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貓鳥宿/喪祭
關於部落格
(本地禁止注音文,使用者概不回覆)
  • 59341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0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幕後茶會.5

主持人B:說是聚餐,不如說這根本是年末尾牙大會啊!累死我了!

喵喵:一個一個發邀請函很辛苦喔,乖乖。

主持人B:而且還沒紅包……

漾漾:沒死已經算不錯了,最近你見紅的機率好少啊。

主持人B:對啊我也這樣覺得,感謝來自各地的問候信,主持人們現在依舊活得好好的,我好感動……好多人在意我們的生死啊……

主持人C:大哥,那是因為死了就沒有主持人了,我們已經決定,你翹掉的那一天我們要集體逃出六界,再也不回來!

主持人B:你們這些渾蛋傢伙!

漾漾:呃,你就保重吧……

喵喵:放心!不會死的,喵喵會在有一口氣時,用力把你救回來!

主持人B:雖然我好像應該要感動,但是妳是要在只剩一口氣才要開始救嗎!

喵喵:半口氣也可以救的。

漾漾:(妳可以在很多口氣時候就救了啊……)

主持人B:算、算了,再講下去我會心血管爆裂,那就讓我們開始這次的尾牙……不是,正式開始這次的茶會吧。

  

***

  

大家有時候在使用特定術法時,會劃破或咬破手指滴血,請問這樣會不會很痛?

B:雖然是問大家,不過就連我這個主持人都可以說……其實根本都已經用到沒感覺了,大多數人當下遇到的危險狀況,八成都比滴血還痛吧。

阿斯利安:這麼說也對呢,的確不會去在意這些小事。

漾漾:不,我可以代表正常人說,其實痛爆了。

喵喵:漾漾會痛嗎?為什麼會?

漾漾:所以我才說我代表正常人……

西瑞:漾~你這就是修行不夠了!身為本大爺的僕人,怎麼可以因為咬個手指就痛呢!就讓大爺來好好幫你進行特訓吧!

漾漾:免!不用!謝謝!

  

  

請問主角,撞火車比較刺激還是撞公車比較刺激?

漾漾:都不刺激啊啊啊啊啊!還有這邊都是有練過的,不要亂學,百分之百會死的!

  

  

解完任務之後,公會的酬勞到底是怎樣的嚇死人呢?學長每次接的任務大概都是多少?

學長:……

B:我就代替大家來看一下冰炎殿下的存款紀錄吧……呃……

漾漾:怎麼了?

B:一筆一筆的太多零,有點眼花,突然不想算了。

漾漾:學長你都沒什麼在花錢嗎?好多的整數啊!

夏卡斯:他花啊,賠砸壞各種●●●的錢,不過那些通常會直接從酬勞扣掉,不會進到他存款裡。

漾漾:所以這些已經是大量刪減過後的嗎……(學長買命錢不是這樣存的啊!要有點娛樂開銷啊!你人生不空虛嗎!)

學長:囉嗦!

B:這種存法,難道你想置產嗎?

學長:沒有。

B:難道你有什麼夢想嗎?要用到很多錢的?奉養長輩?

學長:沒有。

B:難道你沒夢想嗎……

學長:……

漾漾:(話說回來,學長他長輩需要存錢奉養嗎?精靈王?狼王?感覺都是油亮亮的長輩耶!)

學長:褚,給我閉腦。

漾漾:對不起馬上閉……

  

  

為什麼千冬歲要進情報班呢?

千冬歲:因為我高興,而且我喜歡記東西。

B:所以沒有什麼特別意義嗎?例如可以拿到你哥的資料?三圍喜好全部看透透之類的?偶爾還可以看一下任務行蹤外加今天吃什麼?

夏碎:咳……

千冬歲:當、當然不是!你們把我當什麼人了!真沒禮貌!

萊恩:咦?可是歲,你上次……

千冬歲:閉嘴!(一秒捂萊恩)

 

  

  

西瑞老是把主角搞得團團轉,那麼究竟,在你的心目中對主角有什麼感覺?

西瑞:蛤?本大爺的僕人,就是僕人的感覺!

漾漾:誰是你僕人!

