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案簿錄番外】年節、三

  負責追蹤案子的小隊員匆匆忙忙的跑過來,「跟老大昨天傳來的訊息講的一樣,我們連夜徹查了關係地區中十八座大小公園,真的找到了。」將手上的檔案夾遞給虞夏,隊員說著:「這輛黑色廂型車,正好在入口處的第三個停車格,查出來是附近張姓居民所有,我們已經將相關人等扣押了。」   看著檔案照片,穿著漂亮裙子的女孩被塞在後車廂裡,臉色有點蒼白而眼睛緊閉。   「父親認識車主嗎?」虞夏翻看檔案,裡面還有幾張女孩的全家福和個人照,原本是提供追蹤和辨識使用的。因為有受到一些施壓,所以昨夜受理的小隊幾乎是沒睡在追查這件案子,除了找到被綁的女孩,同時也抓到了擄人的相關嫌犯,現在正在偵訊,也找了那個豬頭來協案。   「不認識,但是主謀跟另外一個協助的他認識,說是土地糾紛吧,加上他兒子又常常拿K他命開趴鬧事,惹得道上一些人對他們很不爽,所以才抓他女兒要給他點教訓。」打了個哈欠,員警接回資料:「佟你回去再跟老大講一下,聽說那個來鬧的傢伙要撂人去報復抓他女兒的幾個人,已經被阿義帶隊攔下來了……大過年的真是有夠麻煩。」   「好的。」又找他小隊麻煩是吧,虞夏思考著除夕夜該不該違背他哥的話破殺戒。   「對了佟你今天應該下午就回去了嘛,辛苦了。」   「你們也是。」     ***     虞因看著門口的陌生人。   今天從一大早開始,大爸就很忙在廚房裡面準備各種東西,過中午他吃飽後,跟大爸要到錢跑去巷子口買飲料,一回來就看到有戴著帽子的陌生人在他家門口看來看去,「你要找誰?」   沒注意到他出現的陌生人被嚇了一大跳,連忙轉過來,「喔、喔啊……我是在看大人在不在家……」   「我爸爸在家啊,你要找我爸爸嗎?」覺得對方聲音有點耳熟,虞因拍了一下手,想起來了,「你是昨天按門鈴要找爸爸的人。」   「對、對啊,就是叔叔我。」左右張望了下,陌生人摸著口袋,掏出了幾個巧克力球蹲下來,「你家不是只有小叔叔在嗎,爸爸在哪邊?」   「今天是爸爸在啊。」沒有拿陌生人的糖果,虞因抓抓頭,「你現在要找爸爸嗎?」   「不不,我今天忘記帶禮盒了,不然晚上再來拜訪好了。」   「是喔,可是我們今天晚上要出去喔,爸爸也不在家。」虞因看了看對方後面,然後笑著揮揮手。   跟著往自己身後看,陌生人什麼也沒看到,「那我就改天再來啦。」   「好啊,不過叔叔你是不是有做壞事啊。」看著正要起身的陌生人,虞因說出讓對方愣了一下的話,「你媽媽在你後面,她很生氣在看你喔。」   「小、小孩子亂講話!沒禮貌!」猛地站起身,陌生人一邊罵一邊拔腿跑掉了。   「你媽媽叫你——要——腳——踏——實——地——做——人——————」因為對方跑太快了,虞因只好圈著手,對著陌生叔叔的背影大喊。   「神經病!白賊小孩!」   陌生人消失在街道那端。   「你在跟誰講話啊?」轉過頭,虞因看見後面出現了穿著討喜紅色小洋裝的可愛小女孩,對方的頭髮綁得很漂亮,手上提著方形紙袋。   「不認識的人,妳們要回去圍爐了嗎?」   李臨玥甜甜的一笑,「對啊,爸爸跟媽媽因為找不到停車位,所以在外面等,這個要給你們家的,前天你爸爸有送禮物來,今天先回禮,新年快樂。」