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341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0

    追蹤人氣

【試閱】兔俠5、第一話

文案:

月神小茆獲得疑似進入黑島的座標,
 
面對不知危險程度有多高的祕密探險,
 
青鳥內心糾結,不過仍決定一同前往。
 
海底的隱密實驗中心,觸動少女可怕的過往;
 
異變陡生,青鳥即將小命不保⋯⋯

 
超越一般「頭腦」的琥珀,引來能力者的猜疑。
 
就在兔俠、月神等人身分愈發明朗的同時,
 
擁有湖水綠眼眸的男孩卻反而更顯難以捉摸?
 
一行人隨著漂移島來到了第四星區,
 
想切斷與家族關聯的青鳥,將面對最殘酷的對待⋯⋯

 
特別收錄>番外.自己
 
 
 
------------------------------ 
 
  

       第一話  忘卻     第六星區     從一開始,他就是聯盟軍的人。   沙維斯並沒有忘記自己的出身,即使並不想承認,但是依舊無可抹滅。   「沙維斯大人,情報部隊傳來新的訊息。」   睜開眼睛,他看向從遠處走過來的夜魅,即使相當的恭敬,但是沙維斯能確定這名由聯盟軍指定派給他的女性在轉身之後,也會向聯盟軍呈報自己所有的活動。   雖然名為聯盟軍的爪牙走狗,不過聯盟軍也並非完全相信他,可能連一半的信任度都沒有,至今依舊透過各種方式在監控他。沙維斯不是笨蛋,自然也知道這些事情,不過在釐清所有到現在還不解的頭緒之前,他仍是聽從指派。   跟著海特爾走那一趟看來不是沒有收穫,至少聯盟軍到現在似乎都還沒發現他刻意將某樣物品交給兔俠那群人,沙里恩家的小孩果然如他所想有些來歷,就是不知道能夠透過他們調查到多深。   「沙維斯大人?」   停在青年面前,卡蘿試圖性的發出第二次叫喚:「情報部隊傳來消息,在兩座武器庫小島上都發現有汙染者的蹤跡,應該是與先前同一批人,總長希望這次能取得有用情報,最好能得知他們聽從於誰。」 第六星區近來頻頻出現汙染者的蹤跡,顯然在檯面下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活動,這讓他們直屬的總長感到極度不舒服。   「與我無關。」站起身,沙維斯揹起自己的長刀,「反抗者,殺。」   「……總長請您想想港區區域長與指揮官的事,這是您應該做的。」勾起美麗的微笑,卡蘿並未被對方不合作的態度給激怒,應該說從第一天開始她就知道自己的任務目標性格,不需要與之動怒,只需對方能乖乖的聽從聯盟軍的調動即可。   聯盟軍可以養一隻將人撕裂的猛犬、忍受牠的撒賴,但不接受無視命令無法控制的惡狗。   並沒有回應女性略微強勢的語氣,沙維斯直接跨出步伐離開。     「我知道指揮官是您的兄長,而區域長曾經是兩位的監護人。」     看著對方停下腳步,卡蘿帶著稍微有點惡作劇的笑容,從青年身側走出,繼續說道:「聯盟軍在『那一日』名譽受損,花費極大的工夫才將事件給壓下,為了彌補這點,相信沙維斯閣下應該會全力效忠聯盟軍。」在接下輔助這人那天,她就已經查過相關的機密資料,當然也曉得這人的背景來力。   冷哼了聲,再度向前踏出步履,沙維斯不帶任何感情的開口:「既然您情報這麼靈通,應該知道,我在十多年前已經脫離與他們的所有關係,背棄家族,一度成為無地之民,之後轉為登錄在其他星區家族之下。」   「這我當然知道,我只是不解您究竟對聯盟軍效忠有何用意?」   沙維斯沒有回答女性的話語,也不想再回答任何問題,他直直的向前走,拋下這聯盟軍總長的心腹。   有何用意,這並不干其他人的事。   他與第六星區總長交換過的唯一條件,即是他抑制能力者,而總長將兇手交給他。   是的……就是「那一日」的兇手。       為什麼成為聯盟軍,他不記得。   那日熊熊火焰燃燒港區,禁忌的食人赤色轉繞出毒氣,躺在地上失去生息的平民不計其數,被毒霧腐蝕到不成人形的肉塊更是隨處皆是,一個不小心便可能踩上連自己都無法分辨的東西。   