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案簿錄】拼圖 (試閱)

  意識到這件事的瞬間,他微微的嘆了口氣,還是按照慣性的日常打理,接著泡了茶水,從架上拿下之前買了還沒看的書,開始了早晨時間。   他的強制假不是單一理由,是累積起來的,扣掉有幾次沒按照程序,給檢察長和主任帶來些許……可能為數不少的麻煩之外,就是近期加班加太兇了,經常性在辦公室待到很晚、甚至趴在桌上睡一睡又繼續看卷宗,所以周圍也多少開始有點微言。   想要儘快處理掉是很好,但是他也給其他同事帶來了不少壓力。   坐在上司偌大辦公室的沙發中,關上門後,從學校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是自己老師的上司有點嘆息的告訴他,已經有些科室埋怨他工作超過太嚴重,連帶的影響了其他想要正常工作和休息的其他同僚。   他只好解釋,那是他自願留下加班,和其他人並沒有關係,而且同事們也沒有因為這件事情交惡。   老師便告訴他,有時候,人和人被比較才是問題點。即使他們都沒有那個意思,同僚之間都知道彼此辛苦大多會儘力配合進度,也互相希望大家都能適當的休息放鬆。但是一些民眾、或是更上頭總是會覺得為何其他人不跟他一樣犧牲休息做更多。   現在的大環境裡,很多老闆總希望能夠用最少的付出換來員工最大值的付給,即使是他們這種職業也難免,只要有一個做得太過多,就會被拉出來當作比較其他人的工具範例,長久惡性循環下,只會造成大家能休息的時間越來越少,精神和壓力越來越緊繃。   「這倒是真的。」   上午八點多,把他約出來吃早餐的楊德丞邊聽這次休假理由,邊笑著跟他談:「我們以前有個學長,姓包的,好像在外科執業吧。聽說他剛畢業時成績很優秀,也很有熱誠,在醫院裡面做得比誰都還要多,一天睡不到兩小時,包山包海還病患隨傳隨到,就算不到也一定要先找人過去看狀況,最後被同事陷害遭到開除;而且同科的也跟著叫好,因為跟他實在是太累了,還被當成理所當然,一些病患覺得這些都是應該的,所以也拿一樣的態度來對待其他醫療人員,甚至護士在幫忙其他人、晚一點到也會被病患家屬叫囂投訴,完全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看著眼前的友人,黎子泓微微皺起眉。   「你自己也懂這個道理吧,有熱誠不是壞事,但是有時候適可而止的休息會比較好,你們這樣在工作上都太超過了,別逼著別人也得承受對等壓力,不得不跟著一樣拼命,長期下來不是好事情,何況加班費又不會看你辛苦自動加成,現在的人莫名被扣一個責任制已經夠倒楣了,別再去搞個鐵人制出來。」攪拌著咖啡杯,楊德丞邊拿起旁邊豐富的三明治咬了口:「你跟虞警官都太認真了,阿司這陣子不是一直在抱怨會過勞死嗎,人力資源也就固定這些,攬太多事情想要快速解決完的話,搭配的其他人也只能跟著衝了。」   其實不只嚴司,合作的其他同事們多多少少也有叫他要休息就該休息。沉默的思考了下,黎子泓確定最近玖深他們那邊最近也經常加班,前陣子阿柳也唸過類似的事情,還說玖深都睡到工作室地上去了,早上來的時候常常踩到躺在地上的玖深,重點是還沒有踩醒,害阿柳以為踩到屍體類的東西。   因為公務預算一直在刪減,在各種資源支援方面也一直沒什麼進展,人員也不見得擴編更多,上面丟下來的專案卻不斷增加,包括虞夏在內,團隊與各個基層都是硬擠出更多時間來承接和處理更多事情,其實就連他最近也真的都有點感到吃不消了。   