說著,她將手上的紙袋遞給對方,「我們初三才會回來。」   「謝謝。」接過袋子,虞因看了下巷外,果然有看見李家的車子,「路上要小心喔。」   「你們也是,聽說過年很多小偷闖空門,警察叔叔們辛苦了。那我先走了。」   揮別女孩之後,虞因才返回家中。     ***     下午虞佟開始把食物裝盒裝箱時,虞夏就回來了。   坐在沙發上喝著汽水,虞因看著虞夏一邊拿下眼鏡和鬆著領口,一邊走進來,「佟,我等等要跑一趟醫院。」   「怎麼了嗎?」從廚房探出頭,虞佟問著。   「去看一下那個女孩子的狀況,她被送到附近的醫院去,到現在還沒醒。」隨手摸一下虞因的頭,虞夏轉進廚房去拿喝的,「昨天半夜在車內發現時已經失去意識了,送院後檢查發現頭部有輕微撞擊和脫水,其餘就沒有別的外傷了。被逮捕的嫌犯也供稱沒對受害者做什麼事情,他們就是抓到人之後,想威脅一下她老子而已。」   「這樣啊……我煮個湯,你待會順便帶過去吧,如果受害者醒了應該多少先讓她吃點東西。」   「好。」   正想換衣物的虞夏一回過頭,就看見虞因站在旁邊看他,「幹嘛?」   「有找到姊姊了嗎?」仰著頭,虞因跟著對方的腳步往樓上房間移動,「姊姊今天晚上要一起來吃火鍋嗎?」   「姊姊在醫院,沒辦法吃火鍋。」換著衣服,虞夏看了看手機,自己的隊員打來了幾則簡訊,大致上是報告員警們去攔衝突什麼的,現在已經把那個豬頭人和一干人等全都抓回警局了,目前正在留置中。   「咦,說好找到一起吃的,姊姊受傷有很嚴重嗎?」虞因有點期待的看著虞夏,「那我可以一起去看姊姊嗎?」   「你不是不喜歡去醫院嗎,乖乖留在家幫你爸的忙。」路過房門時,虞夏順手挾帶起小孩下樓,「有幫忙的大功臣才可以拿紅包,不乖的小孩拿紅包會怎樣?」   「會做惡夢做到初五開工。」被放到地板上之後,虞因還是眼巴巴的抬頭跟在大人旁邊,「可是我還是想去看姊姊耶,那可不可以不要拿紅包,然後去看姊姊?」   「你捨得嗎?你不是每年都在局裡殘殺人家二三十個紅包嗎?」雖然對付小孩子大家都是意思意思的包個兩百讓小孩高興,但是一整群收下來也是很可觀的!尤其幾個疼小孩的還都會包比較多。   「這個……這個……」虞因糾結了。   站在旁邊的虞夏環起手,好整以暇的看著苦著臉的小孩,「很多喔,放假前你不是還跳來跳去說要買玩具嗎。」   抱著腦袋,過了半晌,虞因露出一種壯士斷腕的表情,用力的仰起頭看著虞夏,「好,那不要拿,要去看姊姊!二爸說到要做到,一起去看姊姊。」   「怎麼辦?」虞夏看向站在廚房口忍笑的兄弟,「別笑啊喂,快點管教你家小孩。」   「也是你家的。」失笑的搖搖頭,虞佟看著下面一臉堅決的孩子,然後回望自己的雙生兄弟,「他都這樣說了,就帶他去吧,記得要掛好護身符,等等院子裡的艾草摘一點放在他身上,小心點。」   「好吧。」   「喔耶!出門出門——」跑過去把手上的杯子交給虞佟,虞因快步的跑上去換衣服拿外套,接著衝下來抓住虞夏,就怕對方直接反悔。   斜眼看著腳邊的小鬼,虞夏冷笑了聲:「大丈夫說話算話,今年你的紅包全部充公,阿公阿嬤的也照充。」   「……可不可以充警局的就好。」虞因哀傷了,然後抓住虞夏的腿,試著給紅包回血。   「剛剛不是說不要拿嗎。」   「看在小孩子很窮的面子上,給一點點……用擦地板和擦樓梯換一個?」   