B:扣掉僕人,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嗎?例如知己?特別親密的朋友?超級好朋友?

西瑞:超級好僕人(拇指)

漾漾:……

  

  

為什麼賽塔不考黑袍呢?

賽塔:我被賦予的責任,只要白袍便已足以(微笑)

B:不過,賽塔的實力應該跟黑袍相當了吧。

洛安:就算是黑袍,也不會想與賽塔為敵。

安因:賽塔有著強大的力量,古老精靈的底限無人可探。

黎沚:好有趣啊,下次我們打一場看看吧,我常常跟洛安比試,但是還沒有和賽塔比劃過呢。

洛安:還是不要比較好。

黎沚:為啥啊?

洛安:你們兩個認真打起來,學院結界會壞,很難修復。

黎沚:那就三分力、不認真打!

洛安:那何必要比試?

黎沚:好像也是,唔……

賽塔:雖然有些遺憾,不過既然有這些美好的時間,不如讓我們嚐嚐洛安新釀的酒,我想也會有另外一番意思的。

黎沚:好啊,來喝來喝。

  

  

請問學長,如果西瑞開了個人演唱會,你會去聽嗎?

學長:不會。

B:瞬答啊。

西瑞:漾~記得來聽喔!

漾漾:你真的要開嗎……

西瑞:人生在世,行走江湖總是要被插一刀!大爺什麼都可以開!

漾漾:你可以選擇不要插那刀啊!

千冬歲:原來你有認知聽你唱歌是被插一刀啊(冷笑)

西瑞:你個四眼雞仔,又想找本大爺抬槓嗎!

千冬歲:有何不可。

西瑞:給本大爺來外面釘孤枝啦!

漾漾:你們別鬧了……

  

  

夏碎在看學長踹主角時,會不會興起跟著嘗試的念頭呢?

夏碎:不會呢。

漾漾:……為什麼要跟著踹……

B:大概是廣大的人民百姓都想踹你看看吧?

漾漾:最好是啦!

  

  

主持人每次在訪談時,有沒有想過乾脆去自殺比較會好?

B:我們族的神不允許自殺,擅自結束應有的時間和責任會影響世界運作。但是我有想過請不要幫我復活……

C:嗚嗚,大哥我也是。

B:所以與其想自殺,不如去鞭A的屍比較快!

喵喵:A早就逃走了喔,捲著墳頭逃遠遠遠遠的~

B:可惡!

C:大哥,我們去把他拖回來!

  

  

請問學長,有沒有被越見關過?

學長:沒有。

輔長:他的治療士不是越見啊。

夏碎:冰炎有特定的治療士。

輔長:我我我~就是我!

學長:找你不如找月見。

B:好吧,那麼我們換個方式問問,殿下有被提爾關過嗎?

學長:你是說他後悔一個禮拜那次?(冷笑)

輔長:你是說有人昏迷在保健室,結果昏迷中啟動了怪法術讓整座保健室被移平,結果等一個禮拜才完全修復那次?

帝:你們是在說,有個保健室被古代大法陣破壞了一周,讓我們疲於奔命了很久才修好的那次嗎(微笑)

后:就是超累的那次……

臣:就是連帝都得幫忙那次……

奴勒麗:還啟動了校內高級警報那次。

夏卡斯:錢賠了很多那次。

班導:學生們曝屍荒野一個禮拜那次。

學長、輔長:……抱歉。

漾漾:(學長你真的是人間凶器啊……)

  

  

請問主角,如果學長是女生的話,你會不會喜歡上「她」?

漾漾:說真的,如果光看外表一定會,但是知道內在之後,我心裡應該只剩下「阿彌陀佛」這四個字還會一直重複……

學長:褚,你要解釋那四個字代表什麼意思嗎?

漾漾:……對不起我錯了。

扇:不過臭小子你如果變成女生,說不定會很有看頭喔?要不要變看看?

學長:滾。

扇:嘖嘖,真是不友善啊,運動會都變過了還怕什麼。

漾漾:(學長是怕變不回來吧。)

  

  

如果主角像睡美人一樣突然啪答倒地完全睡死,請問大家會怎麼救他?

漾漾:這是什麼問題啊喂!

