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Ⅱ恆遠之晝(一)


----------------------
  
 
「褚……」
 
「褚冥漾!」
   
一陣爆吼聲把我整個嚇醒……呃……嚇醒?
 
整個從位置上跳起來,我才驚覺我竟然真的是被嚇醒,沒記錯的話我不久前還在上課啊啊啊啊啊啊!
 
我竟然在課堂上睡著了!
 
站在講台邊的夭壽……妖獸課老師正在盯著我看,那種眼神好像想把我給吃掉……不對,他是真的打算把我吃掉!
 
發現臉邊有個充滿鯊魚牙齒的大嘴巴和黑黑的喉嚨洞後,我連忙抽出米納斯。
 
真不是我要說,難道這是剛結束旅行的後遺症嗎!我就說你們這些不負責任的可惡傢伙,連招呼都不打、動不動把我拉進夢連結果然會出事!我生平沒有在課堂上睡著過啊啊啊啊——被掉下來的天花板打掛例外。
 
如果我人生不要常常被天花板敲,我可以拿全勤獎的啊渾蛋!這世界就是當你有心閃躲籃球,你還是永遠閃不掉從天而降的天花板嗚嗚嗚嗚。
 
「既然你剛從學校認可的公會任務回來,想必一路上應該也見識不少好料的。」妖獸老師露出陰險的笑,「敢在老師我的課堂上睡到打呼,看來這隻『蝴蝶怪』八成也奈何不了你吧。」
 
……不是我要說,搞不好真奈何不了我。
 
我覺得我對很多事都能淡定了——有什麼比陰影要毀滅世界,還有暴怒的學長更可怕呢!有本事把暴怒的學長弄到我前面啊,我肯定馬上跪在地上求饒給你看!
 
雖然很想這樣說,但是蝴蝶怪是什麼鬼!
 
我握著米納斯,端詳著眼前摩托車大小的「蝴蝶怪」,說真的一點都不像蝴蝶啊喂!這隻長得好像有皮膚病的穿山甲哪裡像蝴蝶!
 
「他的主食是蝴蝶。」妖獸老師補了這句。
 
……給我好好的去吃人啊!你不是長得一嘴會吃人的牙齒嗎!
 
退了兩步,雖然不知道他副食會不會吃人,不過我還是打算在牠撲上來之前先開槍。
 

 
……
 
等等。
 
好像從剛剛開始就沒聽見任何聲音。
 
讓米納斯幫我看好蝴蝶怪,我轉過頭,竟然真的沒看見人,連個同學都沒有……該不會是在我睡著這段時間都被吃光了吧?不對啊,就算他想吃還吃不掉吧,肯定會被喵喵他們揍得鼻青臉腫,直接變成被脫皮的穿山甲。
 
「你真睡死了,你已經連睡了三堂課,老師待會兒有別的事,你再不醒我會很困擾的。」招招手,妖獸老師叫回那隻皮膚病穿山甲,後者還邊搖尾巴邊小跳步過去了,跳得好像什麼少女之姿似的。
 
我突然相信牠真的吃蝴蝶了,吃蝴蝶的怪叔叔。
 
不對!三堂課!
 
連忙看了下時間,我驚恐的發現我後面三堂課都翹掉了,扣掉妖獸的第二堂,還有兩堂符咒啊!
 
「中午吃飯時間都過了。」妖獸老師還補上這句。
 
你浪費什麼時間看我睡三堂課啊啊啊啊!還有我真的有打呼嗎?
 
「不好意思。」雖然很想用槍托往老師臉上敲,但是槍托太小了,我只好先趕緊收我的課本,「我先去趕……」
 
「不用趕了,今天的課老師都幫你請好假了。」
 
「咦?」
 
愣了三秒,我一下子無法理解妖獸老師的意思。
 
接著,教室門唰的一聲被打開。
 
我看見輔長與賽塔走進來。
 
  
***
 
  
「看來還是活得好好的嘛,還以為活出問題了。」
 
你才全家活出問題。
 
被輔長抓捏一番後,我白眼了下對方的結論。
 
「請問,到底是……?」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是沒道理睡了三堂課就出問題吧?這怎麼看都比較像是夢連結後遺症,回來之後我常常想睡啊可惡!
 
