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案簿錄】渡客  (試閱)

    ***     「老大,阿因他們出門了嗎?」   走在廊上看資料看到一半時,虞夏突然被喊住,回過頭就看見一個老同事笑笑的叫住他,然後說道:「我女兒他們公司在開團購啦,記得你家阿因之前也有在買那家的東西,問問看要不要一起訂。」   不過,他隱約有印象先前聽虞佟說放連假時,虞因和聿還有幾個學校的同學要出門幾天旅遊,所以正好先問問。   「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那三個小的搭早上七點多的火車,天都還沒亮就在那邊弄早餐,虞夏那時候剛好回家,順便送他們出去。   「這樣啊。」   稍微談了幾句話之後,對方就先去忙了。   正要去報告手邊要做的事情,一轉過走廊,虞夏遠遠就看見凱倫在對他招手。對方是前幾天才回來這邊,聽說小隊破獲一處公寓裡的個人煉毒,專用感冒藥來提煉毒品,已經賣出去不少,凱倫釣了對方一陣子還順便循線抓了幾個買家,算是收穫還行。   不知道該不該怪罪於現在網路方便,這些單體戶似乎越來越多,連學生也容易深陷其中。   「薯條?」抬抬手上的提袋,凱倫似笑非笑的說道:「我家隊長私下要我問你們到底在搞什麼,問了我們那麼多消息。」   「就算薯條變兩份也沒用,現在也還不能跟他講。」當然知道對方好奇,虞夏看了紙袋一眼,也沒真的去接,「還有垃圾食物不要吃那麼多。」   聳聳肩,凱倫就跟著對方旁邊一起走,「單身一個人在外有什麼辦法,又不是人人都像你家有大廚也有小廚。」   「買食物跟有沒有廚沒關係。」又不是沒人賣蔬菜水果,看個人要不要吃而已。   「沒關係,我們活動量大,熱量多點也消耗得完。」半開玩笑的說道,凱倫順便補上一句:「反正我是年輕人,還很有本錢消耗。」   「……」   「話說回來,你找我幫忙的事情,還真的有查到一些,難怪你一定得在檯面下做了……彼此都小心點吧。」走到了沒有人的樓梯間,他們雙雙停下腳步,凱倫收斂起開玩笑的神色,正經的開口:「我自己單身一個沒什麼後顧之憂,你們那邊真的沒問題嗎?你要拔人家的樁,他們多的是辦法讓你連警察都幹不成。」   「真這樣的話,那就不要做了。」虞夏勾起唇,「退休,去山上買塊地,養雞什麼的。」   「如果可以也不是什麼壞事。」跟著笑了笑,凱倫靠在一邊牆上,「我哥也講過這種話,如果世道已經不再值得我們賣命,那就退休,去種個田,養些雞鴨什麼的,早上六點起床、晚上九點睡覺,人圖的也就這點安定。」   「是啊。」   只是,他們還是繼續再做。   不然,就沒人做了。   「敬你的退休生活。」把手上的袋子往對方懷裡一塞,凱倫揮揮手,離開了樓梯間。   聽見了對方在外面和路過的其他人打招呼和說笑的聲音,虞夏打開那袋薯條,濃郁的油炸食物混合起司的味道傳來,將裡面的盒子翻倒後,就是連吃都不能吃的東西了。   咬著薯條,虞夏抽走隨身碟。            ------------------------       第一章     「海耶!看到海了!」   迷迷糊糊時,聽見了座位前後傳來小小的說話聲音,然後是幾些快門拍照聲,混在火車行進間發出的聲音裡其實並不是很明顯,但是在很想好好休息的人耳中,仍然是擾人的噪音。   留意到他的動靜,對面的人有點抱歉地壓低聲音:「吵到你了嗎?」   空氣很冰涼,即使在車廂中,還是可以感覺到略為寒冷的溫度。稍早發現這個問題時,坐在他身邊的女性不知道從哪裡弄出來一件大衣,硬是把他整隻給包捆起來才准他睡覺。   從台中出發的車班預計到達目的地需要花費一些時間,每個人都是起了大早出來搭車的,幾乎都一上車各自歪歪斜斜的掛掉繼續補眠,看來昨天八成也不是只有他一個沒睡或沒睡好,坐在他對面的兄弟檔把剛做好的早餐發完嗑掉後也加入陣亡行列,不過似乎沒多久就又起來不知道在幹嘛。   瞄了眼時間,現在窗外的海應該是進入宜蘭所看見的海線吧。   有點發呆時,一罐溫熱的飲料直接塞到他手上。   