但是只要一放手,追著的案子就很容易失去線索,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   他並不想給其他人壓力,所以大多能帶走的他也儘量都帶回家做,只是還是不夠,犯罪率上升的同時也意味著不管再怎樣努力,那些待處理的案卷只會越疊越高;尤其是現代人很容易因為各種莫名奇妙的事情出現糾紛訴訟,更增加了不少工作量。   而刑案,不管是死者、當事人或親友家屬,都希望能得到答案,那種急切的心情難以忽視。   所以他只能搖搖頭,「還是無解。」他頂多就是再帶更多回家,儘量不要拖累到其他同事被說閒話。畢竟很多人都是有家室,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都需要休息時間與和家人相處的時間,沒有人應該二十四小時全天候賣命,把自己拴在職位上不得離開。   就連他自己也不想這樣。   如果可以,黎子泓也很想正常的休息,回家打電玩、看書,假日像以前學生時代一樣固定爬山運動。   「那你就趁這次休假好好糜爛一下吧,去做做想做的。」看著快沒救的傢伙,楊德丞只好憐憫的拍拍對方的肩膀,「是說,你們檢察長強制休假怎麼會這麼奇怪,還不准你去接觸任何工作上的事情,難道你之前放假也都跑回去工作嗎?」   「不,那有別的理由。」黎子泓頓了下,沒有解釋這個真正強制假的主要原因,解釋了只會造成不必要的擔心。   也沒繼續追問的楊德丞很適時的轉移話題:「對了,那你有打算要怎麼休假嗎?不會真的在家打電動打到爛掉吧。」糟糕,剛剛還叫他要糜爛,搞不好真的會這樣……他記得以前阿司有講過有次放三天連假,這傢伙真的在宿舍整整打了三天電玩打到忘記吃飯的事情。   「可能把之前放著的遊戲玩一玩吧。」這陣子加班過頭,自己倒是有很多遊戲還沒玩過。  黎子泓認真的思考是不是要趁連假,將該破的都破一破,這樣累積著都已經一大箱連拆都沒拆封過的,之前路過熟識的店家,老闆還專程跑出來要問他心得和推薦新的遊戲呢。   想著老闆專程幫他搶到的國外限定精裝版,黎子泓覺得好像有點對不起老闆的熱血,老闆聽說他還沒玩時候有露出點失望的表情。   「……你不考慮出去走走嗎?」還真的被他料中,楊德丞開始在考慮要不要按時去探一下,避免有人打電動打到暴斃,這種身分被刊上新聞不太好看。   「阿司說最後一天是他的,可能會出去逛逛。」想了想,整整五六天都在打電玩好像也不太好,黎子泓沉默了幾秒,「或許會撥幾天去運動,很久沒去找山友了,可以順便去聊聊。」   「阿司沒放假喔?」楊德丞還以為那傢伙會說七天都他的,接著就把工作全扔給其他人,積假搬出來,包袱款款揚長而去跟著放大假。   黎子泓笑了一下。   知道這件事時候,嚴司在電話另外一邊大喊太陰險了,他這禮拜有四天要出去帶研習,回來後才有兩天假,根本搭不到時間,勉強就撿到最後一天而已。   至於電話背景是其他人在大喊不要把解剖刀拿來插桌子這種事情,他就沒告訴楊德丞了。   「反正你就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吧。」楊德丞拍拍他的肩膀,笑笑地說,「我會幫你保留座位,肚子餓就來吃飯吧。」   「謝了。」     ***     下午的時間。   警局前,如同平常般各種人潮來來往往。   「妳在這裡做什麼?」   「哇幹!靠北喔!哪來的青——呃……你好。」   在警局前躲躲藏藏的小海被後面的人給嚇了一大跳,本能的想一拳揍過去時,才發現冒失的傢伙揍不得,接著連忙收起自己的拳頭。   