B:就當好玩回答看看?

漾漾:一點都不好玩啊!

喵喵:喵喵一定會用力的把漾漾救醒喔!

千冬歲:送醫療班吧。

萊恩:……(吃飯糰)

阿斯利安:送交醫療班是最妥當的。

休狄:低賤的種族就去死吧。

學長:自生自滅。

夏碎:轉交醫療班。

小亭:吃掉!吃掉!

莉莉亞:干本小姐啥事。

雷多:水鳴跟雷王是你的好選擇!

漾漾:選擇什麼啊!淹死還是焦掉嗎!

西瑞:漾~你喜歡花車還是西索米?

漾漾:那還沒死!那還不算死!不要擅自決定已經要辦後事了啊喂!

提爾:歡迎來醫療班,我們也可以幫忙處理後事。

  

漾漾:我覺得我絕對不會冀望得救的……

  

  

呈上題,如果一定要給一個吻才會得救,你們會救嗎?

喵喵:……

千冬歲:……

萊恩:……(吃飯糰)

阿斯利安:不明的狀況下還是通報醫療班比較好。

休狄:低賤的種族就去死吧。

學長:不會。

夏碎:我想,還是請醫療班處理吧。

小亭:吃掉!吃掉!

莉莉亞:……

雷多:……

西瑞:啥小東西!

提爾:歡迎來醫療班,我們還是可以幫忙處理後事。

漾漾:……

  

B:你們還是乖乖送醫療班吧。

   

尼羅:應該是會的,畢竟是救助。

漾漾:嗚嗚嗚嗚嗚……(感動眼淚)

奴勒麗:大姊姊幾個吻都可以給你喔~上上下下都可以給~

漾漾:這、這就不用了。

  

  

主角有沒有想過找個搭檔或考袍級?

漾漾:我比較想當個正常人。

B:完全沒有想過要搭檔?

漾漾:一個西瑞我都已經快被搞死了,完全不敢想像有搭檔的樣子啊啊啊啊——

B:那袍級呢?

漾漾:我還不想死……

B:考袍級不一定會死啊?

漾漾:但是考的過程我覺得一定死,所以等我想死那天再去好了……起碼會比較痛快……

學長:誰說會比較痛快?

漾漾:等等!不會痛快嗎!

學長:不知道。

漾漾:(不知道就不要答腔來增加別人恐懼啊啊啊啊——)

喵喵:聽說,好像沒有很快,但是喵喵考藍袍一次就過喔!不會痛的!

雷多:我們也是一次過,還真不能告訴你會不會快。

伊多:並不難的,有機會還是試試吧。

阿斯利安:其實並不算難考,準備確實的話是很迅速的。

戴洛:阿利也是一次通過,真的很優秀。

休狄:智障的低賤種族。

九瀾:一邊吃零食一邊就可以過了,還可以追測驗人,那個心肝肺好棒啊……

漾漾:……下一題。

  

  

雅多和雷多有分房睡嗎?

雷多:沒有,一直睡在一個房間裡,房間有變大就是。

伊多:雅多和雷多從小就睡在一起,但是也很容易打起來。

雅多:他太吵。

雷多:我才沒有吵。

B:沒想過要分房睡嗎?

雷多:為啥要分房?睡得好好的啊。

伊多:其實很久以前有分過一次,但是最後又跑到同一個房間睡了。

雷多:哪知道雅多要趁我睡覺時候搞什麼,不監視怎麼行!

雅多:睡到一半時,雷多害我突然流血。

雷多:你看你看,這也要計較!我都沒說第二天晚上先發燒的是你,害我跟著吐半夜!你為什麼白天自己去處理汙穢法術沒告訴我啊!還自己忍著結果害我也遭殃!

雅多:彼此彼此。

伊多:大致上就是這麼回事了。

  

B:雖然這樣說,不過果然是因為互相照顧吧。

  

  

如果有一天主角誤開學長的浴室,發現學長在裡面洗澡,會變成怎樣?

漾漾:我應該會變成豬頭(悲傷)

學長:……

西瑞:蛤?有什麼好看的嗎?學長有的我們都有,不在裡面洗也沒差吧?

