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76594

    累積人氣

  • 29

    今日人氣

    275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幕後茶會.2

  
主持人B:是的,只要接下來訪問時不要被來賓去頭掐尾斷脊髓,這真的會是一大享受。
 
小亭:斷完能吃嗎?
 
主持人B:不行……以下開始訪談。
 
  
本次來賓名單:漾漾、喵喵、學長、夏碎、西瑞、九瀾、千冬歲、萊恩
 
  
***
 
  
 
雖然很多人問過類似的,但是還是繼續來問一下,冰炎殿下至今對主角的感覺是?
 
漾漾:學長你那個沒表情的表情不管怎樣看都超恐怖的……我完全不想知道答案啊啊啊啊……我們還是繼續下一題吧……
 
 
  
請問西瑞喜歡什麼類型的女性?
 
漾漾:噗——咳咳咳……(嗆到)
 
西瑞:蛤?啥米?
 
B:意外的還滿多女性同胞想知道。簡單的說,你的擇偶條件是?
 
千冬歲:八成是金光閃閃之類的。
 
西瑞:你個四眼田雞是要找本大爺幹架嗎!
 
千冬歲:難道是正常人類!
 
漾漾:(千冬歲你也驚嚇太大了)
 
西瑞:廢話,本大爺行走江湖一把刀,江湖任我獨行!千里不留行!大江南北只有我蹤影!飄浪江湖的鐵血男兒總要有個心靈停泊。
 
B:等等,我知道了,該不會你是……港邊才是男性的所在那一派!
 
西瑞:當然!你們這些愚民,大船偎港才是正道!你們難道不曉得成功的俠客背後就是有個在家織布煮飯等你的女人嗎!退隱江湖之後可以一起養老。
 
漾漾:不不不,你是想要人家織完千里布還等不到人嗎你!織布是什麼條件!為什麼會有織布這種選項!你要別人等什麼啊你!
 
西瑞:好女人會等十八年。
 
漾漾:靠……邀請旁邊走勒!你不要隨便誤人家青春啦!
 
西瑞:本大爺也會專心血洗江湖十八年不沾野花葷腥只想她,有屋有房有吃大爺走過人生路就回家。
 
B:總、總之是傳統女性沒錯吧……
 
漾漾:我覺得錯很大啊……
 
B:好男人……大概要從正確觀看八點檔教起(沉痛)
 
  
  
 
同系列問題,請問主角家的媳婦最低門檻呢?
 
B:大家對於媳婦問題都很有興趣。
 
漾漾:呃……最低門檻到底……
 
B:總之就選一個最低的條件。不要說織布跟煮飯,煮飯太多人用了。
 
漾漾:現在煮飯不能當最低門檻嗎(驚)
 
B:每個人都要媳婦煮飯是怎樣!你們是多想刁難女性同胞,並不是每位女性都會煮飯啊!有的人就是天生怎麼煮廚房都會炸掉、還會切到自己切到斷掉啊體諒一下!還有要求對象會煮飯的人自己先要學會同等技能!難道那邊一臉沒事在喝茶的冰炎殿下會嗎(指)
 
夏碎:他會。
 
B:……
 
漾漾:好、好吧,那、那就是……活生生的、正常的、走在旁邊不會被招牌打到,能身體健康有精神?
 
B:你是在市場挑魚嗎。
 
  
  
請問主角,如果學長和西瑞被打到不醒人事沉海的話,你會先救哪一個?
 
漾漾:回答問題前,我想知道的是……真的有人可以把他們同時打到不醒人事嗎!
 
西瑞:哈,大爺下海前會讓他知道全家灌水泥囤海的滋味。
 
B:這是假設題……假設……拜託請假設一下。
 
漾漾:假設前,我想知道的是……他們兩個淹得死嗎……
 
B:(默)
 
學長:(喝茶)
 
夏碎:技術上來說,是淹不死的。
 
漾漾:那要怎麼回答啊……都別跳了、我死!(沉痛)
 
 
  
  
呃,好吧,倒過來問,如果主角被沉海的話,請問學長和西瑞會做何行動?
 
學長:為什麼都是問我?
 
B:呃……就、就假設吧(總不能說觀眾比較想看你的笑話)
 
學長:米納斯會救他。
 
B:假如是沒有米納斯和老頭公的狀況下,被沉海、絕對沒有外力可救呢!
 
學長:那再見
 
漾漾:學長——求求你一定要救我啊啊啊啊!
 
學長:嘖。
 
西瑞:漾~漾~you jump、大爺jump。
 
漾漾:你下來幹嘛!看我怎麼死的嗎!不要跟下來!還有這句話不要用在這種時候,我一點都不感動啊啊啊。
 
喵喵:漾漾放心,就算一直沉、沉沉沉溺死了我們也可以救啊。
 
漾漾:(為什麼我突然感到無比心酸悲痛)
 
B:看來還是會得救。
 
  
  
為什麼冰炎殿下會留長髮呢?
 
