的湖綠色眼睛外加一頭柔軟發亮削短的黑髮,細軟的髮絲在陽光下會出現寶石般的燦爛流光、非常美麗,而且整個人人還透出淡淡的優雅氣質,不說可能會被以為是哪家的貴族孩子。    雖然經常都沒什麼表情,不過那張臉真是好看到連自己有時候看著看著都會流口水,皮膚又白白的看起來帶點稚氣很軟很好捏,未來發展一定會成為女性殺手……真是太可恨……  最可恨的還是對方小他四歲,但是智力超高,從中學院跳升上來沒有兩年就已經把大學學院的學分都修完了,現在是跳著不同年級在聽他有興趣的課。   恐怖的是雖然這樣跳著年級上課,但是琥珀完全沒有混亂感,不管是哪堂課、大考小考,他全都可以拔得第一,也間接給很多好學生壓力,還有傳聞說有人想要蓋他布袋還是拖進廁所打之類的,但是貌似都沒有成功。   也不知道琥珀究竟是怎樣看穿和擺脫這些布袋的。   青鳥瞇起眼睛,不管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他學弟真的很有伸張正義代天巡狩的料,不管是外面還是裡面通通都很適合。   世界上就是有這麼可惡的人,更可惡的是他的外貌看起來比琥珀還要更小……他的外表連十六歲的水平都沒達到!天啊!   「我有看,課堂下課時有在外圍,那時候你正上場。」無視於青鳥臉上五顏六色的情緒變化,很習慣對方什麼表情都會出現的琥珀不改一貫冷漠的說到:「對手的速度顯然比你慢很多,武技上也和你差不多,所以我想你應該會沒問題……況且我也實踐了去觀看的諾言。」   「哪有,我都沒看到你,誰知道你有沒有去看。」青鳥馬上回駁。   「晚點校園比賽紀錄影像出來時,你就知道了,我有看見鏡頭拍到我。」   「又不是親眼看到的哪裡算。」   「少辯。」琥珀白了對方一眼,接著才稍微柔化臉上冷硬的表情,「總之,恭喜學長今天進到前五強。」   青鳥嘿嘿嘿的笑起來,跟小孩子差不多的臉上滿滿都是得意,「所以今天午餐我請客,你可以點你最愛吃的奶油大蝦,可以吃兩盤都沒關係!三盤也完全沒問題!」   「……學長,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半小時後我還要回來上課。」比起蝦子,琥珀更不想錯過課程。   「沒關係沒關係,課這種東西就是要拿來翹的,反正琥珀你都已經滿學分了,偶爾翹一兩次也不會怎樣啦,教授絕對不會想到你是翹課,一定會覺得你有公事,不然就是吃東西吃太多拉肚子了,絕對不會是刻意翹課。到時候你就跟教授說啊啊沒錯,一個不小心就吃錯東西了,真是運氣不好啊;教授就會回答你下次小心點,快回位置上坐好吧。」完全不覺得哪裡有問題的青鳥拍拍對方的肩膀,接著愉快的繼續拉著人跑。   琥珀整個無言,於是五分鐘之後,他就被拖到學院外圍的某家小餐館裡面了。   因為今天是學院重要的年度武術競賽,課堂的教授們大多允許學生提出申請後去看比賽,有的教授乾脆都不上課了,直接整班一起到賽場加油。   這個時間還有一兩場未完,所以即使是中午,餐館裡原本該有的覓食學生比平常少得很多,甚至不到六個,整個看起來相當空曠。   點完菜之後,青鳥就坐回位置,笑嘻嘻的看著他家學弟。   被看了五分鐘之後,本來想趁等菜時間看一下課堂上資料的琥珀也皺起眉,「學長,你到底在看什麼?」   青鳥抓抓臉,嘿嘿嘿的開口:「琥珀,你有沒有打算畢業之後,好好去闖蕩一下人生,為平民百姓……」   「如果是成為處刑者的話,恕我不奉陪。」打斷對方的話,從認識之後就已經被問過幾千百次的琥珀馬上就知道他接下來想問什麼,「我也沒興趣成為聯盟部隊,請你早點死心,死到不能再死、越徹底越好。」   