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341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0

    追蹤人氣

【案簿錄番外】年節、二

「二爸這個要放哪裡?」   瞄了眼虞因提來的火鍋肉片,虞夏順手接過往冷凍塞,「好了不說了,我還要去拿預約的東西。」   掛掉手機之後,虞夏把蔬果分類好放到一邊的箱子裡,這是接著過年幾天家裡的糧食。   「啊,大爸說要拜天公,要記得買金紙。」蹲在一邊看分類,虞因突然想起來早上虞佟出門的交代,「除夕還要拜地基主。」   「等等出去會一起買。」   差不多處理好物品,正要拎小孩繼續出門時,虞夏的手機又響起來了,「阿義嗎?我在家……」   看著虞夏在和同事講電話,虞因就走去客廳,拿著桌上的娃娃酥吃,接著外面的電鈴響了,他就自己跑出去看是誰。   站在外面的是陌生人。   從門裡的小洞看著門外不認識的人,虞因有點疑惑,尤其對方還戴著鴨舌帽,有點看不太清楚臉,在對方按第二次門鈴時他才開口:「找誰?」   「我啦,爸爸媽媽在不在家?」門外的人湊到小洞邊回問。   「叔叔在家。」   「你小叔叔喔?那不是哥哥嗎,可不可以給我開門?我在外面等很久了。」對方的聲音變得有點疲倦,「我跟你爸爸講好今天下午會來,還帶了禮盒跟玩具要給你,先幫我開門一下,東西有點重。」   「你等等,我叫叔叔來幫你開。」自己開可能會被二爸掐死,虞因謹記著不能幫陌生人亂開門,然後一跳一跳的跑回屋裡。   進屋之後,虞夏正好結束通話。   「二爸,有客人說要找大爸。」   「客人?」挑起眉,虞夏可不知道他哥今天有什麼客人。因為過年前後經常很忙,所以親朋好友幾乎不會挑在這種時候來拜訪,會來的大多也都會先打電話通知。   「嗯,在門口等。」   夾著小孩走出屋子,虞夏打開了大門,果然如他所料沒看到什麼人,他不動聲色的走出來,查看了下自家大門和柱子和地面,接著邊打電話邊回到屋裡,「佟,我們隔壁鄰居是不是有說要回老家過年?」   得到確認回覆之後,他掛掉電話,放下手邊的小孩,「阿因你有看到對方長什麼樣子嗎?」   「沒有,戴帽子。」   「嗯,我知道了。」   和附近的派出所聯絡一下後,虞夏和虞因繼續下午的採購。        「今年你哥有訂比較多喔,這樣拿可以嗎?」    製作米食類的店家在虞夏到店後,指著旁邊三大箱沉重的年糕蘿蔔糕,「很重喔,我老婆說多送你們幾斤蘿蔔糕,要請其他除夕還在上班的警察先生們吃的。」   「謝謝。」其實虞佟今年已經有多訂了要帶去局裡煮年夜,不過既然店家心意,虞夏也不推辭了,反正都是多年買賣的老店家,就誠心的道謝了。   「阿因好像又長大了一點,小孩子每次看都有差啊。」上個月才看過虞因的老闆蹲下來捏捏小孩子的臉,「今天有沒有幫忙?」   「有,中午跟叔叔一起去菜市場買菜、抓扒手,扒手變好多。」虞因點點頭,報告著:「破了去年的紀錄。」   「喔喔,好厲害,來,給你獎勵。」從一邊剛出爐的紅豆年糕上切下一小片,老闆把熱騰騰的甜食往小孩手上塞。   「謝謝。」邊呼熱氣邊咬著超柔軟好吃的年糕,虞因在旁邊等虞夏搬完箱子,然後看著忙碌的店員們招呼著不斷上門來買年貨的客人們。   把三大箱的食物塞進車裡後,虞夏看了看紙條,「阿因你在老闆這邊等一下好嗎?我去附近的店買齊東西。」因為不太遠,乾貨醬料類就在轉進去的巷子裡,把車子開進去也會阻礙交通,乾脆就先暫放一下旁邊的空地步行過去買好了。   「寄放沒關係啦,阿因旁邊坐,老闆請你喝汽水。」很喜歡小孩的老闆熱絡的抱起虞因,放在旁邊的椅子上。   「好,二爸掰掰。」揮手目送虞夏快跑去辦貨品,虞因接過老闆倒過來的汽水和加切的一盤小年糕乖乖地等待。   一邊揮汗繼續炊煮米食年糕,站在一邊的老闆有一搭沒一搭的跟著小孩聊天:「阿因你在外面好像都叫夏叔叔喔?」也不是第一次聽過小孩不同的叫法,他實在是有點好奇。   