「似乎沒什麼問題。」坐在一邊的賽塔微笑的說道:「伯利特通報保健室說你睡太沉了,但是我們方才手上正在處理緊急事務,拖延這麼久才來,真是抱歉。」
 
妖獸……伯利特老師聳聳肩,撥撥自己帥氣的棕色劉海,「幸好我接下來沒課,不過他如果再這樣睡,我就得考慮讓小蝴蝶含著他,帶著一起去約會了。」
 
死都不想被皮膚病的小蝴蝶含!是要含去哪裡啊喂!
 
「沒檢查出異狀。」輔長再度拎著我上下檢視,一臉苦口婆心的說道:「孩子,半夜不要打電動打太晚啊,會爆肝。」
 
「並沒有打。」從旅途回來之後基本上沒碰啊。
 
「褚同學最近都很早睡呢。」賽塔笑笑地說著:「或許有可能是旅行帶回的疲憊,跨越時間之流原本就會影響身體,就請提爾幫忙多調製些能恢復精神的飲料吧。」
 
……該不會跟安地爾那個死傢伙有關吧。
 
說到影響,這次去只有被那該死的渾蛋鬼族殘影給影響啊!
 
嗚嗚嗚根本不想去回憶自己有多悲劇啊……你害我短命三年還不夠,現在還要害我睡太多嗎?
 
但是睡太多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
 
「看來沒什麼問題,不過既然伯利特老師已經幫你請好假了,就趁著這晴朗的好天氣下午,稍稍偷懶歇息吧。」
 
聽說是校方人員的賽塔如此勸我偷懶不上課。
 
既然他們都這樣決定了,我也就乖乖的開始整理書本……晚一點再請教別人今天教那些好了唉。旅行回來之後,我的進度已經掉別人一大截了啊!好不容易才惡補一點回來。
 
不過其實並沒有我想像中掉得多,很可能是旅行中阿斯利安常常在空檔騰時間教我,外加亂七八糟的事情看多了,前兩天的突襲小考竟然讓我差點考滿分——老師說答對不到一半就會放地獄犬咬人也占了很大的因素,死都不想被那東西咬到啊!這學校到底是怎麼回事,仗著不會真死就越來越兇殘嗎!
 
聽說上學期是用很像史萊姆的東西啊,從史萊姆變成地獄犬也差太多!
 
離開教室後,我默默的順著花園往宿舍走。
 
學校還是一如往常地和樂,如果不看花園裡好像有人埋在裡面,是真的比校外還要和樂很多。
 
「……學弟,要把你挖出來嗎?」本來不想管對方,不過走兩步之後良心有點痛,我還是繞回去花園邊,看著快被分解掉的陌生新生。
 
不知道為什麼,這名一年級的同學沒向他的代導人求救,被埋的剩下半粒腦袋在外面。
 
後來我才知道很多代導人都是雄獅的做法,懷著望你早歸……望你早日長大的心把新生踹進戰地,讓他們自生自滅個幾次,就會開始茁壯了。
 
學長,我真的很感謝你沒把我放生,雖然你巴人超痛,踹人也超痛,而且還常常鄙視我,但你真的是個好代導人。
 
快變成肥料的一年級用一種不知道該不該求救的表情看我。
 
「拜拜。」
 
「學長我錯了,請你救我。」
 
……為什麼這種說話方式好熟悉啊!
 
可惡!
 
我真的相信世界上有報應這回事了!
 