港區被攻擊的求助發送到四處,能力者們專用的頻道上也不斷在更新所有狀況,各種危急、求救,來不及等到援助的瀕死前嘶嚎聲持續被傳遞。   他和其他人相同,當時正在附近的商船上,那是艘自由行者經常使用的私船,載運成員的名單並未登錄在聯盟軍系統中,船隻僅只報備載貨使用。   確認事態緊急,行者們得到了共識,集體一致放下手邊事務前往救援,他也與所有人同行。商船一直載著行者們到附近的島嶼,當時港區已經封閉與充滿戰火,所以無法進入港口,只能由附近的小島登陸,所以時間上會延遲些。   到達後,沙維斯偕同行者們沿途處理不少海盜與強盜。   那些記憶其實並不算清晰,過程幾乎都是重複式的對上海盜,然後快速的動手擊倒對方,讓來犯者無法再從地上爬起,並幫助疏散還躲在建築物的平民與排除莉絲毒霧的各種能力者。   狀況其實都在掌握中,如果這樣下去,能力者們與聯盟軍肯定能夠得到勝利,將所有的強盜與海盜都趕出港區,然後平定危機。   但情勢突然直下,「頭腦們」緊急發出各種警告,聯盟軍中有高層突然下令轉攻擊無防備的能力者們,要將能力者與強盜一網打盡。受到幫助的低階聯盟軍顯然也有些措手不及,大多用各種辦法暗示來援的能力者們儘快離開,甚至有人乾脆大喊要他們快逃。   部分能力者因此憤怒,怨恨聯盟軍的反目,開始失控,而聯盟軍也逐漸抵禦起能力者們,讓強盜團有機可趁……港區再度陷入混亂。   幾乎就在那時,沙維斯親眼看見伊卡提安一刀砍下指揮官的頭顱。   雖然已經脫離關係,幾乎十多年來不曾再見,但是他還是瞬間認出那就是有血緣關係的面孔,帶著絲微的詫異,飛轉離體的頭顱沉進了滿地屍體當中。   他在那些混合了荒地之風行者與聯盟軍的屍體堆裡看見嬌小的女性。   震驚、憤怒與不敢置信。   白色的強光與巨響過後,這一區所有人都被震昏。   世界陷入瞬間的寧靜。       再度清醒時,沙維斯無法記起那名女性的名字,也失去關於她的一切,但是她卻躺在自己的懷中,自己的雙手緊緊抱著對方,而他們已經在聯盟軍的醫療中心裡。   女性的屍體早已開始變質,只是那些醫療人員不敢強硬拉開他們。   有人告訴他,那堆屍體大半都是荒地之風那名失控的能力者所為,而對方早已藏身到聯盟軍無法找到的地方。   港區被聯盟軍封鎖,所有的證據都被銷毀,不讓一般人提起這些事情。   將女性埋進墓園時,沙維斯見過即將入罪的區域長一面,被憤怒的能力者削去一半的面頰,區域長用混濁不清的聲音告訴他、他仍有著家族與聯盟軍的身分,在這裡的所有資格都沒有被銷毀,他必須接受聯盟軍總長的調動,如果要對能力者報復殺掉指揮官,也就是他兄長的仇恨,總長可以答應他的條件。   為什麼點頭成為聯盟軍,他不記得。   他甚至不知道那名女性的身分,更別談得上報仇了,他根本不想幫指揮官復仇。因為一開始沙維斯就是因為他們的貪婪而脫離關係,發誓不再有所牽連,即使他們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他也不皺一下眉頭。   但是他就這樣渾渾噩噩的成為聯盟軍,唯一的條件只是找到殺死女性的「兇手」,連要幫對方報仇都不知道原因,也似乎沒那個立場。   從那天開始,沙維斯就發現自己記憶有各種斷層。   按兵不動,服從聯盟軍,遣除不該死的能力者,讓能力者轉為地下化不再生事;殺掉真正作惡的能力者,讓平民不受那些惡徒的騷擾,這也讓得到立即成效的總長能夠睜隻眼閉隻眼。   總有一天,他會找到機會查明一切。     ***     「潘。」   在行者藥局的第二日上午,海特爾正在接受潘的換藥時,一名女性敲敲房間木門,隨後說道:「『那位』來了。」   「哪位?」海特爾很不經意的就開口詢問,門邊的女性跟著就看了他一眼。   「既然您已經無大礙,自然是來將您帶回去的人。」結束手邊工作,潘端著木盤站起身,微微一笑,朝向女性開口:「請他進來吧,別讓其他人看見。」   女性點頭跑回通道後,潘將木盤放置到一邊矮櫃上,接著拿出準備好的乾淨衣物與小背包,「雖然與您聊天很有趣,交換食譜也很有意思,不過藥局果然不適合讓人久待,趁有管道可以離開時,快去和家人朋友會和吧,我也幫您預備好藥物,可以帶在身上備用。」   