B:還滿多人有這個疑問喔,殿下普遍給人的感覺似乎都是特別討厭麻煩,不少人認為您應該會是一頭短髮……不不不拜託您快點把手上的刀子放下來別剪頭髮啊——
 
學長:嘖。
 
夏碎:其實會換長短。
 
漾漾:咦?我有看到的時候都是長的。
 
夏碎:現在一直都是長的沒錯,前幾年有陣子很短。
 
B:那換長短有特別理由嗎?
 
夏碎:我記得以前問過,回答是因為很煩。
 
B:因為煩……剪短?因為煩……留長?
 
學長:你有意見嗎?
 
B:不不當然沒有,可以請問夏碎先生大致描述一下狀況嗎?
 
夏碎:以前董事很喜歡拉他頭髮玩,所以冰炎就一口氣把頭髮都剪了。後來賽塔與安因等幾位閣下們有意無意一直說可惜了很美麗的頭髮,像是白銀寶石般的髮澤很少見……過沒多久又開始留長了,大致上是類似這樣的狀況,否則我想他應該是懶得剪的成分比較多呢。
 
漾漾:(所以學長你根本只是想圖個耳根清靜吧!)
 
學長:褚,你欠扁嗎?
 
漾漾:(對不起我閉腦了)
 
B:所以照顧長髮就不算麻煩嗎?
 
學長:不過就是放著不管而已。
 
B:……原來如此。
 
  
  
請問主角,安地爾和西瑞你會比較想先拍死哪一個?
 
千冬歲:哈哈哈哈哈哈哈————
 
西瑞:漾~把那封信給本大爺。
 
漾漾:你想對正常人類幹嘛啊!絕對不會給你!
 
西瑞:那答案呢?
 
漾漾:……你把獸爪放在桌上的意思是要人跳過這題吧。
 
西瑞:你錯了,本大爺一定會追根究柢!
 
漾漾:(我還真想回答兩個一起拍死啊啊啊啊啊啊!)總……總之,我誰都不想要面對也不想拍。
 
B:我可以了解你的痛。
 
  
   
學長經常拍打敲擊主角的腦袋,都不會擔心主角會從假腦殘變成真腦殘嗎?
 
學長:他有假腦殘過嗎?
 
漾漾:咳咳咳——下一題!(開玩笑我不想在今天變成真腦殘啊啊啊啊啊!)
 
  
 
  
如果親西瑞一下,可以得到一百具屍體,請問九瀾接受嗎?
 
九瀾:不用親他,我就有那個數量十倍以上的屍體了。不過話說回來,如果親下去,西瑞小弟的屍體就是我的,那我勉強可以接受。
 
西瑞:給本大爺滾遠一點!
 
  
  
學長生過最嚴重的病是……?
 
漾漾:(暴躁病。)
 
學長:褚,我想你的腦殘病應該真的需要治療了。
 
漾漾:(對不起我閉腦了)
 
  

   
請問主角什麼時候才會變強?
 
漾漾:我、我已經有在變強了……真的有……只是比較慢而已(掩面)
 
喵喵:對啊,漾漾有變強喔!沒有很大點而已!
 
漾漾:……
 
  
   
 
學長似乎是不收女孩子禮物的,為什麼收了主角的禮物呢?
 
學長:他是女的嗎。
 
B:呃,當然不是。
 
漾漾:學長一般不收禮物好像是杜絕女同學廝殺吧……等等!你就不怕我被女同學殺嗎!有的根本不管是男是女都照打啊!
 
學長:如果因為這種事情被殺,那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
 
漾漾:起碼在送禮之前說一下會有生命危險啊啊啊啊啊——
 
夏碎:這樣一說,冰炎的外表的確也頗受一些男性歡迎。
 
漾漾:……夏碎學長你不要再加強恐怖性了(後悔中)
 
夏碎:開玩笑的,實際上不管是男是女他都會分辨,有目的和麻煩的物品一般是不收,純粹朋友間的贈禮會收。
 
B:原來如此,所以才會省解釋的直接宣稱不收禮啊。
 
夏碎:其實這點很多人都是相同的,並不是只有他這樣做。
 
B:了解。
 
漾漾:(嚇死我了)
 
  
  
 
在原世界有吃過什麼特別好吃的食物嗎?
 
西瑞:雞蛋糕!
 
漾漾:呃……好吃的其實很多喔!台灣是美食天堂!很多東西都很令人印象深刻喔!
 
西瑞:既然這樣說的話!漾~下次我們去吃到死之旅吧!
 
漾漾:……對不起我錯了。(突然覺得不應該提的)
 
 
  
 
請問學長最高有幾天不吃東西?
 
學長:不知道。
 
B:啥!怎麼會不知道?
 
學長:為什麼要知道!
 
B:呃呃,正常人會記得吧?
 
漾漾:(學長不是正常人啊啊啊啊……)
 
 
 
  
  
請問萊恩的隱形能力到底是怎麼練成的?
 
B:……萊恩人不見了,訪問不到啊啊啊啊啊啊!
 
千冬歲:他在你旁邊。
 
B:哇靠!這到底是什麼變色龍神術!究竟是怎麼練成消失的?
  
萊恩:我沒練啊……
 
   
 
  
那萊恩的能力是家庭遺傳嗎?
 