看著平常應該都會大搖大擺闖進去的女孩,想來打個招呼就回去放假的黎子泓微微挑起眉,有點不曉得女孩這次又是什麼花樣,「怎麼不進去?」   「老……呃、我只是路過、路過瞄一下……」不自在的咳了好幾聲,小海一反常態,有點結結巴巴的又看了眼警局的方向。   看了看女孩,黎子泓想想,轉向另一邊的茶館,「不趕時間的話,坐一下?」   「蛤?可以嗎?」眨眨眼睛,小海抓抓臉,「也、也好。」   於是,他們一前一後的進了那家平價消費的小茶館。   從落地窗看出去,也可以很清楚看見對街的警局正在忙碌。隨便點了個涼的,小海有點扭捏的揪著短褲一角,頻頻瞄著那個方向。   「妳和虞警官發生什麼事了嗎?」盯著女孩毛躁的動作半晌,黎子泓有點疑惑的開口。   「咳咳咳——」才剛喝了口飲料,小海馬上就噴出來,接著慌慌張張的抽衛生紙,「靠靠靠靠——」   等對方急急忙忙擦乾淨之後,他才思考或許不該問這麼直接,畢竟他跟眼前的女孩並不算熟,雖然見過幾次,但是也僅此在互相認識與問候的禮貌階段,算起來,嚴司反而還跟對方比較熟稔,還經常換什麼警局八卦情報之類的。   用力的喝乾飲料掩飾尷尬,小海瞪著眼前的檢察官半晌,終於決定豁出去了,匡的一聲重重的放下手上的杯子,「老……我問你,老娘……我會不會素質很差!」   「嗯?什麼意思?」不太確定對方想問的方向,黎子泓打量了一下對座的女孩,除了打扮稍嫌清涼之外,整體外表並沒有什麼好挑剔的,是很受歡迎的女性類型,大眼睛、身材好,不化妝也擁有很得天獨厚的面容。   「老……喔幹,我是說,我跟條杯杯……」   「我不介意妳本來的說話方式,妳可以不必特地矯正。」從剛開始他就留意到女孩講話不太自在,而且也沒什麼精神,跟之前見過那幾次有些差異。   「不是因為你才改的啦。」垂下肩膀,小海嘆了口氣,「果然還是有氣質的女人跟警察比較速配吧,小太妹很落格,距離差太大了。」   沉默了幾秒,黎子泓大概知道對方在煩惱什麼了,「妳見過唐小姐了?」在墜樓的案件過後,他碰巧看過一兩次唐雨瑤到警局探訪,也都是找虞佟。   根據嚴司那個八卦嘴所言,兩人似乎也沒什麼,就是稍微有聊上一點,交集不算太多。套句某法醫的話,連沒眼睛的都看得出來又一個倒追警察,然後被倒追的又不自覺。   但是某法醫最後結論說得很毒,他的橫批是姊弟外表傷人心。   「沒直接碰面啦,之前在門口看過。」遠遠的小海就可以看得出來那個女人氣質很好,而且很漂亮,動作舉止都很優雅,和她完全不一樣。重點是,虞佟在跟那個女的講話時,神情態度和她講話時截然不同。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小海自己多少看得出來,虞佟每次跟她講話時都有點無奈或好氣好笑。問了小弟,小弟跟她屁什麼那是男人的矜持,她就巴了那白目一頓。   和她相反,虞佟在和那女人說話時,態度很溫柔且客氣,兩個人聊天時候看起來很自在。   「唉……」果然還是要真正的女人比較配得上條杯杯啊。把下巴抵在桌上,小海看著眼前的男性,「我果然跨區跨太大了,條杯杯都嫌我煩了吧。」看看那女人,有腰有胸還有美貌,屁股看起來很大應該也很能生,舉止進退都是標準大家閨秀,那才真的是好老婆的對象啊。而且她也看過虞佟拿保溫鍋還給她,一看就知道女生是會下廚的,她實在是差太遠了。剁人她很在行,但是剁青菜就……就不如還是去剁人吧!   「我想,虞警官應該不太會介意。」身為旁觀者的黎子泓長期觀察下來,反而跟嚴司有一樣的結論——被虞佟馴獸了。   在偵辦方面,眼前的女孩幾次下來真的幫上不少大忙,而且從認識以來,暗地也做了不少事情。