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67073

    累積人氣

  • 550

    今日人氣

    276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Ⅱ恆遠之晝(二)


 
「喔,我才想你怎麼沒來報到,明明約了要過來。」把屍體隨便往旁一丟,輔長無視好補學弟被嚇呆的表情,就把手隨便擦擦,去拿了幾瓶飲料拋給我們,「九瀾雖然也會治療一點,不過植物系的不是他的專業,你要是有啥重大傷害,得找特約治療師喔。」
 
「……特約?」我看了眼好補的學弟。的確,人蔘精是植物類,我還真沒想到有啥區別,剛剛黑色仙人掌擦藥也擦得很順手……不對!我現在才看見他那罐放回去的藥上面畫了某種在奔跑的馬鈴薯還是番薯之類的東西。剛剛還以為那只是表示某種藥物圖案,原來那是指治療活生生的植物用的嗎!
 
「植物精的生命軌跡和動物化成的精不太一樣,構造也是,基本上沒血肉,九瀾你可以不用想偷內臟,他沒內臟,你偷再多也只是人蔘肉,煮湯還行。」
 
我立刻轉過去看那個鬼祟的黑色仙人掌,他竟然還嘖了聲,把某種東西塞進口袋——你真偷嗎!你啥時候拿的啊喂!
 
好補的學弟抖著身體,慢慢地往我後面縮。
 
你縮過來也沒用啊,鬼才知道黑色仙人掌啥時出手,別害我也被挖!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輔長怪怪的,剛剛在教室也是,他和賽塔都怪怪的,連妖獸老師也是,沒道理真的把我放在那裡睡三堂課吧。
 
該死!難道那三堂課裡面我被那隻小蝴蝶吞了又含嗎?
 
你們這些可惡的師長!
 
「總之,這卡給你,裡面有特約的快速移送陣,有需要時你可以傳到專屬的治療師身邊。」輔長遞了張綠色的卡片給學弟,「兩位同學沒事就快回去吧,我和九瀾還有正事要辦。」
 
接著我和好補的學弟就被踢出保健室了。
 
看著走廊整排的屍體,好補的學弟臉色整個發白。幸好他沒像我當年一樣吐出來,不然我肯定還得在心中重新對學長懺悔一輪,然後揍這個學弟。
 
總之他沒吐,所以我也沒揍他。
 
走出保健室範圍後,我轉過頭,拍拍學弟的肩膀,「那你就快回去上課吧,慢走不送。」既然輔長都給他快速移送陣了,生命有保障,就不用我再跟著。
 
「可、可是……」好補的學弟用一種棄犬的眼神看我。
 
「你跟著學長,會死很快的,乖。」快回你正常的世界吧,不然那些找碴的人會把你當同黨啊!接著就個別去找麻煩,再怎樣看我都不覺得這學弟可以像喵喵他們把對方打得亂七八糟,萬一被打著打著打出原形,他就真的讓別人好補了。
 
好補的學弟有些猶豫,不過磨蹭了幾秒後,還是開口:「還沒請教學長的名字……」
 
「褚冥漾,但是不要向別人提這個名字。」一年級的大概還不知道妖師的事情。應該說,只有部分人曉得,不過為了他好,還是別讓人賭那可能遇到的惡意機率。
 
「好,謝謝學長。」好補的學弟露出開心的笑,抓著卡片就跑了。
 
 
  
有瞬間,他讓我想起烏鷲。
 
 
 
如果不是陰影,或許烏鷲現在也像那個學弟一樣開心。
  
嘆了口氣,我轉頭繼續往宿舍的方向前進。
 
 
 
然後,我一走走了半個小時。
 
原本有點感傷的心情現在充滿髒話。
 
看著附近好像剛剛才走過的噴水池小花園,我開始覺得這些校內造景又在耍我了。
 
以前迷路過幾次我就有心理準備,後來問別人,果然是校內那些小橋流水假山涼亭、各式造景都會位移,有時候是集體定期的換位置,有時候是部分白目亂跑。
 
結果就是……知道迷魂陣吧。
 
這些造景不叫迷魂陣,什麼才叫迷魂陣!
 