抬起頭,是聿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孔。   「這是剛剛推車買的,趁熱快點喝吧。」坐在旁邊的虞因微笑了下。   「對啊,還是要吃其他的東西?」李臨玥邊滑著手機,邊小聲地說道:「我包裡也有零食……」    「不用了,謝謝。」接過飲料,他婉拒了女性的好意。   「我們後面也有零食喔,真的要吃就不用客氣。」聽見他們這邊在講話,後面的幾個同行者也跟著探頭冒出來。   一一的謝絕好意後,東風又把自己塞回大衣裡。   應該說,他其實現在應該要把自己塞在家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輛火車裡面……這群人去旅遊到底干他屁事,他到現在還在思考他答應那天搞不好腦子壞了,才會做出這種笨事。     這件事要從一個月前說起——     ***   一個月前     「旅遊?」   接到聿的簡訊,難得出門一趟、大老遠跑到虞家的東風翻著手上的合約資料,皺起眉頭,「這種天氣去什麼海邊……大致上就是圈起來這些條款有問題,你們要再跟廠商談清楚,細節沒標示好很容易吃虧。」   「嗯?是喔?哪邊有問題……」停止了額外的話題,虞因認真專心回一開始拜託對方的事情上。   先前他們小組在製作畢展時跟幾個材料廠商接洽,當中有一兩位對他們的製作物品產生興趣,業務偶然間和主管聊起時引起企劃幹部的注意,於是最近找上他們做詳談。   其實這也不算稀奇,總之老師們也打聽過廠商在業界的風評,算是樂見其成的在指導他們和廠商聯繫洽談,順利的話應該能在畢展作品完成後賣出權利。於是廠商擬來初步的草約資料讓小組的人先看過,再決定接下來的合作程序。   合約被複印出幾分,每個人都得帶回家研究,各自提出需求與意見,然後再進一步發展合作。   因為搞不太懂這方面,虞因只好硬著頭皮去問聿,接著也不是很擅長的聿只好面無表情的給東風打了簡訊,後者在經過兩個小時左右就黑著臉出現在他們家大門口。   「其實你們問我學長會更清楚,不是嗎。」根本沒畢業的東風整整那疊紙張,大致上跟虞因解釋過利害問題後便還給對方,「這是他擅長的,找他會比較準。離開學校後很多法規細項都有再改過,有些我也不太確定,得再去翻翻看這幾年的差異。」雖然說可能依舊大同小異,但是這種東西只要差一點點就會差很多,還是問當下執業的人才比較不會有問題。畢竟在他決定放棄這些後,就已經很久沒再關心過變化了。   「啊,沒關係,老師也說會再幫我們看過,太感謝你了。」一個下午被狠噹半天但也學到不少的虞因極度感激的看著對方,「說起來,黎大哥他們最近很忙,我大爸二爸也是,不知道在忙什麼。」   這麼一說,東風才留意到最近黎子泓好像真的比較少出現在他家門口,約末是從前不久玖深的事情之後開始。   思考了下,他大致上可以猜到是在忙什麼,可以從那些人當時的言行舉止推測出來,不過倒是有點意外虞因會不知道這些事情,看來畢展讓他們各自忙碌多少也有影響。   從頭到尾都默默坐在一邊的聿在結束後便站起身,天色也不早,他就先走進廚房準備三個人的晚餐。   「對了,那你要不要一起去?」很真摯的邀請著對方,虞因打開手機,拉出存在裡面的資訊,「雖然主要是同學啦,不過沒有特別限制,李臨玥和阿關他們也會帶其他朋友,民宿是包下來的,網路評價還滿不錯。」   其實還有邀請一太和阿方,甚至也有詢問了小海,但是不曉得為什麼他們紛紛拒絕。根據阿方的說法,似乎是一太另外有其他的事情暫時不會離開。既然一太要留,阿方當然也就不會跟去,而小海則是寧願留著看她的條杯杯。   所以同行的大致上差不多就是李臨玥嘴上的酒肉朋友群了。   「……那票人上次包民宿時,據說發生了很倒楣的事情。」最近偶爾會用手機和玖深傳訊聊天的東風瞇起眼睛。   玖深雖然不到超八卦的程度,但是還是會跟他聊一些有的沒有的,扣掉工作上的專業對談,其餘共通話題還是在虞因這些人身上,以致東風越來越覺得這些人受災程度簡直可以用掃把星每個禮拜都來巡禮形容。   「咳咳咳。」虞因有點尷尬,沒想到對方居然也聽過這件了,「應該沒這麼衰吧!」   