「你今年就當窮困潦倒的小孩吧你。」   「嗚……」     ***     和虞佟約好局裡見後,虞夏就拎著小孩開車前往醫院。   還在後悔自己斷腕斷太爽快的虞因直接把臉貼在車窗上懺悔。   「好了啦,充你一半就好了。」趁著停紅燈當晌,虞夏伸出手指往小孩背對他的後腦一戳,就聽到小孩發出被擠壓的噗機一聲,「說好要用拖地和拖樓梯來換,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同意就打勾勾。」   連忙翻過身,虞因露出笑臉,抓住對方的手打勾,「說好了,初五開工拖乾淨,二爸不可以反悔。」   「是,不會後悔。」反正每年也都是幫他把紅包拿去存起來,只留給他一點錢買玩具,有沒有充公都一樣,小孩子好騙好騙的沒想到這層道理。虞夏跟對方勾完,就繼續往醫院的方向前進,「等等到醫院別亂跑,別隨便跟別人講話,不管是什麼樣子的都別回話。」   「好。」心情愉快的虞因很用力的點頭。   正要轉換車道時,虞夏突然瞥見了路邊還沒關門休息的店家。   「阿因,你在車上等等。」       十分鐘後,他們到達醫院。   因為父親和兒子都被留置在警局,被救出來的女兒竟然完全沒有家屬陪伴。虞夏打開病房門時,裡面只有一名派出所員警在看顧,問了一下對方今天竟然還放假,但是因為前一晚他有支援跟隊救出女孩,所以不忍心丟著對方孤零零的躺在醫院。   讓小孩在房間裡等待,虞夏和那名員警就先出去走廊談話。   關上房門,虞因抱著手上的袋子和保溫鍋,小心翼翼的靠到床邊看漂亮姊姊,和昨天看見的一樣,但是姊姊現在躺在床上睡覺,頭上還有紗布,看起來睡得很沉。   在床邊走來走去,本來想叫姊姊起床,但是姊姊看起來似乎很累,虞因也不敢隨便打擾,然後放好保溫鍋後就轉到一邊,去看對方的名字,「沈—燕—鈴……」   猛一抬頭,他突然就看見姊姊坐在窗戶邊。   「啊……啊?」床上的姊姊也還在睡覺,他愣了愣,正想走去窗邊時,窗邊的姊姊朝他搖搖頭,讓他不要靠近。   想了想,虞因拍了下手,然後七手八腳把脖子上的護身符拔下來,把口袋裡的葉子也掏出來,放好在一邊後才抱著袋子跑過去,「姊姊說好要一起吃火鍋的啊,不去了?」   姊姊微笑了下,告訴他還是想去啊,但是她最喜歡的裙子髒了,不能穿這樣去參加圍爐。   「那個沒關係啊,妳看妳看。」拆開緊抱的袋子,虞因獻寶似的攤開了裡面裝著的物品,「叔叔買來給姊姊的,一模一樣的,姊姊可以穿來吃火鍋。」   微微愣了下,姊姊笑開了,跟他說,那麼晚一點見喔。   就在那瞬間,窗邊的漂亮姊姊消失了,虞因聽見後面的房門被打開,一轉頭就看到虞夏和員警走進來,他連忙把裙子收回袋子裡,快步的跑過去,「姊姊說今晚要來吃火鍋!」一把抱在虞夏的腰上,很開心的報告著。   還沒開口就被小孩這樣一搶白,虞夏皺起眉,接著看見櫃子上的護身符和艾草,然後他不動聲色蹲下身,把雙手放在小孩的臉龐兩側,「不是說過要掛好護身符嗎,還有剛剛車上有沒有告訴你不要隨便跟人講話。」   驚覺忘記偽裝回沒拔下來過的虞因整個人僵住。   「不聽話的小孩會發生什麼事?」   「會頭痛……哇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對不起我錯了!