青鳥垂下肩膀,把下巴貼在桌子上,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的學弟,「再考慮一下嘛?」   忍著拿盤子往對方頭上打下去的衝動,琥珀冷冷的開口:「完全不用考慮。」先不說擅自使用能力是違法,最基本的他根本不是能力者,他學長每次都在動這種不可能的歪腦筋。 再次被打槍的青鳥哀傷的把正臉貼到桌面上。   人生就是有這麼多不公平的事情。   他二十歲還比琥珀多四歲,為什麼身高還不到一百五,而且他也有腦子,為什麼就沒辦法跟學弟一樣塞進超多的東西。   嗚喔,他也好想又高又帥,然後威風凜凜的去代替天空懲罰壞人。   從小懂事開始,青鳥的願望就是長大要當處刑者,然後從小懂事開始就被自己無良的褓姆不斷打擊——所謂正義使者是會被抓去關的,因為動用力量就是觸犯現在的律法,是聯盟統一追緝的對象。   那沒關係!他可以當正義的蒙面使者!俗話說行善不欲人知,做善事別人不知道才是最高層次!所以他完全不介意,甚至還很快樂的挑了好幾種面具,打算有一天帥帥的出場。   懷抱著夢想,然後又被自己的娃娃臉和矮冬瓜給破滅了。   這張還有點嬰兒肥的可惡娃娃臉完全沒有一點英雄氣概,他整整期待了十年,連變形都沒變過……到底是誰說男孩子過了高中就會發育!就會長高的!到底長在哪裡啊他怎麼都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不會變形的詛咒!   他想長的東西全都在他學弟身上,一樣都輪不到自己。   每樣都有的人卻一點都不想當懲奸鋤惡的處刑者!正義的一方!   就在青鳥越想越哀傷,正要蹲到角落去啜泣兩聲時,剛剛點的菜也開始上桌了,為了怕他們吃飯無聊,端菜的老闆順手打開了牆上的投影視訊,深入牆面的立體影像馬上就開始活動了起來。   「學長,你看新聞。」剝著香噴噴的超大蝦子,琥珀適時的開口,引起已經灰暗到不行的青鳥注意。   轉過頭,青鳥看見牆面上活動的影像後,立刻瞪大眼睛。     「昨天晚上,由第七星區傳遞來的消息,第七星區聯盟部隊再度發現兔俠蹤影,出現在住宅區域當中。該區部隊立即啟動特殊部隊與夜魅前往圍捕,但在天亮之時仍然錯失蹤影。目前部隊正在調查是否有受害者……」     「太帥了!伸張正義!剷除壞人果然是最讓人興奮的事情!」   一反剛剛的陰森加鬼火,從黑白突然躍升彩色的青鳥一腳踩上椅子,握著拳頭亢奮的對著影像開口:「殺殺殺!把壞人殺光光!普天之下唯有處刑者獨尊啊哈哈哈——」   「學長,可以拜託你安靜一點嗎。」坐在對面本來在剝蝦子的琥珀愣了半秒,接著冷冷的開口打斷對方的熱血。   整個餐廳的人都已經看向他們這桌了,他家學長還把腳放在椅子上,完全無視他人的驚愕目光,但是坐在對面的他有視,而且還非常正視,這樣被看也太丟臉了!就算再多請一些蝦子他也不要!   本來還想多吼兩句以示內心激動的青鳥縮縮頭,吐吐舌,「抱歉抱歉,不過這個消息實在是太棒了,兔俠又再度贏得勝利,他實在是超帥的,前不久也……」   「青鳥‧瑟列格先生,現在我完全不想知道關於兔俠的任何報導,不管他又去哪裡行俠仗義,又去哪邊懲奸鋤惡,或是在第七星區中又灑金救苦救難,我一點都不想聽。」直接打斷對方興沖沖想要分享的話,琥珀頓了下,湖綠色的眼睛一點也不客氣的一一把附近的視線都瞪回去,最後瞪著青鳥,警告性的開口:「還有,請你把腳從椅子上拿走。」再踏下去,這家餐館下次可能就不歡迎他們了。   「抱歉抱歉。」連忙把椅子上的腳放下來,青鳥擦乾淨腳印之後,坐回位置上,「所以說兔俠……」   「閉上嘴,吃你的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