海特爾誠心地道過謝後,潘便微笑的退出房間。   藥師離開,跟著進來的就是沙維斯了。其實好像也不意外,畢竟知道自己在這邊的也沒其他人了,海特爾就趕緊換好衣物,藥品一背,連忙尾隨在對方後面,從準備好的小門離開。   走出藥局,海特爾才發現這裡果然夠隱密,不但臨海,而且還偽裝的相當好,從外表上看起來根本就只是個海邊小屋,平日可能還會賣點小食什麼的給遊客;如果沒有人帶領,還真的不會知道這裡有這種地方。   「您待會還有其他的事情嗎?」海特爾留意到沙維斯雖然穿著一般斗篷避人耳目,但是斗篷底下幾乎是全副武裝,不但隱約可見聯盟軍制服與他的長刀,似乎還有其他物品,看起來就是要進行什麼有危險的任務。   「調查些事。」領著人走到停放遠處的私人動力車,沙維斯讓對方上了車,確定周遭並沒有出現其他不該出現的東西後,才進入車內啟動。   「啊,那些奇怪的小島對吧。」其實這根本是多問的。就算不用腦子想,現在整個第六星區最大的事件就是港口的異變島,海特爾在藥局中也有聽見公用頻道在宣布進行處理的相關新聞,只是聯盟軍並沒有講太多,就是呼籲一般民眾儘量不要外出,以及港區目前還相當危險,暫時封閉,請船隻移動到其他備用港口停泊等等。   「是。」也不知道為何要實話告訴對方,不過說了倒也無所謂,這算是正常程序。沙維斯將車輛設定好終點後,轉身從座椅下拿出銀色的箱子遞給旁邊正在看窗外海景的青年,「帶在身上。」   愣了愣,海特爾打開箱子,發現裡面是把銀槍,上面還有細細的線光流動著,一看就知道是帶有某些程式的低能源武器,而且價值肯定不菲,「這個……」   「不是聯盟軍的物品,放心。是行者打造,有簡易的震盪系統,對付一般機組可拖延些時間。」沙維斯指引對方看槍上的幾種程式,「帶著,防身。」   「這種貴重的東西可不能亂收。」立刻小心的將箱子關回,海特爾說道:「這對您比較有用,防身的話,我有很多佩特製作的小儀器……」   「帶著,不准離身。」打斷對方的話,沙維斯有點厭煩的加重語氣,直接帶有命令的意味。   都說到這種份上,海特爾也不敢再拒絕,只好邊道謝邊收下,然後思考之後該如何還這個人情。   接著有很長一段路都沒人說話,並不想打破這種沉靜的沙維斯環著長刀閉上眼睛稍作休息,旁邊的海特爾當然也就更不敢開口了,就是從拿回來的隨身儀器上閱讀些港區事件的相關新聞,以及一些後援會的通訊情報。   原本他就有訂閱森林之王後援會的情報,自從知道波塞特可能和大白兔那邊有關聯,他就把其他幾位處刑者的也一起加入。   這類指定情報大多也就是講講處刑者近期的各種功績,與相關事件的後續報導。一開始當然是被聯盟軍禁止的,不過後援會傳遞的方式都遊走在非法邊緣,認真地說起來不過也就是和所謂民間自營運的娛樂節目差不多,久了聯盟軍就懶得抓,只要無人因此犯法,也就無視了。   不過也因為聯盟軍長期監督著,所以上面的公布自然也不會太深入,就和一般新聞差不了多少,只是對處刑者們的案件描述、追蹤比較著重而已。   連續看了幾篇更新消息後,海特爾抬起頭,正想按按痠痛的後頸時,才發現沙維斯的車子目的地似乎不是設在指定避難處,而是其他的地方,「走錯了嗎?」   沙維斯睜開眼睛。   「你兄弟與母親在芙西分據點。」順手調整了動力車的軌道,然後如此告訴青年,「附近的備用港口。」   「原來如此。」仔細想想,波塞特以前的確有講過如果真有問題,可以到芙西據點尋求幫助這類的話,只是佩特一直不喜歡用這層關係,所以他才沒放在心上。   比他還熟悉的沙維斯在進入備用港口後,順利的將動力車停在一處掛有芙西圖騰的小房子前。   看沙維斯似乎沒有要下車的意思,海特爾再度道了謝離開位置。   正要往芙西據點裡面走時,他想想就回過身,敲敲動力車讓對方打開窗子,「雖然這樣說不太可靠,不過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幫得上忙的事情,請讓我做吧,否則老是單方面接受幫助,讓我會不好意思。」   本來以為沙維斯可能又像之前不甩他,這樣回去又要困擾很久,不過意外的是沙維斯竟然真的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就算跑腿也可以。」   