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341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0

    追蹤人氣

【案簿錄番外】年節、四(完)

坐在樓梯往下看的虞因眨著眼睛看著底下兩方人馬,中間隔著一條名為警察們的分水嶺,然後在互相叫囂。   「有種抓我女兒!拎北都吼拎今天攏係底加!」   「來啊!歹心事做那麼多!今天這樣對付你剛好!」   「出來輸贏啦!」   「來啊!」   經過樓梯邊時,虞佟拍拍虞因的腦袋,「阿因去幫忙端盤子,不要看大人吵架。」   「那個啊……」   「嗯?」蹲下身,虞佟跟著看向小孩手指過去的地方。   「他們外面有阿公阿嬤,在說子孫不肖喔。」朝窗外好幾位老人家們揮揮手,虞因抬起頭看著旁邊的父親,「他們在吵架,除夕沒人給阿公阿嬤拜飯吃,也不回家,會餓餓。大人羞羞臉,在那邊一直吵,害阿公阿嬤在外面吹風,好難看。」   和後面的虞夏交換了一眼,虞佟勾起微笑,「那等等我們拜拜時,阿因幫忙裝去外面空地拜阿公阿嬤們好不好?」   「好啊。」   「但是阿因不要隨便跟阿公阿嬤講話,只要把東西拿出去拜,可以嗎?」伸出手,虞佟說到:「約定好,拜拜完就趕快進來吃飯。」   「好。」很認真的打勾勾,虞因點點頭。   「別忘記你今天已經用掉一次額度了,複習一下,不聽話的小孩再犯會發生什麼事?」站在一邊的虞夏冷笑了聲。   「屁、屁股痛……」摀著頭,虞因連忙站起身,小跑步的去幫忙端盤子。   站起身,虞佟好笑的看著自家兄弟,「他今天已經被打過了啊?」   「在醫院才一下子沒注意,就不知道跟什麼聊了起來,明明出門前才交代,欠揍。」虞夏嘖了聲。   「這樣啊……過年之後再帶去好好拜一次吧。」   很想告訴他哥其實是那個臭小子自己拿掉護身符和艾草,但是虞夏決定還是不要現在講,以免讓兄弟更擔心,尤其是現在下面還有一堆吵鬧根源,還有越吵越兇的趨勢,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怎樣,真把警局當作他們家開的嗎,「我下去讓他們安靜一點。」   「大過年的,不要動不動就見紅。」虞佟也注意到下面真的越吵越大聲了,為了讓值班的員警可以抽空換班上來吃,所以他們是在二樓會議室圍,在走廊就可以把一樓的動靜可以看得相當清楚。   「我就讓他們見紅有喜。」     ***     「樓下變好安靜喔。」   半小時後,端著盤子要下樓去後門的虞因發現剛剛還很吵的一樓整個沒聲音了。   「大概是叔叔伯伯們口渴累了吧,希望樓下的水夠喝。」微笑的這樣說著,虞佟把最後一個小碗放在托盤上,「等等點香時候,記得找有空的人幫你點,小孩子不要自己用打火機。」   「好,小孩子用打火機頭髮會燒光光,知道。」   小心翼翼的拿著托盤往一樓後門走,路過時一名員警問了他要幹嘛,就好心的幫他搬了小桌子出來放到外面停車的小空地,還幫他點好香。   跟一邊的員警道謝後,虞因很誠心的拜了拜那些阿公阿嬤,然後插好香,就跟著等他的員警一起跑回屋子裡,以免又不經意做出了會被修理的事情。   路過一樓時,他就看見剛剛那些還互相在叫囂的叔叔伯伯不知道怎麼的每個都鼻青臉腫的乖乖坐在椅上互相對瞪,每個人手上都還有紙杯,只是看起來已經快要被他們給捏爛了。   「丟臉!」   「你們才丟臉!」   「一個猴死崽子都打不贏,你們才丟臉!」   「你們還不是整群被一個揍的跟豬頭一樣!」   「你們才跟豬一樣!」   「有種來看誰會像豬啊!」   「出來釘孤支啦!」   互瞪的兩方人馬在新的一陣叫囂之後,又想拍桌站起。   「喂喂,全部給我坐回去喔!」