萊恩:?
 
千冬歲:我之前去他家時候,其他人還滿正常的。
 
B:那就真的是老天獨厚了……
 
千冬歲:是啊……
 
B:不過某方面來說還滿方便的就是。
 
  
 
   
對了,千冬歲出任務時候沒有用眼鏡,是有使用隱形眼鏡嗎?
 
萊恩:他沒有近視。
 
千冬歲:(推眼鏡)我沒有近視。
 
B:那幹嘛要戴眼鏡?因為帥?
 
千冬歲:就跟戴面具一樣道理。
 
  
 
  
學長有考慮像西瑞一樣染成別的顏色嗎?
 
學長:……
 
漾漾:我想應該是沒有吧(嗚啊學長的臉色超難看)
 
 
 
  
  
請問西瑞平常看的電視劇範圍?
 
西瑞:哼哼哼哼,本大爺像是這麼容易會說出機密的人嗎!身為一個響噹噹的江湖過客,就是要來無影去無風,讓你摸不著也猜不到!
 
漾漾:雖然不知道確定,但是我可以很自豪的跟你講……八成啥都看,而且還偏向大量本土劇……(每次聽他講話就知道之前大概有看啥了……)
 
B:我也這樣覺得,不過那個範圍還廣到滿微妙的……
  
西瑞:漾~隨便透漏別人的機密是不好的喔(磨爪子)
  
漾漾:呃、下一題。
  
  
 
 
畫者題,大家在大冬天看到夏威夷海灘和花色少年襯衫有啥想法?
 
漾漾:好冷,冷死人了。冬天看到這種打扮實在是有夠冷。
 
學長:……
 
九瀾:西瑞小弟一直都是那樣子嘖嘖,真想切開皮,看看下面的組織呢。
 
夏碎:我對個人興趣打扮沒任何意見(微笑)
 
小亭:好像糖果!花花的、花花的!
 
西瑞:你們這些沒藝術感的愚民!本大爺那叫藝術!藝術懂不懂!
 
漾漾:不就是花襯衫和海灘嗎……
 
西瑞:漾~這你就不懂了,夏天!沙灘!烈日!花襯衫!一切一切都是絕佳的組合啊!這閃耀的陽光就如同本大爺的沸騰的俠客之氣!蒸蒸上升啊!
 
漾漾:(根本是已經熟掉的俠客吧)
 
  
  
  
最後女鬼到底怎麼了呢?
 
漾漾:我也很介意……
 
學長:就下去了。
 
B:……下去哪裡。
 
學長:該哪裡就那裡。
 
漾漾:所以有復仇成功嗎?
 
學長:誰知道。
 
漾漾:(學長你根本是懶得解釋吧!)
 
 
  
  
請外景主持人輔助訪問一下人類部分,褚爸爸常常沒回家,難道小孩都不會錯認嗎?
 
棚內B:主角的阿爸大概已經蒸發的七七八八了。
 
C︰種族會用感應血緣力量的方式來判斷相近關係,不過人類似乎沒有這種能力,只看臉的畫貌似都會記錯吧,還是長時間不見?
 
漾漾:有印象以來,我爸就常常不在家,大概大半年才會看到一次人吧……其實我小時候真的把他當成陌生的叔叔過。
 
褚項:(有點打擊)
 
冥玥:沒關係,大家都當過。
 
褚項:(巨大打擊)
 
C:這真是高出差的風險啊,半年不回家,小孩都忘記臉了……出外打拼真辛苦。
 
  
  
***
 
  
  
主持人B:嗚啊,這次訪談還真順利啊,大致上就這樣結束了。
 
喵喵:這邊的茶點真好吃啊。
 
主持人B:如果可以次次都這麼順利就好了……嗚……
 
漾漾:乖,我懂你的痛……
 
千冬歲:啊,那我們有任務就先離開了,感謝茶會招待。
 
(千冬歲和萊恩離席)
 
漾漾:說到結束,這次有抽獎,學……學長又逃跑了!什麼時候跑的!
 
主持人B:這樣一說,剛剛學長和夏碎先生也說有任務要先離席了。信件暫時交託了,等我們抽完再返還給他們。
 
喵喵:那只好我們自己抽獎啦!
 
西瑞:哈!這次!阻礙的石頭都已經消失了,就讓本大爺來抽出下一個待殺的名單!
 
漾漾:只是要抽禮物名額而已,你要殺誰啊!不准殺,不要莫名其妙把別人當獵物啊!
 
西瑞:漾~這你就不懂了,從一大堆裡面抽出一個,那是神的選擇啊!
 
漾漾:神才沒有選別人被你殺!給我發誓出去不會記住等等的名單。
 
西瑞:嘖。
 
主持人B:那麼就來和平無事安全的公佈一下本次的贈獎名單吧,請西瑞和主角各抽一張囉,以下:
 
  
第二屆書上茶會抽出
  
致贈第六集簽名書一本:蔡O萱
 
致贈周邊套組一份:冰苑
  
新書與周邊上市寄出。
  
 
  
主持人B:以上,感謝大家的參與,大家下次見。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