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341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0

    追蹤人氣

【案簿錄番外】年節、一

   原本睡得昏昏沉沉的虞夏在那瞬間完全清醒警戒起來,正要反射性把身上的東西摔飛出去時,才意識到自己是在家裡,然後身上那團東西是小學已經開始放寒假的阿因。   一秒又倒回沙發上,虞夏乾脆就隨便對方去坐,反正小孩也坐不死大人,頂多就是像條蟲一樣爬來爬去而已。   難得除夕前一天,他臨時被放了五天假,可以就這樣一直躺到大年初三再回去報到……很可能是因為昨天在查緝時候,他往主謀臉上揮了一拳也有關係。啊,聽說主謀好像是什麼東西的兒子,他都覺得沒把對方打成豬頭算客氣了,起碼對方靠山來時候還認得出來。   總之,這是難得的假期。   「大爸說今天我們要一起出去採買喔,大爸沒空,我們要幫忙家裡買東西。」在他背上按來按去半晌,虞因就整隻趴倒,然後抓出沾有某種醬料又皺巴巴的紙和幾張大鈔往他臉上塞過來。   「……再十分鐘。」空出沙發外的手在地上抓了抓,虞夏抓到了掉在下面的靠枕,然後墊著頭繼續短暫補眠。   「好。」   於是他們兩個就這樣從上午八點一路睡到中午十二點。   迷迷糊糊中,虞夏好像有聽到一兩次電鈴的聲音,第二次時後面的小的有爬起來跑出去,但是過了一下子又跳回他背上繼續跟著睡。   終於睡飽起身時,虞夏把後面的小孩抓下來,然後用力伸伸筋骨。   坐在一邊打了個哈欠,虞因揉揉眼睛。   「剛剛那是誰?」站起身,虞夏開始準備要出門的東西。他哥早在前兩天就已經把房子給大掃除過了,頂多就是採辦年貨,每年都要來這麼一次,會買的東西也就那幾樣,並不太難。   「沒有人。」仰著頭看著大人的一舉一動,虞因搖搖頭,「空空,沒半個人。」   從沙發上拉出小外套,虞夏塞在小的懷裡,讓他自己穿好外套,然後再幫他打好圍巾,「約法三章,大人出門時,小孩跟著要怎麼做?」   「手牽手,不要亂跑。」舉起手,虞因很快的回答。   「如果亂跑會怎樣?」   「會被吊起來掛在天花板上。」   點點頭,虞夏繼續問到:「那如果被人潮沖散或走丟呢?」   「在原地等,不可以跟陌生人走。」   「如果陌生人要拐你走呢?」   「大喊綁架犯要吃小孩了,然後插眼睛插鼻孔還是踢雞雞都可以,要引起很多人注意。」歪著頭,虞因想了下,有點困擾的皺起臉,「可是上次大爸說不要插眼睛耶,會受傷。」   「都要綁架小孩了你管他會不會受傷,插一個是一個。」虞夏一秒推翻兄長的再教育,「要記得,出門在外要保護好自己,千萬不要可憐壞人,可憐壞人就是自己吃虧,人家會撕你票,你管他會不會被插瞎。插瞎他比較好還是被他撕票比較好?」   「……插瞎他比較好。」被撕票就直接死翹翹了,虞因知道大爸二爸都辦過這種案子,有小朋友死掉,他有一次跟大爸出席了葬禮,還看到死掉的小朋友在看他。   「那就對了啊。」揉揉小孩的腦袋,虞夏一把抄起小孩,「出門,辦年貨!」     ***     虞家的過年一直都很簡單。   因為職業的關係,虞佟和虞夏在成年後就已經很少回老家過年了,偶然有一兩次正好同時放假時才會一起回家,否則大多時候都是過年後才會挑個時間一起回去。通常除夕,同事們會直接在局裡煮火鍋,讓沒辦法放假的人也可以一起在局裡圍爐。   生了虞因之後,早期虞佟的妻子會帶著小孩一起回老家過年,之後女性過世後,虞因有一兩年也會讓爺爺奶奶帶回去,但是很快的他就吵著要跟爸爸在一起,要和局裡的哥哥叔叔們煮火鍋什麼的,還可以領到很多紅包。後來就演變成小孩也跟著大人一起在年後回去老家,同時也會去找外公外婆。   總之,這就是他們現在的生活模式。   虞夏看著手上皺巴巴的紙條,果然也就那幾種必要物品,最多的就是煮火鍋的材料,年糕蘿蔔糕發糕那些虞佟都已經提早預約好了,只要回去時繞路過去跟店家領就行了。不過因為數量很多,還是得開車去。   就算已經中午了,市場的人還是很多,他們只好把車停在遠處的停車場,再步行過去。 「人好多喔。」