漾漾:你不懂,很可能會被很多女生打成豬頭……

B:我想應該是很多女孩子會想把相機寄放在你……嗚噗!(遭重擊)

學長:換一題。

漾漾:主持人在抽搐了耶……

  

  

為什麼學長不叫主角的暱稱?

B:讓我先擦一下血……(垂死)

喵喵:這樣有沒有好一點了?

B:有……

喵喵:加油加油!

B:……所以,要試叫看看嗎?

學長:……

漾漾:我覺得,照本來的方式叫就好(起雞皮疙瘩)

  

  

請問萊恩有被自己的兵器打過嗎?

萊恩:有。

B:雖然說是兵器,不過都各有自己的意識靈體,應該就是和一個團體一起生活那種感覺吧?

萊恩:差不多。

B:不會吵架嗎?

萊恩:會。

螣火:聽他講話氣都氣死了!誰要跟他吵!

熙睦:通常我們會自己先解決。

B:原來兵器們已經都有生活共識了啊。

熙睦:萊恩是好人呢,所以我們不想找他麻煩,而且大哥大姐們也會修理鬧事的人。

螣火:哼!我才不管其他人怎樣!

萊恩:他們都很好。

  

  

為什麼學長在學校大多都穿黑袍,而不是穿制服呢?

夏碎:這與公會的規定有關,只要在執行任務,除了情報班之外,都必須穿代表袍級的衣服。

漾漾:學長幾乎無時不刻都在任務……(標準過勞死啊……)

喵喵:大家都一樣喔!喵喵在任務時候也會穿藍袍的!

伊多:袍服本身也有各種保護與輔助的術法,可以大量抵銷掉外來的攻擊,以及更方便運用各式法術。

漾漾:好處很多啊!穿藍袍時候明顯有感覺受傷比較沒那麼嚴重啊!不然一般是人都翹辮子了!

千冬歲:運動會和競技賽時候公發的衣服也是有類似效果的。

B:說起來,制服也有嗎?

喵喵:制服也有守護法術喔!但是一點點而已,統一的制服守護會到成年後結束,所以大學就不用再公發制服了!不過大學還是有班服的,大家會自己按自己班級喜好訂製,庚庚的班服上也有守護法術喔!

奴勒麗:另外制服有個效用,就是消失在學院某處時,我們可以比較快找到人……如果穿自己的便服嘛……呵呵呵呵……

漾漾:(難道以後我要二十四小時穿制服了嗎……)

喵喵:另外,像大競技賽時,雖然有發制服,但是還是以袍級服裝為主。學校自辦的大運動會則是例外,而且當時不用出任務,所以大家都穿運動服喔!

B:所以袍級大於競賽服裝與制服,競賽服裝大於制服,牴觸時就視當時所需與最高階的方式穿著。

  

  

對了,對於主角敢對學長大小聲,學長當時感想是?

漾漾:(哇靠這誰問的啊啊啊啊啊啊!)

學長:哼……找死。

漾漾:(我就知道啊啊啊啊啊啊——)

  

  

一般人類很容易忘記東西放在哪裡,大家會嗎?

漾漾:我是一般人類……

阿斯利安:正常來說不太容易,我們會分辨氣息。

B:怎麼個分辨?我偶爾也會忘記,難道你們連螞蟻甲乙丙丁四兄弟都記得清楚嗎?

阿斯利安:這就太細了。

B:不過看來重要東西是不太會忘。

喵喵:可是有的就是會躲給你找,有時候也要找好久喔。

漾漾:躲給你找又是什麼東西……

  

  

主角有問過姊姊冥玥在公會中究竟都做了什麼事嗎?為什麼會人見人怕?

漾漾:完全不敢問……

冥玥:唉呀,我可什麼事情都沒做過,巡司的工作原本就不討喜,這沒辦法,不過我也不需要人見人愛就是。

千冬歲:……

B:千冬歲好像有點想講什麼耶?

千冬歲:沒有。

冥玥:而且,要是不滿的話,儘管來找我,我可無所謂。

辛西亞:打得過小玥的話……小玥好可怕啊。

然:咳咳……

冥玥:就正大光明等著囉。

  

  

先前有說過學長會煮飯,那麼是好吃或是……?