正在做最後一部分筆錄的員警們再度警告著滿屋子裡的成人,「不然我叫人再下來扁你們一次,被一個人慘電整團傳出去以後你們都不用混了!」   被這樣一罵之後,兩邊的人又臉色青白的坐回去了。   正在心裡暗爽的員警一回過頭,就看到虞因走進來,「阿因快上去樓上。」   「姊姊還沒有來嗎?」歪頭看著室內,虞因沒看到說好要來吃火鍋的漂亮姊姊,「好慢喔,爸爸都已經煮好了。」   「你在等誰嗎?」員警跟著看了看裡面,沒看到什麼姊姊。   「嗯,跟姊姊約好一起在這裡吃火鍋……」   「喂喂喂!你們這些警察有沒有搞錯啊!居然用納稅人的錢聚餐是吧!」剛才被痛扁的人跳了起來,「沒事敢來找我們麻煩——」   「誰在找誰麻煩啊!」   女性的聲音打斷了虞夏口中沈姓豬頭的話,接著室內的人很整齊畫一的轉過頭,看見穿著漂亮裙子的女孩給年輕員警用輪椅推了進來,女孩的臉色還很蒼白,頭上貼著紗布,黑亮的大眼睛瞪著一整群大人,「爸,除夕夜耶,你跟伯伯丟不丟臉啊。」   「啊,小鈴!妳醒了,來來來,醒了正好,來看看是不是這個狗養的欺負妳!」眼睛有圈瘀青的中年人馬上站起身,指著對面差不多年紀的中年人,「快,關死這渾蛋!」   「你還敢講!要不是你弄個垃圾土地出問題害我們沒辦法處理,自己又龜兒子不敢出面,不給你個教訓還能怎麼辦啊!」   「對啊!你兒子還暢秋在那邊帶學生去拉K,還敢來找我兒子!」   「姊姊,妳要上去吃火鍋嗎。」無視一干大人又群起咆嘯,等到目標物來的虞因很開心的跑到輪椅邊,看著這次可以摸得到的漂亮姊姊,「爸爸剛煮好喔,我爸爸煮東西超好吃的!」   溫柔的摸摸小孩的頭,女孩露出微笑,「等等喔,姊姊先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好,等姊姊一下,待會兒一起去吃火鍋。」   「好。」   正好聽見騷動下樓的虞夏才想給下面這票皮肉癢的傢伙們再來點教訓時,就看見自家小孩跑過來,一把撲到他身上,接著是女孩示意員警把她推進去,然後讓臉色有點奇怪的員警拿下身上的大背包,「你、你、還有你你你,你們通通都給我看著這些長輩!」   員警打開背包時,整個室內完全安靜了,就連其他的警員也都呆掉。   從背包裡面拿出很多神主牌一個一個擺在桌上,顯然是繞了很多路的女孩瞪著一群成人,「大過年的你們在這裡幹嘛!自己大人、祖先都不用顧了嗎,每個每個都讓自己家的大人跟流魂一樣在外面吹風,你們丟不丟臉啊!不知道他們進不來,只能站在外面嗎!做人晚輩是這樣做的嗎?」   聽著女孩數落整群面有尷尬的大人們,虞夏挑起眉,往下看著正在巴他的小鬼。   「很懷疑這些神主牌位什麼會被我請出來是吧,就是你爸、你媽、你阿公還有你阿公,還有那邊那個你阿嬤,還有旁邊那群穿黑衣跟著圍事的你們的爸媽阿公阿嬤姊姊叔叔阿姨……祂們開門讓我進去的,叫我帶祂們來看看你們這些連過年都要丟臉的傢伙。」神主牌一列出來後,整群人連個屁都不敢放,女孩微微咳了下,「累死我了,你們自己先跟長輩報告做了什麼好事,我要去吃飯了。」   「先都出來。」讓室內的員警們都撤出來,留兩三個在門口守著避免他們逃跑和串供,接著讓其他人幫忙抱女孩上樓後,虞夏才看著現在整個乖得像小狗的鬧事者們,每個人都自動自發的站到自家牌前,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處理被送到這裡的各種牌位,就只能傻傻地盯著牌位不敢動彈。   「你們就在這邊跟公媽相處順便冷靜一下吧。」     ***     「真是的,受不了這些大人,大過年的浪費警力。」   會議室裡,大群人分食著熱騰騰的火鍋,大家都很好奇的看著也在大口吃菜的女孩,似乎完全不介意其他人目光,女孩還夾肉給坐在一邊的虞因,「不好意思給大家添麻煩了,最好關他們關過大年初五,別讓他們回去開工衰一年。」   