掛在虞夏的背上,虞因看著滿滿的人潮。   「嘖。」一想到要搶魚搶肉搶青菜,虞夏就有種不想走進去的感覺。才剛踏出一步,他皺起眉,一把扭住旁邊中年人的手,對方正在從前面的歐巴桑皮包中拿出小錢包,「現行犯你知不知道。」   被打斷好事,中年人馬上露出凶狠的表情,「死小鬼!少管閒事!」   「現行犯會死翹翹喔。」虞因跟著在後面數落扒手。   「你們這兩個臭……幹幹幹——」正想擺出耍流氓的姿態,中年人在虞夏一轉手後,變成吃痛的慘叫聲。   「大過年的當扒手,信不信我現在就扭斷你的手!」虞夏完全不客氣的繼續折對方的手腕。   四周被驚動的婦女們連忙查看自己的包包,然後讓開了一小塊空區。   接著,就是在附近的巡警快步的跑過來。   「幹!警察大人,死小孩誣賴我——」   「學長好!」沒有看整個痛到縮起身體的中年人,制服員警連忙向虞夏打了招呼。   「我今天放假,這個扒手就交給你了。」無視對方一臉傻眼的表情,虞夏把中年人丟給認識的員警去處理。   「又一個,年關到了抓不完啊。」員警斜了中年人一眼,「又是你,昨天才被抓,今天又犯蛤!」   「混口飯吃咩……」中年人縮著肩膀乖乖被押走了。   接著,擠進人群開始採買後,虞夏又從裡面踢了兩個扒手出來,其中一個身上還搜出好幾個錢包,全都送到派出所去招領了。   「去年業績好像是四個厚。」在幫他處理腿庫的大叔哈哈的大笑著:「不過這裡早上就被抓了兩個了,景氣不好,扒手小偷跟著變多啊。哇嘛一直跟客人說要小心錢包,還有人沒事戴金鍊子來人擠人,結果一個沒注意,連鍊子都被扒走了,你看現在的扒手說有多會偷就有多會偷,更別說機車椅座了,不知道啥時候才會減少。」   「慣竊很難改得過來,煩死了。」往旁邊看了下小孩,虞夏開口問道:「還要吃什麼?」   「不知道。」虞因巴巴的看著攤位上的肉,不知道這些會變成什麼菜。   「啊,小孩子正在發育,多吃點豬肝補補也不錯,就送你一片啦。」大叔順手從鉤子上拿下了豬肝打包,「炒麻油也不錯,跟你哥講一下,他知道做法。」   「謝謝叔叔。」有人送東西就要說謝謝,虞因一秒道謝。   離開了豬肉攤後,因為接著購買的物品太多,虞因就乾脆自己爬下來抓著虞夏的褲子,努力的跟著奮鬥人群。   再踢出一個扒手之後,虞佟交代的物品總算差不多採買齊全了。   「鳳梨是旺來。」脫出人潮之後,虞因玩著手上綁著紅緞帶的小鳳梨,坐在虞夏旁邊跟著一起休息,「旺旺來。」   看了眼水果攤老闆送小孩的小鳳梨,虞夏點算著地上的大包小包,有些東西等等要繞路去另外其他的店家買才行……   「學長!」   剛剛的員警又跑過來,「太好了,你還在。」   「怎麼了?」看對方神色有點急,虞夏把紙條塞進口袋。   「隔、隔壁幾條街有青少年持刀鬥毆……」剛剛收到緊急,正想過去支援的員警突然想起了,在踏入這神秘的工作領域後,直屬學長告訴過他,人在江湖遇到危險狀況時,如果附近可以找到虞夏,一定要跪求他去幫忙,可以減少己方人員的損傷,大大增加生還機率。   然後他就來了。   「附近支援到了嗎?」虞夏皺起眉,大過年的,這些白目小孩就不能休息一下嗎。   「我們這邊最近,要先趕過去。」員警連忙說著。   「阿因會乖乖在原地,顧肉顧青菜,二爸掰掰。」坐在一邊的虞因很瞭解的舉起手。   「……你和這個警察哥哥在這邊等。」轉過頭,虞夏拍了一下員警的肩膀,「顧好我兒子,我馬上回來。」   「喔、是!學長!」員警戰戰兢兢的目送著對方離去。     ***     「哥哥可以坐這邊。」   拍拍旁邊的空位,虞因晃著腳繼續玩有點刺的鳳梨,「約法三章,大人有急事先離開時,小孩要乖乖聽話,不可以亂跑。」   「呃,阿因很乖。」員警也不敢真坐,只好繼續看顧著附近來來往往的人群。   「謝謝。」   過了十分鐘後,虞夏還沒回來,怕小孩餓到的員警就在附近先買個烤鴨捲餅給虞因,然後邊聽著無線,邊盯著周遭狀況。   咬著捲餅,虞因一回過頭,就看見有個小女孩蹲在旁邊看他們的魚肉青菜,小女孩白白的臉上貼了幾個OK繃,看起來比他小了一點。   他還沒開口問對方是不是迷路,小女孩就先站起來對他說話了,「欸,魚眼睛濁濁是不是不新鮮啊?」   