「總之不去。」   其實也只是抱著試試的心發問,虞因倒不意外被拒絕。應該說,如果對方一口答應,他可能才真的會嚇到……不過果然還是有點遺憾。   本來想說難得有段假期,可以大家一起出去走走,才不會老是蹲在家裡悶著。   抬起頭,有點遺憾的虞因猛地對上東風的視線,後者不知道為什麼盯著他看,然後嘖了聲轉開視線。   正想講點什麼時,放在一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大概就兩三聲後立刻切斷。   「又來了。」拿過手機,果然上面是未顯示來電號碼,虞因聳聳肩。   「怎麼?」看他的樣子似乎很習慣,東風皺起眉。   「最近一直有這種電話打來,都響兩三聲就掛了,有時候接起來是無聲電話。」   「持續多久了?」   「快一個月……放心啦,我有跟大爸二爸說,他們有請人幫忙查,只是發話來源似乎都是公共電話就是。」當然第一時間也知道這不正常,虞因早早就先「報警」了。   認識的員警是有告訴他也很可能是單純惡作劇,之前有受理過找到最後,才發現是原本使用這支電話的主人前女友騷擾,前女友不知道對方換過電話,致使一直打給不相干的人。  雖然是這樣說,不過他們還是會儘量找出來是誰在亂打。   「嗯。」點點頭,既然已經有做處理,東風就懶得多說什麼。   聿弄得晚餐很簡單,他跟虞因用的是兩菜一湯,東風就直接給綠豆稀飯了。   可能是楊德丞這陣子的努力真的有起效,一開始本來幾乎都不太吃東西的東風最近也漸漸的吃起部分的飯菜,有時候給他比較少的配菜也會儘量吃掉,讓他們這群人有點感動加安慰,好像長期馴養什麼東西開始有成果了。   晚間又討論幾項該注意的法規後,東風就直接在虞家留宿一宿。   後來的事情大概就是從這個晚上開始的。      ***     當夜兩點多,正半躺在床上翻看玖深寄來的資料時,東風聽見樓下傳來細微的聲響,立刻就起身,輕輕的打開房門,就著記憶中的走廊擺設路線,摸黑的往階梯踏。   那是某種東西在移動的聲響,不曉得為什麼虞因和聿沒有聽見……可能是睡熟了吧。聲音並不大,走到一樓時就發現其實聲響是在外面,應該是在大門外的庭院裡,聽起來好像是盆栽或雜物……?   按開玄關燈,瞬間覺得有點刺眼的東風瞇起眼睛,習慣了亮度後才打開門內的鎖。聽說他們家以前也發生不少事,所以後來有更換過幾道鎖,其中一道是電子鎖;為了讓他過夜時出入方便,虞因有告訴過他密碼和備份鑰匙的位置。   推開大門,黑夜中亮起的感應燈照出大半的庭院,稍加環顧並沒有看見可疑的聲音來源。  應該說,在燈亮起的那瞬間聲音就停了,擺放盆栽的位置什麼也沒有,只有冷空氣不斷的迎面而來,讓他打了個冷顫,不自覺地拉緊了外套。   不過,剛剛的確有什麼在移動。   看著庭院擺設,東風比對一下自己早些時候來的記憶,角落幾個不起眼的小盆栽的確稍微有移動些許的位置。   ……他是知道這裡有時候會發生無法解釋的事情啦。   只是這不在他可以處理的範圍內,他也沒興趣管太多事情。   正打算轉頭回屋裡時,東風才有點傻眼的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大門竟然已經悄悄的關上,而就站在前面的他居然完全沒有聽見任何聲響。看著門板,莫名就有種不爽感浮現,如果那種玩意找人都如此沒禮貌,那他還真佩服虞因可以長期周旋。   抱著手臂,東風直接在一樣冰冷的台階前坐下,黑夜的空氣中傳來一絲淡淡的桂花香氣,味道就和聿晚間端出來的桂花果凍一樣甜膩;雖然他不太喜歡吃東西,但是不可否認那個小孩的手藝真的很好。   就像很久以前他去拜訪時,那個人也會……   「……」這種深夜實在會讓人想起很多事情。   假使那些死後依舊存在於世界、徘徊的東西不會離去,為什麼他一次也感覺不到?    有些人說能夠感覺到那些掛念像生前一樣在身邊,有些人能夠看到,但是他就連一次都沒有,就連作夢都只是重現以前的記憶,沒有任何道別,也沒有任何留給他的事物,走了就全部都帶走,一絲一毫都不曾再感受到了。   