看著吃相還滿爽快的女孩,虞夏和他哥對看了一眼,「其實你們兩邊還滿熟的吧……?」  在聽他們爭執時候就注意到了,這不但是熟人犯案,還是超熟的人犯案。   「我爸跟黃伯伯認識很久了,我媽死後他們就起邪心,沒事想學人炒土地賺黑心錢,之前有一塊地沒弄好,變更失敗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問題,所以錢和土地就卡死在那邊。我有告訴過他們這種錢遲早會賺出事,現在才會搞成這樣……這個芋頭好好吃,跟我媽媽炸的好像,我可以再吃一些嗎?」   幾個員警連忙下芋頭。   「所以他們真的沒有想殺妳嗎?」年經員警有點緊張的詢問。   「喔,那個其實有點誤會。」摸摸頭上的紗布,女孩這樣說到:「本來黃伯伯他們抓我是要我傳話,要我爸快點出面解決土地和他不肖兒子K他命的事情,但是他們抓我時候太緊張了,加上開車的人技術不好,我一頭撞在車窗上就暈過去了,他們好像以為我死掉,嚇個半死,就放在車廂裡,連怎麼解決都不曉得。」   正在圍爐的其他警員們有點無言,有的人還是因為這案子被抓回來加班的,幾個人有點怨恨的想著要不要乾脆等等去蓋樓下那些人布袋算了。   就在大夥兒努力的吃各種年菜火鍋時,底下又傳來新的騷動,仔細一聽是各種劈劈啪啪砸東西和成人哀哀叫的聲音。   「老、老大!靈異事件啊!」留守的員警衝上來喊到,「有東西拿我們的物品在丟那些人!還好多!」   「啊,因為把牌位拿進來了,所以長輩們也跟進來,不好意思喔,長輩們發洩發洩就會走了。」推著輪椅到樓梯邊看了下,女孩有點抱歉的這樣告訴員警們。   一群人有點無言的聽著樓下傳來「阿母對不起我不敢了」、「阿嬤歹勢啦」、「麥帕啊麥帕啊」之類的男性們驚恐喊叫聲。   抱著碗跟著跑到樓梯邊看,看見他們局裡一整本厚厚的新年日曆飛起來時,虞因大喊:「阿公阿嬤不可以拿文件亂丟!也不可以丟會破掉的東西!哥哥和叔叔要收很麻煩!」   日曆本僵了一下,慢慢的放回原位。   接著,傳來沉重拖椅子的聲音。   「除夕夜應該不會鬧出人命吧。」看著底下難得一見的精彩畫面,虞佟也沒打算勸止,等等大家吃飽一起收拾一下也可以當作飯後運動,還算不錯。   「這些人身強體壯,看來是死不了。」虞夏聳聳肩,決定繼續回去吃大餐。反正長輩教訓小輩最多都是做做樣子,實際不會真砸下去要他們的命,頂多就是皮肉痛一下。   「就讓他們好好悔過吧。」讓員警把自己推回去繼續吃飯,女孩完全沒有要拯救家裡大人的念頭。   「這樣說起來,該不會妳也看得見?」幫女孩換了乾淨的碗讓她繼續吃,虞佟半是聊天的在一旁坐下。   「小時候看得比較清楚,現在只有一點點影子。」也毫不忌諱,女孩點點頭,「聽宮廟的師父說有時候會慢慢就看不到了,小孩子比較容易看到。」   「什麼看不到?」跑回來跳到椅子上的虞因歪著頭看著正在談話的兩個人。   「大家都不知道還在的人啊。」夾了芋頭放到虞因的小碗裡面,女孩微笑的說:「人在做壞事時候都忘記還有人在後面看他們,所以以後就算看不到也不可以做壞事喔。」   「阿因沒有做壞事,做壞事的小孩會被雷公劈到。」完全記得用皮肉痛換來的教誨,虞因很快的告訴對方:「雷公超忙的。」   掩嘴笑了半晌,女孩左右看了下,「唉呀,另外一位虞警官不見了。」   的確沒看見虞夏的蹤影,虞佟想了下,微笑著說:「他應該有事去忙了,要找他嗎?」   「嗯,我想道謝,不知道為什麼虞警官會知道這裙子對我很重要……原本那件沒損傷,只是髒了得好好整理就是。」拉著新裙子,女孩說道。   「我想應該是因為照片吧。」虞佟想了想,告訴對方:「妳的檔案中有一些生活照片,妳在比較重大聚會的照片上都穿著一樣的裙子。」   