夏碎:是好吃的。

B:喔?這就讓人很好奇了,殿下有想要露一手看看嗎?

學長:不想。

B:嗚,果然。

阿斯利安:學弟的手藝在袍級中廣受好評。

B:咦?難道殿下其實很常露一手?

阿斯利安:長期團體任務時,不管是誰都必須輪流打理事務,所以實際上並沒有大家想的那麼油水不沾。

B:嘖嘖,那我就很想問了,煮最難吃的是誰?

阿斯利安:向別人問這種問題的話,很容易死掉的喔(微笑)

B:對、對不起,請無視(抖)

  

  

請問九瀾有想過要綁頭髮嗎?

九瀾:現在這樣還好啊。

B:沒想過要變個髮型嗎?這樣半夜會嚇到人耶。

九瀾:咯咯咯,嚇死也不用擔心身後事。

B:……說起來九瀾一直都是這樣嗎?

西瑞:大爺從小看到大都是這種鬼樣子。

提爾:在鳳凰族時候看著看著,就覺得明明有張好臉,結果搞得像鬼,我是指從外在到內在都是,可惜啊可惜,嘖嘖。

九瀾:多謝誇獎。

B:說真的,真的不試綁一次?我綁髮技術不錯喔。

九瀾:你的肋骨其實滿美的……

B:對不起,我們換下一題。

  

  

為什麼學長在出事當下,是和阿斯利安去救主角,不是和夏碎呢?

阿斯利安:學弟並不是和我一起,如之前所說,他是單槍匹馬去闖,只是我正好代替戴洛在那邊,所以才會跟著進去。

B:不過今天如果是戴洛在那裡,會跟著闖嗎?

戴洛:會先通報公會,再採取必要行動,阿利你實在是……唉……

阿斯利安:狩人總是無法放著迷途的人不管,不是嗎。

戴洛:唉……

休狄:……

  

  

如果當初是夏碎撿到白色球魚,會如何處理呢?

夏碎:我想應該會和大家一樣,放回海裡吧。

小亭:吃掉!吃掉!

夏碎:……或許可能會被吃掉。

B:那就真的悲劇了……詛咒體會上廁所嗎?

小亭:小亭不用上廁所!頭好壯壯!

夏碎:小亭吃掉的物品都會轉化成她的力量。

B:清潔劑?洗髮精?雕像?家具?鍋碗瓢盆?這些都會?

夏碎:都會的,只是很微小。

漾漾:(白川主吃進去不知道會不會被轉化,會就無敵了!)

  

  

請問伊多平常一個人時候都會做些什麼呢?

伊多:閱讀或者是靜修,不論是幻武兵器或是水鏡都需要很大的精神力量。

雷多:雅多也常常坐著發呆一整天。

雅多:……

B:說起來,幻武兵器很注重精神溝通,主角的幻武兵器還可以養得這麼合作也真是不容易。

漾漾:為什麼又扯到我身上……我也常常在和米納斯交流啊。

B:如果那算是正常交流的話,之前還要燒豆子?

米納斯:……

漾漾:……

B:米納斯開始想要換頭家了嗎?

米納斯:……

漾漾:不要害別人的幻武兵器離家出走啊喂。

萊恩:幻武兵器離家出走不難找,跟著氣息走,靈體無法離本體太遠。

漾漾:你還真有經驗啊……

  

  

先扣掉休狄王子的態度和想法,如果純說能力的話,請問阿斯利安認為王子是怎樣的搭檔?

阿斯利安:是一位好搭檔。

休狄:哼,不要將本王子和那些沒有能力的人相提並論!

阿斯利安:但是如果僅有能力,那麼有許多人都能取代,這也稱不上是搭檔了,對吧。

休狄:……

戴洛:(阿利你可以不用補後面這句啊……)

B:不過說起來,雖然貴為王子,休狄殿下以及莉莉亞的實力真的不低,算是很力爭上進的王族。

莉莉亞:那不是當然的嗎,實力和身分是兩回事!

休狄:哼。

漾漾:這麼說也是,我們學校貴族跟王族一大堆啊啊啊——

  

  

傘董事和扇董事是夫妻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