有時候就是不解,難道真的全部都是因為他嗎?   一開始有這種思考就很難停下來,即使理智告訴他這只是心理作祟,還是很難離開這種負面圈迴,就算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懂,還是無法真正的讓自己徹底忘卻這些情感。   所以,過得很痛苦。   將頭埋在手臂裡,邊嫌惡自己又把記憶都翻搗出來同時,也邊枕著冷風昏沉沉的打起瞌睡。     迷迷糊糊中,他似乎聽見細微的說話的聲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就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輕的將他搖醒。   「怎麼會睡在這裡?」   黑夜中,被感應燈照亮的是虞佟的微笑,然後蹲低身解下溫暖的外套覆蓋在他身上,「忘記帶鑰匙了嗎?」   「……為什麼你在監視自己的家?」   沒想到會聽見這句話的虞佟愣了愣,不過還是先扶著小孩站起身,拿出鑰匙打開門鎖,「進來再說吧。」   進屋後,虞佟仔細的鎖好了門扉,打開了客廳的燈,替兩個人沖泡暖熱的可可後,就和東風一前一後落坐在沙發上。   沙發被保養得很仔細,清潔的一塵不染,即使虞佟不在家裡,同樣會整理家務的聿也是很認真地接手這些工作,讓這個家無時不刻都讓人感覺很放鬆舒適。   這時候東風也清醒得差不多了,看看時間是三點多。   「實際的狀況不能告訴你,只能說為了確保安全,這是必要的動作。」仍然維持著不變的微笑,虞佟知道對方可以揣測的出來,所以也不必扯其他的謊,就老實的說道:「你們只要像平常一樣就好了,不用太在意。」   「這意思是,我住的地方也有?」皺起眉,東風反射性感到不快。   「時間不會太長。」看得出來對方很不爽,虞佟輕咳了聲,沒有否認。   「但是也不會太短對吧。」早知道就不問,雖然可以猜到有必要性,但是還是很不愉快。  東風嘖了聲,「算了,快點把事情辦完快點把人撤走。」   「這是當然。」低頭確認時間,虞佟站起身,拍拍小孩的肩膀,「喝完早點上床睡覺,別再跑出去,最近晚上氣溫很低,對身體不好;就算要出門也要穿好外套,好好愛惜自己。」   看對方要離開的樣子,估計是中途被叫過來的,東風點點頭,正要解下外套時被阻止了,因為見識過這票人堅持起來很煩,他也乾脆就繼續穿著,然後起身送人送到玄關。在虞佟穿鞋子時,他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你們監視的人有進來過嗎?」   「前兩天阿因他們不在時,有請他們進來吃點東西,之後倒是沒有,怎麼了嗎?」直起身,虞佟疑惑的瞇起眼。   「可能是我想太多……不過既然你們在監視住所,虞因他們要去旅遊的事情怎麼辦?」算起來,那群學生還不小群,這種時候應該是不要到處亂跑會比較好吧?東風雖然不曉得虞佟為了什麼而不告訴虞因和聿兩兄弟這件事,但是以安全為前提,應該要制止他們到處跑才對。   「前往外縣市或許反而比較好一點,但是還是會有人員跟著你們去,這就麻煩你也幫忙留意一下了。」   「……我有說我要去嗎?」為什麼是要他留意?   「雖然有點失禮,但是我覺得你會去。」虞佟勾起非常友善溫和的微笑。   不知道為什麼,東風只覺得那張人人稱讚的親切笑顏看起來非常刺目,而且讓人非常想往上面揮一拳。   一個月後,他就上賊船了。     ***     現在     「噓,東風好像又睡了。」   看著包在大衣的人又開始打起瞌睡,虞因朝眼前的女性友人豎了手指,那女人竟然拿手機在拍人家的睡臉,真是有夠壞心。雖然不知道對方基於什麼前提破天荒來這趟,不過他還是滿高興的。   坐在一邊的聿拉了拉虞因的手臂。   抬起頭,虞因看見被李臨玥邀來的女生有點害羞地站在走道邊,似乎正想講什麼……他是沒想到李臨玥這傢伙竟然邀了她之前口中的「優質女生」一起來,當然也邀了不少姊妹淘,男生群也大多帶了其他朋友,加一加都有二十幾個人,彼此不一定互相認識……與其說是同學旅遊,還不如說又一次被陷害來大型聯誼。   