「因為是媽媽買給我的。」摸著一邊虞因的腦袋,女孩看著腿上美麗的花紋,「我媽媽最喜歡看我穿這件裙子了,她說花樣很美,她年輕時候很想有一條這種裙子,所以只要我穿著,她就會很高興,一些比較重要的場合我也都會穿,希望我媽可以安心。」雖然現在樓下的父親超不能讓人安心就是。   「原來如此,我想夏應該晚一點就會回來了,如果不趕時間,我們可以一起守歲等夏回來。」   「好啊。」     ***     虞夏回到警局時,路過一樓看到剛剛那群傢伙們每個都哭喪臉的跪在牌位前,臉腫得比他剛剛揍下去還大。   「修理完了?」隨口問了下已經換班來看守的員警,然後得到員警低聲興奮的說真是大快人心、如果每年都來場這種的讓大家笑一下調適心情就好了的回答。   雖然是這樣說,不過還是有人好心的端了火鍋下來要給這群不能回家圍爐的傢伙吃一點暖,但是很顯然的比起火鍋的吸引力,這些人比較怕一站起來又有椅子飛過來,所以食物在那邊冒煙,人還是在原地跪。   一踏上樓梯,虞因就衝過來了,「姊姊給我紅包!」   看著小孩手上已經攢了好幾個紅包了,虞夏就知道吃飽飯後的殺紅包循環已經開始了,有的人吃飽就會先塞然後繼續執勤,有的人會守歲完給,他一把抱起虞因,「說謝謝沒有。」   「說了。姊姊說她很累想要先睡一下,等等就會起床,樓下的阿公阿嬤已經先回家了,其他人要跪就讓他們繼續跪,不用跟他們講。」抓著虞夏的肩膀,虞因很盡責的把話帶給自家大人,然後伸出手,「二爸新年快樂,恭喜發財。」   「臭小子,討紅包討得這麼坦白嗎。」往對方臉頰捏了一下,虞夏摸摸口袋,拿出了早就裝好的紅包往小孩的臉上拍。   「啊,二爸跟大爸用一樣的袋子。」虞因從懷裡掏出另一個一模一樣、蓋有小金魚的香噴噴紅包袋。   「廢話,那個買來一包有六個啊。」   「二爸跟大爸也一樣包六百……」   「小孩子身上放那麼多錢幹嘛,會被壞人搶。」   路過會議廳時,正好看見虞佟和那個年輕員警在收拾清理碗盤,然後重新擺上飯後甜點水果,虞夏就抱著小孩一起進去幫忙。   「二爸二爸,長大會不會包多一點?」小心翼翼的收好紅包,虞因也跟著端盤子。   「小孩子計較金錢幹嘛,欠揍。」   「就、就你們多包一點,然後扣掉被沒收的和拿去存的,我就可以包回去給你們啊。」仰起臉,虞因巴巴的望著大人,「對不對,這樣全家都有紅包,就一樣健康平安啊。」   沉默了半秒,虞夏和虞佟互看了一眼,然後一巴掌拍在下面的小腦袋上,「等你開始工作再說吧,小鬼。」   「工作就可以包了喔?我有端盤子跟擦地板啊,可以先從二十塊開始包嗎?小孩有點窮……」   「窮你個大頭啦。」          十二點鞭炮聲響起時,他們路過一樓,早已經醒來的女孩陪著一堆膝蓋在抖的大人們吃遲來的年夜飯。   抱著一大堆紅包的小孩心滿意足的在休息室裡面呼呼大睡。   虞佟幫孩子拉好被子。   然後虞夏站在一邊的窗戶旁,看著依舊人們來來往往的警局。   不論是從哪裡來的電話,員警們和消防救護們也都還是一樣不斷的出勤或處理,不管年夜飯被拆成幾次才能吃完,大家依舊像往常般繼續忙碌著。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爸爸、二爸……」   睡得迷迷糊糊,虞因抱著一邊虞佟的手,一邊發出很小很小的聲音,「辛苦了……新年快樂……新年快樂……」   「阿因也新年快樂。」      接著,新的一年到來。     「大家新年快樂。」         <完>                                     最後,是關於路過的孩子們。   大家有猜到幾個人呢?                           *小女孩跟小男孩*   「阿兄、阿兄。」   