敲出米納斯,正想往地上開一槍時,某種超級不友善的氣息就從後面傳來,我還是就著原本姿勢開槍,不過子彈就自行拐彎向後飛,噴出的水柱朝那幾個要偷襲的傢伙們射過去,直接打得他們鼻青臉腫。
 
轉過頭,果然就是那群固定襲擊我的老班底。前不久我才曉得其中一個帶頭是A班、叫做霹哩啪啦什麼東西的……
 
「畢里德卡。」
 
米納斯自動自發的糾正我。
 
看著趴在地上的豬頭,之前然有警告過我不要隨意動手,但是喵喵他們不在的時候,我還是得小心保護自己,就是不要把人打得太誇張。
 
「里德同學……」
 
「誰准你用朋友的語氣叫我!」趴在地上的豬頭馬上罵回來,完全忽視我的友好之心。
 
原來你朋友還真的都叫你里德!這樣都讓我矇對,不過我覺得畢卡好像比較可愛說。
 
「霹霹啪啪同學。」用八點檔台語調!如何!
 
「……不准叫我的名字!」豬頭更怒了。
 
我聳聳肩,被摔倒王子罵久了,這種態度我好像也能接受了。絕對不是我有被虐,肯定是因為聽太習慣,某方面來說摔倒王子好像先幫我免疫某些事情啊!總覺得貌似該感謝他,只好先祈禱他不要那麼常摔好了。
 
「可惡……」趴在地上的豬頭就像前幾次一樣開始自怨自艾了,好像又是啥沒成功把邪惡趕出去、愧對他家幾千歲的老奶奶還有幾千歲的父母,加上無顏面對其他兄弟姊妹。
 
等等,你本人應該不會是幾百歲吧?
 
反正這群人還要去跟自己的神懺悔半天,我就先朝後面的學弟開一槍,把他從土裡面沖出來了。
 
米納斯把學弟整隻洗乾淨後,我才發現他大半皮膚都被腐蝕了,只好默默地打開移動陣,「我先帶你去保健室吧……」慢著,這學弟比我想像的還嬌小啊!
 
重新看看殘留的制服,確認不是學妹,而是真的比較嬌小的學弟之後,我就讓移動陣把我們送到保健室去。
 
順利到達保健室後,果然輔長還沒回來,然後我看見的是更不妙的人物。
 
「呦,新鮮肉體。」
 
黑色仙人掌露出詭笑。
 
  
***
 
  
「有陣子不見啦~」
 
看起來神清氣爽的黑色仙人掌嘿嘿嘿的靠過來,很垂涎的看著躺在地上半融化的學弟,「原來學校有新貨色,難得一見的……」
 
「噓噓噓——」嬌小學弟連忙搖手制止黑色仙人掌。
 
「你不會比你旁邊那個罕見啦。」仙人掌用一種學弟小巫見大巫的語氣回應他的噓。
 
學弟呆呆地看著我。
 
我、我再度相信報應這回事。
 
而且我也好想打下去喔,難怪學長那時候敲我腦袋敲個不停。
 
「應該沒有比我還不能說的種族吧?」啊,不過這學弟看起來好像是剛進入學院,不像是喵喵他們那種直升的老油條,搞不好也沒聽過學校內有妖師的傳聞。謠言最近貌似已經進化到潛伏的妖師要殺光校內的高手,再去征服世界,被送走的學長就是第一個犧牲品巴拉巴拉的,「如果學弟不方便講也不用揭人家底嘛。」
 
「不、可以說。」小隻的學弟一邊讓仙人掌丟到床上接受治療,一邊巴巴的看著我,好像還真希望我比他罕見。
 
比你罕見是會怎樣嗎!
 
難道會被煮了不成!
 
所以這到底是什麼種族啊!
 
「沒想到學校這批新生有人蔘精,我還真沒掏過人蔘的內臟。」黑色仙人掌拋著手上的藥罐。
 

 
……
 
「人蔘?」我覺得我應該沒聽錯。
 
「精。」黑色仙人掌指指那個嬌小學弟,學弟的褲管下跑出了鬚。
 
……
 
還真的會被煮掉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學生裡面會有人蔘精!
 
這學校收學生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啊告訴我!
 
我按著牆壁,稍微思考一下我到底有沒有從菜鳥變成不菜鳥。
 
這年頭人蔘精都可以背著書包來上學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好像有點溫馨。但是認真地說,我覺得人蔘比妖師還罕見啊!大家都看過妖師上學,但是有人看過人蔘上學嗎!
 