「啊?」   「我剛剛看你們的魚,眼睛都清亮清亮,可是我阿母剛剛被芭樂的老闆亂推薦啥小一百,買了眼睛濁濁的。」環著手,小女孩嘖了聲。   「……那個不新鮮。」   「我就知道,黑心奸商!放火燒他攤。」   「……妳媽媽呢?」   小女孩跳上他旁邊的空位,理所當然的開口:「走不見了,不過我阿兄應該等等會找過來……啊,來了,先閃人,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看著女孩跑進人群,接著跟另外一個男孩子一起離開後,虞因才繼續吃他的東西。難怪大爸都說不要亂買東西,貪小便宜很容易買到不好的東西,尤其是在逢年過節,這種商人特別多,還有會用不好的東西假裝是好的東西騙人花很多錢買回家,真是超壞心的。   捲餅咬到一半時,他突然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身邊的空位已經坐著一個大姊姊,長長的裙子很漂亮。   他歪著頭,看著臉色很白的姊姊。   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大姊姊露出淡淡的微笑,下一秒就消失在空氣當中。   「怎麼了嗎?」幾步遠的員警跑回來。   「沒有。」搖搖頭,虞因把剩下的東西都吃乾淨,然後將塑膠袋綁好,丟進垃圾桶。   五分鐘後,虞夏匆匆的趕了回來。   早一步從無線聽到事情解決、鬧事的青少年都被扣押回局裡,員警連忙向虞夏道了謝。   「沒什麼。」已經儘快處理掉那些小白目,虞夏看著地上的生鮮還是有點開始退冰的跡象,於是他決定先回家一趟,再去買齊剩下的物品。   所謂的沒什麼就是剛剛同事傳來的實況——虞夏一到場之後就把現場七八個持刀尋仇鬥毆的青少年一口氣撂倒在地,還往帶頭的臉上呼了幾拳,立刻就讓血氣方剛的小孩滿臉鼻血的哭了出來,然後他本人完全沒事,當然到場的支援警力也馬上一起圍捕了這批青少年,幾乎是在很短的眨眼時間內完成。   員警認為,直屬學長真的沒有騙他,以後他一定要這樣告訴學弟們,完成這神聖的傳承。   當然不知道對方在想啥的虞夏打過招呼後,就和虞因一起搬著年貨走回車子。           花了點工夫把大包小包都放進後車廂後,一關上後門,虞夏回過頭就看到幾個很不友善的陌生男女圍在他們周圍。   「你就是今天一直在亂抓人的臭小鬼嘛。」   對方一開口,虞夏就知道來歷了。   估計是扒手集團,除了單人犯案以外,現在很多犯罪都已經開始集團化了,不管是詐騙還是扒手,抓了一個不代表結束,很可能他是兩人或三人以上的互相掩護團體。除了傳統扒包包之外,還有一些是其中一人搞些花招吸引目標注意,另一人趁疏忽時下手,更絕的是有些少見的多人團體,會刻意包夾推擠目標,好讓同伴有更多時間下手。   總之,什麼五花八門的扒竊方式都有。   大概是因為他今天踢了不少出去,那些人的同伴來報復了。   已經很習慣這種場面的虞夏抓抓臉,讓虞因先進車裡,「你們就乖一點自己去過年不是很好嗎。」大過年的,他也很想清靜的放假啊,都難得有假期了。   「——敢跟我們作對,你就等著粗飽!」   坐在車裡的虞因繼續玩鳳梨。   五分鐘後,虞夏敲了敲車門,他才打開鎖,把車鑰匙遞給對方,「二爸要回家了嗎?」 「差不多了。」從車裡翻出礦泉水沖洗手上的擦傷,虞夏不忘記交代唯一的目擊證人,「今天你爸回來,如果有問到為什麼扒手集團會手骨折,你要跟他說什麼?」   「二爸有用和平的方式解決。」   「正確答案,午飯賞你好料的吃。」發動了車子,虞夏也開始覺得餓了。   「吃潤餅。」   「那是清明節的。」   「有賣啊,大爸常常買那家,好吃。」   「好吧,那就潤餅。」   轉過頭,虞因看見那個長裙子的大姊姊站在外面微笑著向他揮手,他也很高興的跟對方揮手再見。   然後大姊姊又消失了。       <待續>                   祝大家除夕快樂,平安順心,都能拿到超大紅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