可能虞佟還沒注意到,但是每天手上都要經辦各種案件的黎子泓多多少少也留意到了,在女孩店家管轄區那邊的案件發生率銳減,就連鬥毆事件都整體下降,問了幾名員警,也說了那裡私毒狀況都減低了,比其他區還來得好管理。   也不知道幾次了,在員警們還找不到犯人時,透過特殊管道被找出來的犯人鼻青臉腫的給打包丟到警局;或是毫無進展的案件總是會獲得一些得以突破的情報。某方面來說,小海在警局其實很受歡迎,完全不動搖的強烈個人信念和正派豪氣作風,也結交了不少員警,就連鑑識也都跟她認識。   比起微笑卻滿腹心機的人,黎子泓不得不承認,他也對女孩很有好印象,當然僅止一般欣賞範圍。   抱著腦袋,現在正陷入掙扎的小海眨著大眼睛,可憐兮兮的整個人趴在桌上,「吼……條杯杯如果幸福就應該恭喜他,但是心內好複雜啊——」   有點好笑的看著平常會咬人、現在卻看起來很普通的女孩,黎子泓思考了下,開口:「要聊聊妳的想法嗎?」   「老娘……我的想法不重要啦……」   將自己還沒動過的飲料往前推給對方,他看著女孩,「我想,只是聊聊應該沒關係吧,我不會告訴虞警官,所以妳可以放心。」   抓過杯子,小海往後一躺,嘆了口氣,「也沒啥啦,條杯杯高興就好,我本來也就只是想看條杯杯高興而已。」   虞佟很特別,和她以往周遭的男性完全不同,而且之前救過她,還非常能打,小海認為對方是很特殊的存在,跟阿兄不太一樣,也比她家老子還要有擔當可靠、有氣魄,是第一個她尊敬到想盡全力討好的人。   所以只要可以跟在旁邊,小海就很愉快,對於可以幫上點什麼忙,會更想多做點。   也不是沒想過會有其他的女人想要來搶肉。只是,這個實在是速配到可惡,她跟她放在一起,簡直是鬥雞跟鳳凰的比較。   就連小海自己都覺得,虞佟身邊的女性應該就是要這種的才對,所以這陣子才都沒踏進警局,就是外面看一看巡一巡就走了。   因為真的喜歡,所以才知道應該要放手,對方值得更好的。   「安啦,我很會調適,過陣子就沒事了。」揮揮手,小海打起精神,「謝啦,我知道你在擔心,沒事,人生就是有起有落,過了這個檻,就萬事OK。」   「嗯,如果想聊聊,可以打電話給我。」拍拍女孩的頭,黎子泓淡淡的勾起脣。   「知啦,才不會打電話給那個大嘴司,靠北的被他耍了好幾次。」一開始還把嚴司當兄弟,結果後來小海才發現那渾蛋根本很會裝誠懇騙人,自己也上過不少當,現在發誓打死不跟他掏心掏肺講真話,以免又被他亂整。       稍微又聊了一下閒事之後,他們是在傍晚左右離開飲料店。   「安怎了嗎?」   一出店家,小海看著旁邊突然停下腳步左右張望的黎子泓,疑惑的問。   搖搖頭,總覺得這陣子還是有人跟著他的黎子泓說了聲沒事,「對了,我覺得妳還是保持原本的樣子比較好。」   「啥?」正要去牽愛車的小海歪著頭,一臉問號。   「除了髒話,我認為妳原本比較好,不需要跟其他人比較。」頓了頓,黎子泓說道:「每個人都有獨特的特質,所以人才會不同,我認為原本的妳很好,並不會素質差,不用特別想要把自己改成別人。」比起那些無可救藥的犯人,或是死不悔改的兇嫌,女孩太過坦率的性子反而是一種很難得的特點。   現在這樣的人已經不多了。   小海笑了出來,然後豪邁的拍拍對方肩膀,「感恩啦,你還真是好傢伙,娶老婆時候記得放帖子,老娘一定會包個大的給你。」   「謝謝。」也沒拒絕對方的好意,黎子泓就目送心情似乎好了不少的女孩遠去。   自從來到這邊,他開始更加體認了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自己的特質。   