他就知道李臨玥當主辦的活動肯定會很有問題,難怪會說儘量帶弟弟帶朋友沒關係。   白了正在竊笑的壞女人一眼後,虞因只好禮貌性的轉向優質女生,「請問有事嗎?」   「這個要給你朋友。」彎低身,女孩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把手中的保溫瓶交給虞因,「我有倒出來喝過一點,不過是倒在杯子裡,所以可以放心地喝,他看起來好像不是很舒服,等等醒了多少用一些會比較好。這是南瓜濃湯,空腹喝應該也沒關係。」   「啊,謝謝。」連忙道謝後,虞因收下對方的好意,完成目的的女孩也笑笑的走回後面的座位,繼續翻閱自己還未看完的書本。回過頭時,他就看到李臨玥在那邊擠眉弄眼,差點就一罐子往她頭上敲。   坐在窗邊的聿推了推他,接過保溫瓶暫時保管。    正想無視對面損友做點其他事的時候,幾個人就聽見後半截的車廂裡傳來細微的爭執聲,原本聲音還算小,但是幾句之後就開始變大了,除了他們之外也開始有其他乘客被驚擾,紛紛轉過頭窺看是發生什麼事情。     「……怎麼會沒有?我小朋友想要那怎麼辦!」   「真的很抱歉,但是您需要的東西這班車並沒有賣……」   「誰管你啊,現在是我小孩要,該怎麼辦啊!你們自己廣告說會在車上賣的,現在你就要賣給我啊!」     彷彿跳針般的喊叫聲越來越大,乘客們也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在幹嘛?」   收回視線,聿看見對座的東風也被聲音吵醒,乾脆就給他比了一串手勢,解釋是有乘客在不滿服勤員沒有變出東西給她買。   「我要投訴你們!怎麼服務這麼爛!態度這麼差!」留意到越來越多的目光,原本就已經不太高興的婦人逐漸大吼了起來,剽悍的指著頻頻道歉的女服勤員,「妳是沒有受訓過啊!客人要的東西妳都不知道有沒有,妳這樣是要怎麼賠償我精神損失啊——」     「可以圍她嗎?」   懶洋洋的從後面探出頭,阿關直接趴在椅背上咬著鱈魚香絲,「奇檬子感覺有點不爽。」   「那接下來你們旅遊目的地會直接改成警局吧。」東風嘖了聲,「你就這樣去說……」   聽完東風的話,虞因點點頭,就直接起身靠近已經拉著服勤員的手不斷叫囂的婦人旁邊,在對方吼叫沒你的事時,低聲說了幾句話。   接著婦人往都已經爬起來在圍觀的學生們這邊看了幾眼,忿忿的甩開服勤員的手,一屁股坐回位置上,還非常不滿的咕噥低罵。   幫服勤員撿好掉落的物品後,虞因才返回座位。   「什麼話這麼好用啊?」看那女的一秒火焰熄掉,李臨玥很好奇地往虞因那邊湊——來之前他們都知道不能過於騷擾東風,所以大家都很配合。   「喔,就說我們同學剛剛在拍妳,可能已經放到youtube上面了。」想到也覺得好笑,虞因無奈的搖搖頭。   「哈!」李臨玥不客氣的笑出聲,然後壓低音量,「其實我真的放上去了。」她剛剛用她美美的貼鑽手機拍到好大一段,還連到自己的社群網頁,已經開始有人回應了。   「妳手腳會不會太快啊。」既然有這時間,幹嘛不先去制止啊。虞因直接賞對方一記白眼。   「這是一個講求效率的時代~」聳聳肩膀,李臨玥關上手機,「愛吵又怕人家拍。」   「別說了。」留意到那個婦人還在往他們這邊看,虞因並不打算讓第二次爭執出現——這邊充滿了暴躁的大學生,尤其還有阿關幾個哥們,起衝突並不是好事;畢竟阿關對那個年紀的人特別有敵意,想來多少跟他家裡有關,所以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吧。   「親我一下啊,總是要給封口費咩。」嘟起嘴巴用食指點點粉色的嘴脣,李臨玥很不客氣的騷擾對方。   直接把雜誌按到那張美臉上,虞因沒好氣地開口:「去親妳的模特兒吧!」   「唉呀,真是完全不親切啊,還是小聿比較好,可愛還會煮菜。」拿下雜誌,李臨玥裝模作樣的哀幾聲,結果發現友人還真的不理她,只好摸摸鼻子做自己的事情去。   結束了短暫的騰鬧,不知道為什麼,虞因總覺得好像還是哪裡怪怪的,幾乎就是下意識回過頭,看向剛才吵鬧婦人的位置。     