……累了。
 
這學弟好補啊。
 
不過仔細看,這好補的學弟算是長得滿可愛的,小小隻、米色頭毛深褐色眼睛,圓圓的臉還有點稚氣感,外表還真不會想到是人蔘,不知道修練幾年了……給我去得道成仙啊!上什麼課!
 
「好了。」拍拍學弟的肚皮,很快用神藥把人……把人蔘治療完畢的黑色仙人掌好像還是很遺憾,又多看了對方的肚皮兩眼,才去收藥。
 
接住黑色仙人掌拋給他的替換衣物,學弟又轉過來看我,這次表情變得很期待。
 
「妖師。」我只好自報能毀滅世界的門號。
 
學弟歪著頭,一臉不解。
 
「你沒聽過妖師?」這次換我不解了。說好的尖叫逃跑或尖叫砍人呢?
 
「這還真稀奇。」黑色仙人掌推推眼鏡。
 
學弟搖搖頭,「過去幾千年,我一直在神靈聖地睡覺,直到最近才醒來的。因為那裡匯聚很多靈氣,吸了幾千年,就成精變人了。」
 
你這幾千歲的植物人!有你這樣睡到得道嗎!你這樣和那種去影印花兩元結果發票對到頭獎的人有什麼差別!
 
「我希望學習並得到能夠保護我和族人的力量,所以接受意見,來學院學習。」好補的學弟握緊拳頭說到。
 
這年頭當人蔘也不容易了。
 
「你加油吧。」拍拍好補的學弟,我決定回宿舍逃避現實,以免哪天我想把學弟拿去孝敬父母。
 
「請等等。」學弟喊住我,「謝謝學長,我被花園拖進去在那裡埋三天了,都沒人幫忙……請你接受我的謝禮。」
 
「這倒是不用……」
 
說時遲那時快,好補的學弟突然一把抓住褲管裡的根,啪嚓一下就拔了一把出來。如果你不要從褲管下面拔,視覺上應該會好點。
 
然後幾條人蔘鬚就送到我面前了……好重的蔘味!果真是條蔘!
 
「泡茶很好喝的,我有時候也會泡。你可以加蜂蜜或柚子,煮人蔘雞對身體也很好喔。」學弟說著完全不對的話,努力地想把他的鬚塞過來。
 
難道你平常都拔自己在泡茶煮飯嗎喂!
 
在學弟期待的視線下,我還是收下了人蔘鬚,而且不是我要講,這就算是鬚也是好肥的鬚,掌上這三條都有兩根手指那麼粗啊,這本體原型應該很驚人。
 
看在三條老蔘鬚的份上,我想想,還是多跟他聊幾句話好,反正下午也沒事,「睡幾千年甦醒,應該也要花點時間適應世界吧,辛苦你了。」雖然年齡是條老蔘,不過內心還是純潔的小高中生啊。
 
「是啊,被拔起來時候,我都還聽不懂董事在說什麼呢,哈哈哈哈,幸好董事會說人蔘話。」學弟咧嘴笑。
 
人蔘話是什麼啊!
 
等等。
 
「被拔起來?」不是自然甦醒嗎?
 
「我本來一直沉睡的,突然有一天被抓住頭上的鬚往上拉,真是痛死我了,把我給活生生痛醒……然後我就看見董事,她說她和守門人在賭拔蘿蔔拔錯,接著把我塞回土裡面,但是已經醒了就很難再深睡回去,於是董事便問我要不要來學校。」好補的學弟稍微簡單地描述,接著有點感動地說著:「來之前,董事還特地花時間教了我不少事情,讓我儘快了解世界。」
 
  
 
她只是拔錯你在逃避責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扇董事!妳沒事去人家聖地拔什麼蘿蔔!正常可以去人家聖地隨便拔蘿蔔的嗎!更別說妳拔的是千年人蔘精啊!
 
……不過正常狀況下好像也不能去聖地烤肉放火就是,沒資格腹誹別人。
 
看著純真的學弟,我突然覺得內心有點痛。
 
學弟有些羞澀地微笑,「董事人真好。」
 
你應該掐死那個董事。
 
真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