「李臨玥說不可以在外面亂講,會被其他的小朋友笑家裡很奇怪。」虞因歪著頭回答:「外面跟別人講要叫爸爸跟叔叔,老師也這樣教,所以自己講自己的,跟別人就要說大人的。」   李家也是他們忠實的長年老客戶,老闆當然也認識那個很漂亮的小女孩,「這樣喔,我是覺得沒差啦。」   「唔……」   放著苦惱的虞因,老闆轉頭回應了店員忙碌的呼叫聲,先放下手上的工作過去幫忙。   正想找垃圾把空杯子丟掉時,一跳下椅子,虞因就發現旁邊站著一個男孩,戴著針織的帽子,發現他在看他時,就衝著他笑了下。   「你迷路嗎?」看男孩身邊沒大人,虞因好奇問到。   男孩指了一下正在採買的大人群,「我在等人。」   「喔喔,我也在等人,要吃嗎?」拿下桌上的小盤子,虞因很愉快的和對方分享年糕。    「謝謝。」接過了年糕,男孩在口袋掏了掏,拿出了幾個梅子糖給虞因,「一起吃。」   道過謝,虞因就推來椅子和不認識的小朋友一起等大人。   中途店老闆有來看了一下,發現多一個也有點意外,然後又非常熱絡的切了一小盤過來餵小孩。   大概十分鐘之後,男孩家的大人就來了,還跟店老闆道謝,接著買了些年糕之後就帶著孩子離開了。   離開前,男孩還朝虞因揮揮手,「以後應該會再見喔,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聽不懂對方的意思,總之虞因也朝他揮手。   沒過多久,虞夏也回來了,手上還多帶了好幾包零食。   「新年快樂啦,明年再多光顧喔。」   和米食店老闆揮別之後,虞因快快樂樂的抱著零食和虞夏一起回家了。     ***     晚間,忙碌一天的虞佟也回來了。   虞因在外面幫忙擦桌子時候有聽到大爸在問二爸今天為什麼把扒竊集團的手打斷,二爸則是一直推說沒有,因為沒有來問他,所以他也就繼續洗抹布把桌子擦乾淨了。   「阿義是不是有打電話給你?」換下了襯衫,虞佟捲起了休閒服的袖子,站在廚房開始處理要燉滷的食材。   「有,就那個豬頭的老子又報案了。」站在一旁幫忙削蔬菜的虞夏說到:「昨天忙到很晚那間,他兒子開毒品趴被我們抄到,前一天還涉嫌酒駕撞人,揍他一頓算客氣了。」   「唉,別老是把人揍出傷,雖然放五天是好事,但是又得罪人……算了,為什麼又報案呢?」今天一整天都在支援查緝別件案子的虞佟只有聽說虞夏的小隊又在騷動,不過還不曉得是為了什麼。   「他女兒不見了,有人看到是被強拉上車。不過他沒有按照程序報案,反而是跑來我們的辦公室鬧,說我們有空抄他兒子找麻煩,他女兒不見我們竟然不肯幫忙什麼的。」把削好的芋頭放在一邊虞因的手上,虞夏繼續拿下一顆,「不過阿義說他女兒其實很乖巧,調查了一下發現是資優生,跟老子和她哥完全不一樣,完全是兩個世界的類型,真不知道那種渾蛋家庭為什麼會生出那種乖小孩。」   最煩的就是那豬頭老子清晨才在他們辦公室拍桌咆嘯說要找議員來釘死他們,叫他們少管閒事,吃飽撐著也要看別人後面是誰,不該動的最好就自記乖乖閃邊;中午就來鬧說要他們幫忙找女兒了,還說警察就是不清掃社會毒瘤敗類,才害他女兒失蹤,不知道納稅人繳錢養他們幹什麼。   「不過我想很有可能是尋仇……反正局裡已經有小隊受理了,同仁們會去調錄影帶和追蹤,大就是這樣。」既然他都已經被勒令放假了,長官還嗆說要他不准踏進警局不然大家走著瞧,所以虞夏自然也不去插手這件事情,一切就按照局裡安排的流程吧。    「嗯,你就安心的休息吧。」   虞佟才這樣說完,虞夏的手機又響了,後者沒好氣的放下了刀和芋頭,走去外面接電話。   大概還是局裡的電話吧。   微笑的搖搖頭,虞佟轉向旁邊正在推菜箱的虞因,「阿因可以去幫忙拿一下衣服和眼鏡嗎?」   「平光的那個?」   「嗯。」   在虞因跑去找東西之後,虞夏一邊按著手機一邊走回廚房,「那個……」   「我叫阿因去拿眼鏡了。」虞佟完全知道自家兄弟在想什麼,虞夏原本就不是會放著小隊被人叫罵的人,雖然是說不想管,但是還是沒有辦法丟著不理,尤其是頻頻來電,他不回去看看肯定就不會放心,「就說我幫你過去看看吧。」   