就算已經在學校待了一年,我還是覺得這校內從活物到死物都無極限,果真會激發起學生的動力——努力想提升自己揍死你們這些鬼東西的向上能量!
 
「啊。」正要抽移動符時,猛然想到,我剛剛好像忘記問那個學弟名字,總不能下次真的叫他好補的學弟吧。
 
算了,搞不好不會再遇到,等他知道妖師是什麼後,估計就算是人蔘,也會尖叫逃逸吧,果真是人生啊。
移動陣啟動後,立刻就將我轉回黑館門口,接著我看見了本日第二麻煩人物。
 
站在那邊的夜妖精朝我行了極為尊敬的大禮。
 
 
***
 
 
「你怎麼突然跑來?」
 
看著不曉得為啥出現在黑館前的哈維恩,我有點錯愕。
 
「……我是聯研部的學生。」哈維恩說出了讓我忘得一乾二淨的事,雖然是面無表情,不過隱約好像有點落寞,貌似在指控我這妖師把他這侍奉種族扔在腦後。
 
都忘記之前就是在學校遇到他的啊哈哈哈,還以為他回沉默森林後就專心收拾起那邊的事情了呢!
 
就算你用那種有點指責的眼神看我,我也要打死不承認我忘記這件事,「我意思是聯研生為什麼來黑館這邊。」
 
「請不要硬拗了,您真的忘記我是這裡的學生。」
 
即使身為侍奉族,夜妖精還是個性差的丟了冷言冷語過來,「您回學校後,沉默森林的事務也都有專人發派,並不需要我們長久駐守。請放心,我並沒有記恨您把我忘乾淨的事情,身為侍奉種族,即使曾經為您燃燒生命、而您連我是同校學生都不記得這樣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在意。」
 
你記恨了,絕對有記恨。
 
「對不起,不會再忘了。」我只好先誠實道歉,至少讓哈維恩看起來滿意點。
 
這年頭身為侍奉種族的傢伙要這麼斤斤計較嗎,好歹我也有擔心他們後續會如何,只是然要我別再插手嘛……
 
不過今天是怎樣,剛剛一條人蔘精用棄犬眼神看我,現在一條……現在一個夜妖精一臉棄婦指控我用完他就忘記,你們是說好來折磨我精神好讓我等等繼續睡對吧!
 
「總之,我是來向您打聲招呼,若您在學院裡有無法處理的棘手問題、或對手,能夠命令我。」哈維恩必恭必敬地說道。
 
你打算把對手都幹掉是吧。
 
老實說,我覺得我從哈維恩眼中看見非常明顯「命令我、快命令我」這種閃爍的渴望光芒,這是怎樣…… 
啊!我大概知道了!
 
靠!我忘了這些種族的奴性,這傢伙和他的族人們估計太久沒被妖師一族命令所以身心覺得空虛。雖然是說責任早已解除,但是之前陰影事件八成激起他們熊熊燃燒的種族責任魂了,現在超渴望再被命令一下!
 
是M嗎!其實你是M吧!
 