對不起對不起———————」   站在門邊正要關門的員警目瞪口呆的看著虞夏用傳說中揍犯人揍到他們趴在奈何橋起點的那雙拳頭轉小孩的腦袋,一下子反應不過來,接著路過的護士就對他比了一個警告的手勢,要他們不要在病房裡吵鬧。   在員警還在掙扎要不要冒險去救小孩以免小孩被爆腦時,虞夏就已經結束了「會發生事情」的教訓,「再複習一次,不聽話的小孩會發生什麼事?」   「會、會頭痛……」抱著腦袋,虞因含淚的回答。   「當日再犯會怎樣?」   「屁股痛……」   「現在去把護身符戴回去,草也收好。」看著小孩夾著尾巴乖乖去掛護身符後,虞夏才轉過頭,正對上整個呆掉張大嘴巴的年輕員警,「幹嘛?沒看過修理小孩嗎!」   「不不不……有看過、有看過,你請便。」吞了吞口水,員警連忙往後退一步。   「請便什麼。」瞪了對方一眼,虞夏拿過虞因手上的袋子,「這個等受害者醒了之後再交給她,另外那是我哥煮的,等她醒了之後先讓她吃點東西。」   「是。」員警連忙仔細收好袋子。   「我等等會派人過來和你接班,今天除夕你就……」   「沒關係,我不用回去圍爐。」員警打斷了虞夏的話,「我只有自己一個時間比較自由,請其他同仁不用趕過來,可以回家和家人圍爐的就先回家吧。」   打量了一下員警,虞夏勾起笑,「那好吧,晚一點我還是會找人過來和你交換休息,你就直接到局裡來圍吧。」   「謝謝學長!」   ***      離開病房後,虞因拉著虞夏的衣服,這次不管旁邊有什麼在跟他招手他都假裝沒看見了。   路過急診室時,他看到有一大團人在騷動,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中間包圍著一個用毛巾摀著大半張臉、毛巾上都是血的少年,仔細一看,那個男孩的腳上也都是血,看起來很狼狽。   「你們這群臭小鬼,知道你們堂弟最怕鬼了,幹嘛大白天嚇他害他摔到水溝啊!」兩三個長輩正在敲圍繞在旁邊的青少年少女們的腦袋,「大過年的把人嚇到摔進水溝裡還被割到腳、撞電線桿撞到滿臉鼻血很好看嗎!你們真是皮在癢!」   「嬸、嬸嬸我沒事……」摀著臉的男孩連忙去拉兇悍的女性。   「沒事什麼!這群臭小子就愛嚇你!每年都要嚇一次!今年都不等半夜守歲再 動手了,大白天就在嚇人,也不知道你那顆老鼠膽子一嚇就爆!真是一堆缺德小孩!」   「嬸嬸,拜託別講了……」男孩都丟臉得快要哭出來了。   急診室的醫生和護士們只好忍著笑,專心幫男孩清理傷口。   「什麼別講,這群臭小孩大過年的害別人還增加別人工作困擾……你們全都過來給我向醫生和護士道歉!」   一群少年少女吐著舌頭,站成一排乖乖的向醫生護士道歉,坐在那邊的男孩臉都埋在毛巾裡不敢抬起來了。   「阿因,你在幹什麼?」    走了一段路發現虞因沒跟上,虞夏折回來之後才看到他盯著急診室裡面看,乾脆就把小孩拎起來帶著走。   「有人掉到水溝還撞到電線桿耶。」   「大過年誰這麼笨。」   「不知道。」   揉著小孩的腦袋,虞夏和他邊玩邊離開了醫院。   「那現在就朝局裡出發吧!」   「出發!」         <待續>                   今天大家有出去走春嗎:)   祝大家新春快樂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