「謝啦。」   「不用客氣,別出手揍人就行。」   接著虞因抱著襯衫和眼鏡跑下樓,讓虞夏快速的換了虞佟平常穿的服裝,「二爸還有這個。」搖著手上的保溫杯,剛剛去裝來熱茶的虞因舉高手遞給對方。   「不用等我吃飯。」拿了車鑰匙後,虞夏匆匆的走人。   「二爸掰掰。」   送了虞夏出門之後,虞因插著手,決定今天要更努力幫忙,接著一轉頭,就看見虞佟端著杯子從廚房走出來,「阿因來坐。」   「咦?不是要煮飯嗎?」接過自己的小杯子,虞因愣愣的看著自家父親和藹可親的微笑。   「嗯,等等煮,今天晚餐有阿因喜歡吃的菜,我們一起做吧。」摸摸虞因的頭,虞佟溫和的說著:「可是,爸爸剛剛看見二爸的手上有擦傷,阿因可以告訴爸爸,二爸今天出門時候,拿拳頭去揍了什麼嗎?」   「呃……」虞因一秒往後退了一步,「二、二爸有和平……」   「阿因,對爸爸說謊的小孩會怎樣呢?」微笑著,虞佟緩緩的喝了口熱茶。   「會、會良心不安……」   「那麼阿因是不是要乖乖的誠實報告呢?」拍拍身邊的座位,虞佟看著自家小孩戰戰兢兢的走過來,有點好笑的問到,「爸爸知道你們今天抓了很多扒手,派出所大哥們都有回報喔,所以二爸今天和平的做了什麼事呢?」   「和……和平的把別人解決掉。」   「總數大概解決掉多少人?」   「不知道,二爸有跑去別條街,阿因不知道全部多少。」虞因有點怕怕的看著從頭到尾都是微笑表情的虞佟,很認真的回答。   「嗯,那我知道了,阿因好乖。」再度摸摸小孩的頭,虞佟加深了微笑,然後問到:「那麼,二爸如果問起爸爸有沒有講什麼,阿因要怎麼回答?」   「大爸什麼都沒講。」只有問,大爸最可怕的就是只有問。虞因很快的就回覆對方的問題。   「沒錯,那我們來煮飯吧,二爸今天大概會很晚才回來,等等吃飽再來煎發粿吧,明天除夕夜大家一起去局裡圍爐。」   「好。」     ***     那天晚上,因為虞因實在是太想睡覺了,所以在虞佟準備拜天公時,他就已經倒在沙發上睡死。   然後他做了一個夢。   那個長裙子的姊姊坐在公園的鞦韆朝他微笑。   很自然的,虞因也跟著漂亮姊姊微笑。   「姊姊不用回家圍爐嗎?」歪著頭,虞因走到鞦韆邊,很好奇的看著姊姊。   姊姊搖搖頭。   「那跟我們去警局過年啊,哥哥叔叔很多,紅包很多,還有火鍋可以吃。」   漂亮姊姊摸摸他的頭,說了聲好呀,不過小朋友你要先跟警察爸爸說,姊姊在公園旁邊的第三輛車裡面喔,找到的話,我們就一起吃火鍋。   「好。」         半夢半醒之間,虞因跟鞦韆姊姊打了勾勾。   然後好像聽見二爸回來的聲音和燒金紙的氣味。   「阿因怎麼睡在這邊?」   「剛剛還吵著要燒金紙,還沒開始拜就睡了,局裡如何呢?」   「調了周邊監視畫面,的確是被擄走,已經開始追蹤車輛了,剛剛抓到一個嫌犯,好像是他們老子的仇家,是尋仇沒錯,但是他不肯說女兒在哪邊,現在還在找。」   「真麻煩呢……」   「明天再過去看進度……先把阿因抱上去睡吧……」   接著,虞因迷迷糊糊的被抱起來,他直接趴在對方的肩膀上,咕噥的說著:「二爸……姊姊要一起吃火鍋喔……在公園的第三輛車裡面……」   「什麼車?」   打了哈欠,虞因揉著眼睛,很睏的一直點頭打頓,「姊姊說在公園的第三輛車子裡面,找到她就跟我們一起吃火鍋。」   「什麼姊姊?」   「裙子長長很漂亮的姊姊……」實在是不行了,虞因繼續陣亡回虞夏的肩膀上。   完全睡死前,他感覺到換了個人抱他,然後是有人又出門的聲音。   明天姊姊應該會一起守歲吧。   然後他被放到柔軟的床舖上,有人摸著他的頭,「阿因,睡前要說什麼?」   「……爸爸晚安、媽媽晚安、二爸晚安,大家都晚安。」   「阿因也晚安。」       <待續>             大家新年快樂XDDDDD     祝大家蛇年行大運,萬事如意,財源滾滾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