半夜爬上兄長的床,小女孩把人推到旁邊,然後翻開對方的枕頭,「阿母不是說紅包要放在枕頭下嗎,你才放阿爸阿母的會不會不夠力啊?」   差點被推下床的男孩揉著眼睛,看著妹妹在搜他放在抽屜的其他紅包,「什麼東西?」   「壓歲錢啊,壓著卡不會有東西作祟,你要全部放在枕頭下才夠力啦。」   「那只是習俗,又沒關係……」   「那就都放啦,幫你放進去。」     「哥哥!小海!半夜兩點不睡覺還在幹嘛啊!」             *小男孩*     他看著盤子裡的年糕,露出了微笑。   「怎麼了嗎?」   對座的家人問到。   「沒有,只是突然覺得以後好像會很有趣,不知道長大會認識多少朋友呢。」    真的令人期待。                 *少年們*     「小玖,你要多吃點補血的。」   他看著已經尖起來的碗,很想拒絕堂兄堂姊們的好意,但是大家好像是怕他會餓死一樣不斷的把菜往上放,還很好心的一直告訴他吃什麼對身體好要補一下,讓他不知道怎麼推絕。   「你們這些小渾蛋少在那邊假好心,不就是你們害玖深去急診縫七針的嗎。」嬸嬸白眼了一大堆獻殷勤的小孩。   「唉呦,玖深要考警校,我們也是好心要幫他練膽啊,不然那裡面聽說很多耶。」   「對啊,哪知道他被一嚇就摔到大水溝裡。」   那個不是一嚇啊。   少年心中在流淚,堂兄堂姊們根本是突然在他後面大說鬼故事和製造音效才嚇到他。   「而且他自己爬起來還滑倒去旁邊撞電線桿,我們也來不及救人啊。」   那根本就是他在掙扎從水溝爬出來時,堂兄堂姊在旁邊大喊水溝有手伸出來,他才嚇到滑倒去撞電線桿啊!   「大家也都是一番好意。」   「是啊是啊。」   少年完全不想要這種好意,但是又覺得不能傷害大家的好心。   「所以,等等守歲來第二輪吧。」   堂姊拿出了蠟燭。   少年都快哭了。       「你們這群小渾蛋根本沒有反省吧!吃飽飯通通給我去公媽牌前面懺悔!」   嬸嬸怒了。            ---------------------       再最後,關於小偷。         趁著這些房子主人出門時,他的時間終於到來。   壓低了帽子,這兩天都在附近徘徊的男子鬆了口氣,原本他想要下手的房子老是有小孩在家裡走來走去,雖然沒大人很好下手,但是就是麻煩。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要傷到小孩,最好就是拿了值錢的走人。   總算等到今夜,大家都回老家圍爐時,真是最好下手的時機。   於是他翻過圍牆,侵入庭院,對著房屋開始拿手的開鎖。   但是今晚運氣無敵差,不管怎樣施展本事,門說不開就是不開,連窗戶也撬不開,想要冒險用石頭砸看看時,連條裂紋都沒砸出來。   他突然想起小孩子的話,然後打了個顫。   胡說八道、胡說八道!   拿不到讓人更想拚了,他繞回門前,再度重新開鎖。     然後,他聽見屋子裡有年輕女人的輕笑聲,好像在嘲笑他一般。     接著大門傳來幾個喀喀聲,被鎖得更死了。   「我就知道,浪費我的時間還回來這趟。」   後面傳來聲音,他回過頭,看見了這棟屋子的其中一個小孩……嘖,沒辦法,只好先弄昏小孩了,被看到臉就糟糕了。    站在庭院大門前的男孩居然一點驚慌的神色都沒露出,這讓他覺得有點怪怪的,不過現在的小孩都很喜歡裝腔作勢,搞不好內心怕得要死咧。   於是他拿出了刀子和繩子。   「喔?你應該知道竊盜和強盜有差吧。」   大門邊的人鬆了鬆關節。   只好上了,他抽出刀,往前衝,最後就聽到對方非常平靜的說了兩個字。       「找死。」           <整個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