「這樣的話……」     ***     波塞特收到消息走出來時,正好看見他那讓人擔心個半死的白痴哥哥正在朝某輛動力車的車屁股揮手。   「那誰?」拎著對方往芙西據點裡先走,波塞特讓顧門的人留意附近。   「沙維斯啊。」揮掉沒禮貌弟弟的手,海特爾整整衣領,邊和周遭其他船員打招呼,邊跟著往裡面房間走去。   「……少跟他混在一起。」稍早有收到琥珀傳來的訊息,波塞特大致知道對方的出身與被招募的經過,在不曉得那人究竟想幹什麼之下,最好還是有多遠離多遠。   「你誤會了,沙維斯他是……」   「啊!竟然直接叫名字了!」波塞特有種自家兄長被拐走的感覺。   「有什麼好介意的?」   「不要熟到直接叫人家名字,才見面幾次啊,佩特說過不可以和聯盟軍打交道,你真是吃飽撐著。」   想想,海特爾突然笑了聲:「你這是吃醋嗎?」這小子老是在外面跑,沒想到還會計較這種事。   「神經,只是怕你這笨蛋被捲進去那些破事。」把人推進配給的小房裡,波塞特小心的關上門,「你都不知道後面的水有多髒,那個人可是直接隸屬第六星區總長的單位,還是顆隨時都會被丟掉的棋子。」   琥珀給他的資料當中,足以顯示聯盟軍並未信任沙維斯,而是將他定位在剷除不必要的能力者上,雖然賦予極高的地位,但是也是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的位置,在這點上,聯盟軍並沒有給他其他的保障,甚至在最危急時,底下小隊第一任務也不是救援他的性命。   「你怎麼知道這些事?」挑起眉,從潘那邊也聽來類似事情的海特爾可不知道自己弟弟能藉由芙西取得這種情報。   不過看來,潘告訴他的可能遠多於他弟,否則他弟就不會是這種反應了。   「這就別管了,佩特去辦理手續,你們兩個就在這邊一直待到外面沒事再說,芙西這邊會保證你們安全,別再亂跑,也別再和沙維斯糾纏,那個人的事情你碰不得。別說你不是能力者,就算你是,也沒辦法應付。」波塞特自己都沒把握處理這些事情了,當然也要把家人藏遠遠。他重要的也就剩下這些,這次不想再被聯盟軍給牽連。   「……好吧,別這麼嚴肅,當心禿頭。」原本想把潘所說的事情告訴對方,但是海特爾發現他弟似乎很無法接受聯盟軍的事情,只好先按下不說。   「我跟你說正經的你還給我扯禿頭!」波塞特真有想殺人的衝動。   「有什麼好生氣,我比你大我還不知道什麼事情危險什麼不危險嗎。說到底,要是這麼擔心我們,就不要老是往外跑,一天到晚要找黑島對你也沒好處,幹嘛不忘了!那東西根本不存在,這樣想不是很好嗎?」提到這個,海特爾也開始有點火氣了,眼前的傢伙每次只會回來說不要做這個不要做那個,結果最危險的根本是待在芙西上的他啊,都不知道在家裡的人多擔心,即使芙西被稱為海上霸王般的船隻,也會有個萬一,為何就不能乖乖地全家在一起呢?   「我也很想當作不存在啊,怎樣都找不到,但是它能夠真的不存在嗎!」如果真的沒有還好解決,問題就是那個鬼地方存在的,「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意什麼!」   「你——」   砰的聲巨響,打斷了兩人越來越大聲的爭執。   踹開房門的佩特將手上抱著的物品直接砸到一見面就吵架的兩兄弟頭上,直接將兩個笨蛋給打翻在地上,「幹嘛啊你們,吵到走廊都聽見了,要一人一條抹布把這裡擦乾淨嗎?」   「……」    「……」   一看見佩特兇惡的面孔,兩兄弟瞬間噤了聲。   「真是,難得大家在一起,就不能偶爾有點安靜溫馨的時光嗎。」支使著兩個笨蛋將那些拿回來的物資整理好,佩特很無奈的搖頭嘆氣,「小波,你把事情告訴你哥了嗎?」   「呃,還沒。」看見那個沙維斯的車屁股後整個火光,波塞特倒是忘了先講其他的事。   「怎麼?」海特爾看著瞬間表情正經下來的另外兩人,知道可能發生了點什麼,也就先放下剛剛吵架的不滿,拉了椅子一起坐到小桌邊。      「我們遇到了『那些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