然後他看見一隻手。     有一隻幾乎無血色的手掌從後向前的按在婦女後面的椅子上。   眨眼同時,手掌突然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似乎完全沒有察覺任何異狀的婦人小聲地哄著坐在靠走道的小男孩,後者大約五六歲,嘟著嘴巴,一臉正在發脾氣的樣子,婦人低聲說的話越多,男孩越把頭往旁邊轉,就差沒把手捂在耳朵上。   那隻手掌就這樣出現在男孩位置的上方。   連忙站起身想要制止,不過已經晚了一步,手掌在他的視線內消失時,小男孩突然發出淒厲的慘叫聲,接著是足以把整節車廂的人都嚇醒的大鬧哭嚎聲,好幾名本來在熟睡的乘客都給驚得站起身。   「又怎麼了?」   已經有點想殺人的東風從外套下面探出臉,凶狠地瞪向站起來的虞因。   「……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仔細環顧車廂裡,虞因再沒看見那隻手,也沒其他感覺了,似乎所有都恢復正常,唯一麻煩的就是小男孩止不住的哭鬧,而且還有越趨劇烈的傾向,甚至都開始伴隨連續的尖叫聲。   「那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難道不能把他們丟出去嗎。」覺得有點崩潰,東風再度後悔自己吃飽撐著。   苦笑了下,虞因也看見坐旁邊的聿摀住耳朵,臉色很難看的縮著身體。   「唉,續集。」李臨玥千百個不願意拿出手機,鏡頭擦亮對準已經開始在地上打滾的小男孩,以及跪在一邊哄小孩的母親。   幾名受不了的乘客終於去找來服勤員,將那對母子給換走位置。當然這中間還是引起婦人極度不滿與叫囂,怒斥服勤員把他們當次等客人對待什麼的……直到真的不少旅客都發出不滿抱怨聲,讓她得知引起眾怒後,才忿忿的提起行李帶著小孩隨服勤員離開。   之後列車內恢復平靜。   想想事情應該也差不多就這樣了,懶得再去找其他麻煩的虞因接過聿遞給他外套,也和其他人一樣、趁著時間再度小小補眠。   火車就這樣一路直奔他們的目的地了。       短暫的車程過後,所有人抵達最終終點。   「屁股好痛。」一邊揉著屁股,先下車的阿關順手幫後面的女生提下行李箱。   「算快了啦,誰叫你屁股這麼爛。」幾個男生嘻嘻哈哈的邊幫忙拿,然後招呼全部人在月台上先集合,「等等我們去拿租車,接著去民宿放行李,然後就各自帶開囉。」   特別對虞因擠眉弄眼,阿關邊嘿嘿嘿的說道:「弟弟們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出去玩?民宿附近有柴魚博物館喔。」   「去你的。」虞因朝不懷好意的友人屁股踹上一腳。   「跟姊姊們也可以啊,不用都跟著阿因咩。」李臨玥笑咪咪的摸摸聿的頭,提議。   虞因知道有種動作就是把兩個人的腦袋按著用力撞在一起,他現在非常想朝兩名損友來上這麼一手。   「咳,總之先出車站去民宿吧。」感受到友人眼中的殺氣,身為主辦人的李臨玥連忙轉向一群正在打鬧說笑的男男女女們喊道:「男士們,現在是顯現你們強壯身軀的時間;女士們,現在是顯現妳們溫柔體貼的時間,大家朝民宿出發!」   幾名女孩子直朝李臨玥拍打。   「我幫忙提吧。」看著一臉好像隨時會暴斃在路上的東風,虞因伸出手想接過對方的行李。   「不用了……欸!」正要拒絕時,東風原本擺在地上的背包直接被旁邊的聿一拽,頭也不回的就揹上肩往剪票口去了。   「快點跟上吧。」覺得有點好笑的虞因很快地追上已經跑開一大段的聿。   看他們兩兄弟並肩之後不知道講了什麼,虞因就接過行李揹著,很快的一起出了票口。東風無言的只好拉拉外套,快步的跟上去。   在出票口之前,他很明顯感覺到有人朝著他們這邊看,回頭只看見一些同樣甫要出站的旅客、或是正在蓋票章的人們,並沒有發現是誰在注視,想想應該就是虞佟那邊派過來的人吧……也真是辛苦,接下來要跟上好幾天。     回過頭,他跟上了那批大學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