「任何事情都能命令我。」哈維恩加重語氣,很期待的等著。
 
我深深覺得我現在叫他去拖地,他肯定會真的拿著拖把愉快的把地拖到發光。雖然沒有毀滅世界那麼刺激,但他絕對是抱著沒魚蝦也好的心態跑來找我。
 
可能看出我的遲疑,哈維恩想了想,面無表情地解釋:「我們自從被解除職務後,雖說是自由過著生活,但是缺少種族責任的靈魂失去了一角,所以……」
 
你們真的是M。
 
就在我很認真在思考要不要叫他去拖地打發時間時,黑館的門被推開,提著超大竹籃的尼羅走了出來,看見我們時停頓半秒,便極為友善的微笑打招呼。
 
「伯爵不在嗎?」伯爵在的話,尼羅比較不會離開黑館,通常他外出處理事情都是伯爵不在,或是跟伯爵吵架。
 
「是的,我想前往情報班借取些物品,處理昨晚主人帶回來的這些東西。」
 
尼羅稍微打開一點竹籃蓋子,我看見裡面有隻對折的馬賽克物體和半張被弄髒的裝飾毯後,就決定不要再往下看了。
 
「需要幫忙嗎?我可以幫……」我的話都還沒講完,尼羅突然露出極度警戒的神色,帶著往我旁邊一閃, 
瞬間我只覺得眼睛花了下,接著就看見尼羅擋在我前面,對面是哈維恩。
 
哈維恩搶了尼羅的竹籃。
 
「請讓我替您幫忙將這些東西送到情報班。」哈維恩恭恭敬敬說完這話,就整個消失在快速陣法裡了。
 
你這個M!
 
這根本不是命令!
 
沒有人用這種方式曲解命令的啦喂!
 
尼羅轉過來,一臉疑惑的看著我,等解釋。
 
「呃……他沒惡意,他只是想幫上忙,請不要介意。」我還能說什麼呢?不要小看幾千年沒種族責任的空虛寂寞冷嗎!
 
糟糕,我好像要開始防備哈維恩從我身邊冒出來殺人或搶劫!
 
很快自行理解狀況,尼羅微笑了下,「我明白,請別放在心上,這不是什麼大問題。」
 
不,這絕對是個大問題。
 
誰知道幾千年累積下來的怨念會多強大,萬一他上癮了,每天都堵在外面等事做怎麼辦?
 
莫名感到背脊一冷,等等上去我就立刻打電話給然,討論討論要怎麼解決這事。
 
「那麼,我就先行告辭了。畢竟先前霜丘的夜妖精們才襲擊過公會……」
 
尼羅講得很含蓄,不過我立刻就知道他的意思。
 
之前霜丘才攻擊過公會,哈維恩你個M就這樣抱著東西衝過去,人家搞不好會把你往死裡打洩憤啊!
 
別以為公會不敢打無辜的人,他們就是敢,我才會擔心啊啊啊啊!
 
「抱歉,麻煩你看照一下夜妖精,他真的沒惡意……」結果變成我拜託尼羅嗚嗚嗚嗚……
 
尼羅又笑了下,要我別想太多,就離開了。
 
目送人走光後,我就踏回黑館。
 
空氣中的竊竊私語在我推開門那瞬間停止,接著又開始各式各樣的細響,那些黑館內的各種擺飾裝潢正常運作中。
 
吸了口氣,我直接衝上樓梯。
 
雖然現在已經不太怕這些裝潢了,但是還是要避免他們的意外舉動!尤其是大廳的水晶掛燈最近好像很喜歡高空彈跳,前不久我就活生生的看過它往某個來訪的黑袍身上壓下去,然後逃走!
 
那一整個禮拜黑館大廳都沒水晶吊燈。
 
因為沒有燈想來接替,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掛燈的巨大洞口上出現了一盞五燭的小黃燈……好感傷啊,那盞小燈擺在那裡有跟沒有一樣。要知道黑館大廳是挑高的,還挑很高,最好是小黃燈的光可以打亮到下面啦,它就算再怎樣使勁燃燒自己,還是辦不到。
 
雖然住在此地的人都有能力自己點光,但是也沒人喜歡一回黑館迎接他們的就是黑漆漆、外加頭頂上一盞風中殘燭。經過溝通,確保沒黑袍會殺人……殺燈後,離家出走的水晶吊燈才重新回到那個洞。
 
那盞小黃光後來又回到壁畫附近了,估計它一生最燦爛的主燈時光就是那一周了。
 
回到房間前,我慣例停頓下腳步,看著隔壁的房門幾秒,才打開自己的房間,電視聲響迎面傳來。
 
經歷過各種事件後,最近根本連逃走偽裝沒來過都懶的藍眼蜘蛛大剌剌趴在電視前咬整桶的洋芋片,還自動自發給我打開陽台窗戶呼吸新鮮空氣。
 
風吹進來,各式各樣的大氣精靈從我窗外飛過。
 
 
現在,學長他們不知道在做什麼。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