即使是生活在黑色區域的人,也擁有另外一種獨特的信念,不加以否認而試著接受,才能夠看到不同的生存之道。   小海與他們走的道路,其實並沒有太大的不同,他們都是走在自己所堅持的道上。   即使所在地不同,但是加以衡量的方式卻是相仿的。   他從白的地方看著,而她從黑的地方看著。   他們所制衡的,都是中間那條晦暗的灰。     ***     「黎檢?」   回過頭,黎子泓看見了甫歸來的虞夏快步的迎了上來,「不是放假了嗎?」   今天一大早他過去時候,才聽檢事說眼前的檢察官突然放假,原因也不告訴他,只知道所有的案子都暫時轉到另外一位檢察官手上,害得虞夏又浪費時間跑了一次程序。總算扣押了批有問題的東西之後,他正想回來打報告,就看見應該放假的人出現在警局前。   「只是過來打個招呼,接下來一周就請你直接找顧檢了。」黎子泓有點抱歉地說著:「我有請她留意些事情,如果哪邊不方便你可以打電話給我,我再託請她多幫忙。」   「放心,我知道狀況。」剛剛才打過照面的虞夏點點頭,「顧檢有說你有交代,不用想太多,該放假就好好去放假,休息時候別擔心這邊,我們都會處理,休養好再回來,你也早該好好休個假了。」最近大家都太忙了,被蘇彰的事情一搞,幾乎是人人緊繃,尤其是負責追查的他們。   虞夏自己倒是無所謂,他跑案子跑習慣了,體力也都鍛鍊很好,倒是最近身邊的幾個傢伙看起來都快死了,前兩天玖深還躺在地上給人踩,他都想把那傢伙拖去重新訓練體能了。   不過也的確,長時間這樣繃緊是會吃不消的,所以有得放假就趕快去放比較好。   他們都被蘇彰弄得太緊張,連帶的,手上其他的案子也都繃得很緊,這不是什麼好現象,要是再拉長時間,遲早會累垮。   「你沒問題吧?」上午過去時,虞夏很明顯的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雖然問不出原因,但是直覺就是跟眼前的友人相關。   「沒事。」黎子泓笑了笑,「沒什麼問題,必要性的清查而已,有結果顧檢會告訴你。」   「上次蘇彰的事吧。」不用繞彎猜,虞夏大致上也知道是哪樁。   也沒說什麼,黎子泓看了眼警局,「葉警官應該適應還不錯吧?」   「是不錯啦。」簡單來說是不錯,但是虞夏覺得葉桓恩跟上次那老頭有得拼,在督察室工作上嚴格到想打他一拳,下班後倒是很好講話,還會過來幫他們處理一些行政文件,是公私分得很開的人,目前和他哥相處的很好。今天貓狗也是寄放在他家讓虞因和聿帶著玩。   「身體狀況呢?」離葉桓恩來也過了一段時間了,黎子泓還不知道對方復元的怎樣。   「好很多,差不多快要可以跑跳了,不過他的體能很有問題,對打很弱啊!」難怪之前隨隨便便就被抓,虞夏就覺得奇怪,他交手那幾個貨色都弱爆了,沒理由簡單被得手吧;結果一看資料,原來是葉桓恩自己正面攻防訓練的成績也不怎樣……講白一點根本是很爛,爛到搞不好玖深或新來的小伍都可以五分鐘之內把他放倒,真不知道教官是怎麼讓他過的,難道是教官已經不想再看到他就隨隨便便給他個及格成績混過去嗎,「只有射擊能力很強。」   跟虞夏比,大概不管是誰都很弱吧。有點好笑的這樣想著,黎子泓大致了解狀況,「過幾天我可能會去爬山,出發之前會再跟顧檢聯繫,你們工作上也小心點,不要太勉強自己。」   挑起眉,虞夏斜了對方一眼,「你沒忘記我比你大吧?」正確來說,他連入行時間都還比眼前這個人長很多。   「沒有。」只是看著那張很像高中生的臉時候,黎子泓總是覺得應該多交代幾句比較好。   「那就少操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